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雁南飞

文/ 绿骏马

这些天,退役的战友们都在为户口的落地奔忙,为拿到一张通关的销户证明急速奔跑,不经要问,是否这一切都是回归送给我们最好的见面礼。

户籍警眼里,我们每个人只是一张淡蓝色的纸,那怕眼睁睁看到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站在面前,转业证夹杂在一堆材料中,仍不足以说明20多年为部队付出得到的这个身份。理解这是公事公办,理解这是制度约定,理解这是职责所系,但无法理解军人的身份在执法者的概念里只是不值一文的编码和符号。

复转军人,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曾经骄傲的走过天安门广场,他们曾经紧握钢枪守望边防,他们曾经奋战在即将决口的大堤上,他们曾经让无数国人热泪盈眶。可当他们脱下军装,像一颗叶子独自飘落故乡,没有人再会提及他们的过往,没有人再去追踪他们的方向。他们像彗星散落星星点点的尾翼,完成最后一次闪亮,消失于人海茫茫。

站在无数挂满国徽的大门前,他们想起自己曾经头顶一枚闪闪发光的五星,如今光芒退去,只留下一个个证明,一枚枚公章。没有人怀疑匆匆那年做出的选择,没有人抹杀青春时光的慢慢流淌,面对柜台里另一身制服的端庄,得到的总是一句,“开好证明再来,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回想走过的岁月,我们何时这样为难于别人,我们何时这样让人无数次的焦急奔忙,是否只有在组织里才能感受家的温暖,是否只有排着队走过才能算是一种辉煌,不知有多少离群的孤雁发出一声哀叹,留下一串无语的背影。

20多年,我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狭小的空间,无法体会外面那个更为真实的世界。通往世界的大门竖起高高的门槛,只有完成一次记忆犹新的跌落,才能让人保持从未有过的清醒,明白你已回归原来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着独特的规则,你要学着适应这种生活,这里没有直线加方块的约束,没有生猛嘹亮的军歌军号,没有人再逼你纠偏正向,只需一个眼神你就明白了你要去的方向。

一个追求完美的军人,必须学会适应不完美的世界。参军入伍,我们在三个月里实现了两个转变,回归社会,我们得实现更为复杂的一次次转身。没有人告诉你,你是谁?当你一次次触碰那种从未有过的冰冷,也就明白这里潜藏着无声的命令。总有和我们想的不一样的方式,总有太多无法合拍的速率步调,没有人会为你有过自豪骄傲的曾经改变,改变的一定是我们,重新认识自己到底是谁。

每个人都要再次找回属于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要再次学会和不确定的明天快乐相处。

那天,看不惯家里的摆设,老婆说,家就是这样。过惯了整齐划一的生活,马路上不得见一个烟头,走廊里不能出现一片纸屑,营长戴着白手套检查卫生,文书隔三差五在小黑板上通报姓名。这里是家,再不会有个鼾声如雷的集体宿舍,再不会有拖鞋朝外,牙刷朝里。我们可以保持整洁卫生的习惯,却要学着让自己的心变的更加柔软,学会欣赏窗台的花,学着侍弄花边的叶。

那天,吃不惯家里的饭菜,老婆说,过日子就是这样。过惯了到点开饭的日子,炊事班的饭菜,自助的选择,每周不重样的食谱。这里是家,你得天天对付那些锅碗瓢盆,你得计算米饭下锅的分量,你得算计下一顿全家人最想吃点什么。

那天,过不惯离群的日子,老婆说,回归就是这样。习惯了集体的生活,喜欢看一队队人马从身边走过,喜欢在篮球场奔跑的感觉。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你要学会独自面对,学着面对新时代的生活,学会自己与自己不动声色的默默相处。

离队的日子,再也回不去的日子,让我们重新找到自己。这是一条崭新的路,一条无法回头的单行道,这里有我们不曾知晓的人生体验。没有人告诉我们怎么做,没有人告诉我们你是谁,只有自己不断找寻,一点点走过。那个不算太高的门槛告诉我们,你已回归原来那个走出去的世界,回归意味着你要迎来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