《<美丽数学>纳什均衡和博弈论-9》@2019.09.04.

继续《后序》:

  1. 历史上,物理学家关于万物的观点有点狭隘:过去三个世纪,大部分物理学的定位主要和物质以及引导它运动的力有关;对于运动中的物质的研究混合了能量和它的转换。20世纪,爱因斯坦则将宇宙时间和空间加入到上述的混合中,通过合并物质和能量以及空间和时间来简化现实世界的成分;于是,在20世纪的物理学家眼中,“万物”包含了物质、能量和时空

  2. 20世纪末,物理学家开始意识到还有一个重要成分遗失了 - 即信息。数字计算机隐喻性的力量让科学家意识到:信息是连接外部世界和它的科学描述的纽带。从热力学第二定律到古怪的量子力学到黑洞内部的黑暗环境,物理学家发现在编码和量化对自然的认识时,信息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成分

  3. 信息打开了物理学家通往其他存在的眼睛:信息包含了生物、生物包括了人、人创造了一个新的现实世界需要物理学来思考——巨大的由经济、社会、文化系统以及制度组成的网络。物理学家开始将他们最喜欢的统计物理学应用于股票市场、流感疫情等各种事物上。Asimov的小说中的数学家谢顿将统计物理学原理用于预测将来。而21世纪的黎明到来之际,现实世界中的物理学家试着去做几乎和谢顿一模一的事——用统计物理学建立社会的数学模型,以对将来做出预测。

  4. 从产生开始,博弈论就表达了相似的雄心,诺伊曼和摩根斯特恩关注经济,将经济视为一般社会科学的一个范例,他们相信博弈论是用数学方法表述集体行为的第一步,实际上是“自然法典”;Nash迈出了第二步,将纳什均衡引入到博弈论的观点中,如果一场博弈中,所有竞争者都追逐个人利益——试图最大化他们的期待收益——那样将总存在一些策略组合使每个人都能得到最好利益(假设每个人都尽力)。任何博弈都存在纳什均衡提示人们社会是稳定的——人们没有动机去改变,因为如果其他人都保持不变的策略,改变只会降低自己的收益。

感想:跨界的思考模型,可以拓展各个学科内部的创新思考;想象的翅膀被展开后,学科间的格栅也会随之而产生波动,直到新的平衡产生;而整体的认知进步,不管对庞大的科学体系,甚至就对每一个个体,其影响都是一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