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落幕(1)

我想要的温柔,只有你能给。只是,对不起。你不用在停留在原地等我,因为我走的太远,已经忘记来时的路。

楔子〕

涣然甩了鞋子,赤足盘坐在窗台上,外面是沉沉的黑夜。她把头探出去,凌晨微凉的空气包裹着她,她轻轻哼唱一首歌,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我希望我该知道如何戒掉你。

宸远,你以前同我说过,戒掉一个习惯只要坚持一个星期,可是,如今你已离开这么久,我始终不能忘怀。

Chapter 1

涣然记得初遇宸远是在高一新生报道时。彼时的他还是调皮少年。宠爱他的父母在一旁帮他打点入学手续,自己则把玩着一只篮球。

因为生得俊朗,自然惹的很多小女生频频回头。而宸远则眯着眼睛,寻找着美女的踪迹。

涣然是这个时候闯进他视线的。她拎着行李站在树阴下,左顾右盼。

是生得极其瘦小的女孩,头发束在脑后挽成髻,穿军绿色吊带碎花裙子,脚上踩一双黑色缎面绣花鞋子。她不小心撞上宸远的目光,出忽他的意料,她没有羞怯躲避,反倒大方迎上他的视线,唇边挑起一抹笑。眼前的女生明明是乖巧外表,眼睛却是如狐那样狡黠明亮。

宸远不由一愣。然后痞子样的转着篮球走过去。

走近了更觉得是生得极其玲珑的女生,有江南女子的灵秀美。宸远轻佻得的把手盖上她的脸,啧啧两声,同学你的脸只有我巴掌那么大,小脸美女呀。

涣然饶有兴味的看着他,平素里,最厌烦这种轻浮男生,丈着有几分样貌,有几分家世,便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但直觉却觉得这个男生与其他那些是不同的,于是心下一计,决定逗逗他。

涣然软软喊一声:“行李太重……”

宸远从她手上接过行李:“我送你回宿舍。”

一路上,宸远唠叨的向涣然说自己的曾经,诸如初中时如何逃课如何泡妞等。涣然也同他说起自己当年的糗事,两人像是认识了多年的知己好友。人和人之间到底是奇怪的,有些人即使认识很多年,也走不近彼此内心,终究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而一个刚认识不过十几分钟的人,却仿佛认识好多年。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宸远摸着头问:“你也是新生吧。那个……能要下你电话号码么?”

涣然歪过头:“你就是这样泡妞的啊。”宸远的脸在九月的天里渐渐泛起酡红色。

她咯咯的笑起来,如风一样抚过宸远的脸,想要见我的话,过段日子学生会选拔希望你能去参加。然后,拿过行李,留给宸远一个娇小倔强的背影。

回到宿舍,涣然同好友素水讲起这件事情,两人抱做一团,哈哈的笑。素水戳她的头,人家小学弟被你骗的好惨。涣然无辜的说,是他自己愿意被钩。哈哈。

再见涣然是在学校开学典礼上。几千号人坐在学校宽敞的礼堂里,当司仪说下面有请学生会

宸远听到旁边的女生说,听前几届的师姐说这个主席是个厉害的角色呢。高一甫入校,就坐到了学生会主席的位置,并且众人都对她服服帖帖。嘴巴伶俐出色。

是在这时,一束追光灯打在涣然身上,她今天穿了一件条纹衬衫,衬托着显得更加干练。宸远张大了嘴巴,揉了揉眼睛。

旁边的女生啊了一声,这个不会就是学生会主席吧?生的那么娇小,完全初中生模样。

涣然微微一笑,握着话筒自然得体的讲了起来,中间配合手势。她的讲话不像平常那些讲话那样公式化,生动有趣,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

末了,涣然调侃道,有些学弟,不要只想着泡妞哦。底下轰的一声笑了出来,宸远的脸轰的一下红了。

主席为我们讲话时,底下开始有骚动。司仪说,下面有请新生代表发言。宸远稳定了情绪站起来向台上走去。两人擦肩而过时,默契的相视一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