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花记

2月14日,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平常无二的一天。对我更是。只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卖花的经历让我深深地记住了2017这个独特的情人节。



十二号下午我和她们会合,没有过多的寒暄,提着她们亲手包装的玫瑰花开始了卖花之旅。

简单的包装,其实很漂亮。


步行街、滨江路、学校,人流量大的地方我们都去蹲守过。看着他们诧异的目光,以及多多少少对自己的怀疑“今天是情人节么?”,我知道,我们是这个小县城第一批卖花的姑娘。

第一次卖花的小姑娘们什么也不懂,只能勉强不羞涩地喊出“卖花啦,需要买花吗?”开始的目标对象是小年青情侣们,和同行夫妻,到后来是单身男女都是重点对象。但开始总是屡屡被拒。

手上的花


“买枝花吧”

——“买了没人送啊,送给你啊?”

——“老夫老妻了,不用买了。你们应该叫那些小年青买哟。”

——“没女朋友啊”

——“不用”

更多的是沉默以待,冷漠走开。

开始那么热烈的激情也有点变淡了。无力感顿生,大概是卖不出去了吧。在转了一圈又一圈,问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的花还无人问津时,炽烈的热情真的快散了。无力与挫折感快让我们溃不成军。

当卖出第一朵花时,激情瞬间回复。又扬着笑脸,鼓着勇气和自信一遍一遍地去问“需要买花吗?买一枝玫瑰花吧?”

十二号那天,我们卖出了十一朵玫瑰花。最开心的是我们卖出了花,印象最深刻的是遇见一个特别的买花人,一个温暖美好的小姐姐。

南方的二月还是有点冷,我们一手提着装花的袋子,一手拿出两枝花来表示我们确是卖花的。两个姑娘走过来问花,看来像两姐妹。妹妹想买花,姐姐看了看花,估计是觉得我们的花不怎么鲜了,想买的欲望并不强烈。但还是微笑的看着我们。在妹妹看花的空隙,姐姐问“你们是大学生吗?”在得知我们是学生的时候,她当即就说给妹妹买花并催促妹妹说快点挑好,我们这样提着会很累。当时就感觉很温暖。在这个寒冷的日子,在我们处处碰壁的时候,这样有爱的行为,这样有爱的人,遇见她,我们真的很幸运。原来一个有爱的眼神,一句有温度的话就足以温暖我们。

在步行街卖花的时候和她们玩笑,要是早一天来,那些熊孩子们还没收假,本着他们的爱情观,我们的花大抵也不会如此冷清。当即也就决定了去学校门口蹲守。到学校时还早,距他们下晚自习还有半个小时。就在校门口的小吃街坐着吃东西。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们已经严阵以待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然而,学生们蜂拥而出,我们根本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连“需要买玫瑰花吗”这一句话都没说完,你上一秒看见的人届时就已经看不见了。结果当然一无所获。兵分三路,也就卖出了一朵。连在校门口吃东西的钱都没卖回来。回到住所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很累却也很充实。

第二天早上一觉睡到早上九点,朋友们又会合,我们要先将花整理一下。决定,包几个大捧的花,九朵十一朵都有。

九朵

专业知识加上网上学习,倒也包装的还不错。将这些整理好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恰好早上又来了一个老朋友,一行五人卖花小组又出发了。同样的,我们成功的误导了大多数人,让他们以为今天是情人节。由于有个伙伴感冒嗓子哑了,我们便分了两组,三人步行街,两人去其他人流量较多的地方。情人节前一天的玫瑰市场更是冷清,兜兜转转真的有点心累了。若是第一天是带着初次的新奇与惊喜,第二天便有些情怯了。对生活永远怀有激情,很难吧?突然想破罐子破摔了,我卖个花为啥啊,受那么多冷漠和异样的眼光,死乞白赖的求着人家买朵花,拒绝你了你你还不好意思老围着人家。灰落落地走开,然后看见下一个目标都没有勇气再上前去问“你好,需要玫瑰花吗?”用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就假装是没有看见好了。平静一下,冷风又让我们清醒。再下一个又得笑着迎上去,因为比起站在这里一动不动接受别人的注目礼的尴尬,走起来好好地推销我的玫瑰花会让我感觉更自然,可能大家也觉得更自然吧。

一个人游荡在一座城,真的很难过。当你受挫折的时候,一个人连再继续的勇气都没有了。当我拎着花一个人走在街上时,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和冷漠的行人,在遭遇拒绝后真的很难再鼓起勇气去锲而不舍。可是,有同伴和你一起,就会有勇气。即使她离你很远,但你知道你们是一起的,那种感觉就像有了后盾有了支撑一样,让人变得勇敢。还好,我们还在一起。虽然有些人不熟悉,但是同样的目标和朋友,陌生人也可以相依为命。

同样的受挫,同样的冷遇,我们却已开始慢慢找到一些卖花的技巧。

——“你好,买枝花吧”

“今天又不是情人节,时间还没到。到了再买。”

——“时间没到也可以买嘛,天天都是爱。买一朵呗。”或者“有爱天天都是情人节啊,买一朵呗。”

“又没有女朋友。不用了。”

——“买一朵呗,这是脱单花。买一朵玫瑰花,今年就脱单。”

“买了又没人送,送你啊”

——“你不买肯定没人送啊,买了不就有了,买一朵呗。”

“我们都老了,老夫妻,我们不追这个了。”

——“买一朵吧,爱又不会老。生活中是需要偶尔的浪漫的嘛,买一朵玫瑰花给阿姨吧,她肯定会喜欢的。”

我们开始去接他们的下句话,想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别人买花。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卖花不那么单调了。通过前一天积累的经验,我们更确定了德克士和KTV和一些大排档作为卖花地点。在步行街晃悠许久,也放弃了去学校和滨江路的念头。看着来往的情侣,多数是男生愿意买花,而女生不允许。我们还在一旁嘀咕,现在的女生怎么这么懂事了。

吹了许久的冷风,战绩确实不理想,几个人将花放在地上,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了。椅子正对面是一家服装店,门口的导购时不时的看向我们,甚至还有个姑娘一直盯着我们。我在想,看着如今的我们,会不会有人会想起自己的曾经。因为一些事,有一个朋友在下午四点钟就离去了。剩下我们四个继续奋战。但我们实在太累了,身累心累,就找了个地方休息。

卖不出的花儿


看着沉沉的日暮和快枯萎的玫瑰花,我们索性放开了嗓子吆喝着“卖花咯,有人要买花吗?”“脱单花,脱单花,买了就脱单哟”“来来来卖花了,便宜卖了”……又减价卖出一些。天已经黑完了,已经有些晚了。又遇见同样卖花的叔叔,他告诉我们我们的花今天不出手留到明天就不行了。我们更加失落。说起这个叔叔,是在卖花的时候听到人说,还有人在卖花,而且价格比我们还要低一些。于是我们就去“刺探军情”了,他的花没有多精致的包装,只是简单的包了一下,而且他的花网也没去掉。我们总结了经验,决定2月14日正场的时候也像这样做。本来同行是冤家,看见还有一些小尴尬,但是那个叔叔和我们聊天,聊成本聊卖价,倒也没像冤家的样子。再说我们听了那叔叔的话,更是想把花卖出去,决定再在这边待一会儿就去KTV把大捧的花卖了。所以我们这边就连看见女孩都在叫她们买花。不过大部分女孩觉得应该是男孩买花送给她们,并没怎么搭理我们。兜转去了一个夜市,趁着有些人酒性正高,又卖出一些。到了KTV,前台还好没将我们赶出来。卖了两束大捧花给两个男孩。那两个男孩,对其中一个印象还不错,另一个就有些调戏我们的样子,还拽着另一个男孩的钱耍赖皮。果真是什么人都有。

回去的时候又是夜深了。美美的睡了一觉,就在为这个正场做准备了,如果前两天是预热,那么战斗才开始。

花儿

同样的,步行街,可是多了好多同行,各有千秋。但相比那些青涩的小姑娘,经过两天预热的我们更是放得开了。最有趣的事,两个帅气的男孩路过,问他们买花不,一个男孩说“没女朋友啊”我当时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回了一句“买给男朋友也可以啊”估计是觉得尴尬吧,没搭理我走了。三寸不烂之舌都烂到这种程度了,所以当那样姑娘被拒绝沮丧的坐在椅子上时,我们依然在扬着笑脸问别人是否需要买花。

十四号的正场并没多热闹,同行很多,而要买花的人太少。我们提着重重的袋子,到处游荡。路遇一对小情侣,看见人家手上已经拿着花,我们也没上前去“骚扰”,倒是那男孩,盯着我们然后略带怀疑的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们”本来以为他是我们之中一人的朋友,听完这句话我们笑了笑,应该是这两天卖花太热情,很多人都记住我们了吧。嗯,好的开始。重复前两天的卖花之旅,热情之火也一直燃着。从步行街辗转到一个有着盛况的相亲大会。那儿,才是真的英雄逐鹿。卖花的人简直可以凑成一个班了,而那些花也可以凑成一个花店了。战绩也并不理想,而我也要离场了。下午四点多我有事就走开了。之后的卖花故事我没问,她们也没说。

这是一段很独特的记忆,学会了做市场问卷,知道了每个人生活都不易,也锻炼了自己,更懂得了微笑的力量,也更加热爱生活了。

不一样的情人节,至少不是一无所获。

ps:其实以后真的不想再去卖玫瑰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