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熬夜,就是为了多和你待一会

文/怀左同学

01

我是一个很少连续熬夜的人,但前几天在三亚,我几乎没有睡一个好觉。别人没逼我,都是自愿的。

很久没有青春热血的感觉了,当身边的环境越来越沉闷时,窒息的滋味,油然而生,像黑色的幕布,慢慢遮住天地。

一段时间了,我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像一个村干部,每天巡视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之前我觉得那是收获,回过头来再看,其实,那也是牢笼。

你最引以为傲的优点,可能也是限制你最大的地方。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原来如此。


02

一月末,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三亚参加了三节课发起的线下活动,他们想寻找30位90后人生觉察师。

刚好我活得一塌糊涂,走了好运,成为了其中一员。

临行前夜,和已经从医几年的爱军在太原相会。很久没见了,他工作顺利,刚刚买房,虽有些许感慨,但总体情况,相对稳定。

我们聊过去,谈未来,楼下有歌手助唱,五年未见,没有半点生疏。

十一点回到酒店,和二胖开了会视频,她奶奶在身边。我大声叫了几声奶奶,和老人家聊我们小辈的爱情。奶奶笑得很开心,年轻人好,他们就好。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的飞机,因为我一直有粗心的习惯,二胖反复叮嘱我吃早饭,然后早点出发。

打车去机场,路上和司机师傅聊得很开心。他说以前在我家阳泉工作了五年,后来媳妇怀孕,回到太原找工作,之后就陪在了家人身边。

他的身上有阅历的积淀,现在我还能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兄弟,其实人活着,和家人在一起,快快乐乐最重要。别人有的,咱们慢慢也会有,好点差点,都会体验。

我很赞同,办托运时,抬头看到了易建联。

想来,这就是好运的开始吧。



03

我和尹鑫坐的同一班飞机,在太原我们裹着棉衣,下飞机,立马换上了半袖。三个半小时的飞机坐得人昏昏欲睡,从机场到南山寺的面包车上,我们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过去。

下车时才发现,车上的几个人,全是我们的同伴,其中也有我的新舍友:何源。他比我小几岁,但有着比我强太多的逻辑推导能力。

臭味相投,我们刚分到一个屋就开始互怼。

“何源,你坐哪个车来的?”。

“老子就坐你前面,你他妈就知道和旁边妹子聊天了,也没注意到我。”

“废话,那是我同学,刚来三亚,老子又不认识你。”

……

晚饭比较丰盛,酒店餐厅正对着高108米的南海观音。饭后我们参加了“人生觉察师”的开营仪式,Luke老师(三节课公司CEO)主持,他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因为站得高,所以很多心得体会,我之后细细品味时,收获很大。

他说,职业定型就三到五年的事情,所以一开始不要想着曲线救国,就奔着自己的心中的目标去。

断断续续,他说了很多,我也记住很多,回来一想,好像又全忘记了。

因为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去做,只有自己真正体验了,才能内化成自己的道理。

这是我到三亚的第一个晚上,我和舍友聊天到一点多,有兴奋,也有新思想的冲击。


04

接下来连续三天,我们上了吴翠老师的觉察课,北宸老师的写作课,Luke老师组织的星光夜话,还有布棉老师的产品设计课程。

这期间插穿着各种活动,每天的安排都很紧,早七点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左右,像行军一样,抽着空,就抓紧吃点,然后小憩一会。

我们的屋,每天晚上都会有小伙伴,聊天、嗨皮、讲故事、复习白天课程,一来二去,就到半夜两三点。每天都很累,但莫名充实。

其实现在想来,学到的知识,可能差不多都忘了,就像张无忌学太极的感觉一样。学会了吗?会了。记住多少,全忘了。

但体验没忘,觉察没忘,对自己的认知,清清楚楚,一点也没有忘记。

就拿我自己来讲,我连续熬夜四天,最后一晚通宵,因为很开心,因为舍不得,因为相聚的时间太少,我想每一分钟,都认真体验过。

我体会到了优秀小伙伴聚在一起的天马行空;

体会到了新旧思维撞击时的热泪盈眶;

体会到了棋逢对手的快感,团队作战的力量感,人前分享的骄傲感,人后反思的充实感。

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两个字:觉察。

清楚看到了,自己其实还有更多的可能性,绝对不能在一个小圈子里混吃等死。

所以新的一年,我给自己定的主题词也是觉察,走出去,寻找更多新的可能性。

因为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还有更多的能量,等待开发。


05

回家这几天,宗铭和我聊了很多。他是我这次活动认识的一个小伙伴,99年生人,有着超强的感知力和学习力。

说到从0到1,我们都有很多看起来微小,但是最真切的体验——每过一个阶段,要放下成绩,反思,然后重新开始。

只有不断更新,人生,才会有新的突破。我们正在做,前面的路,还有很长。

还有很多优秀的小伙伴,太多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小事业,但对于我来讲,需要的,更多是可以安静沉下心来的能力和魄力。

所以我很佩服辞晓,她现在是北大博士,两年多,断断续续发了十篇C刊。当时我惊奇地下巴都快掉了:“C刊审核到发表不是需要差不多一年么?”

她很淡定:“是呀,你今年陆续写,明年不就可以陆续发了嘛。”

做学术需要坐冷板凳,其实很多看起来很好的事情,都需要坐冷板凳,就像我提到的弹簧:先把自己压下去,才有机会,弹起来。

这也是我目前最需要的,我还没有开疆拓土的能力,更多的,应该是低到尘埃里的努力。


06

我从太多人身上,看到了活力:何源、广林、王锐、小诗、卢俊民、小浪虾……

也从太多人身上,看到了善良:宗铭、小彤、十二、剑鑫、鹏辉、张豪、浩然哥……

最后一晚上,我和他们通宵聊天,因为第二天七点就要走,絮絮叨叨,索性不睡了。

六点多,鹏辉和张豪还在我屋,我说你们下午的飞机,现在赶紧回去睡吧。他们说:“马上七点了,把你们送走,我们再睡不迟。”

千言万语,都在送别之中。不说太多,因为太多,都在心里。

现在我已经回家一周了,翻看照片,细节历历在目,最充实,也最真实;最生动,也最感动。

我们笑称自己是海南最大的传销组织,嬉笑怒骂,全在风中。

其实,我们是最想野蛮生长的一群人,龙腾虎跃,挥斥方遒。

写到最后,全是祝福,还有希望,外加心愿。

希望我们之后还能相聚,希望新的一年大家开开心心。

希望我们还能通宵畅聊,希望不在一起的时候,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