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熟悉的你不一样的她

致敬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熟悉的你不一样的她

1

2007年10月,我终于结束了北漂的生活,要回家乡工作了。

临走前,我买了一个拉杆行李箱,又从上到下换了一套新行头,那几乎花光了我那个月公司刚给开的工资,之后我高高兴兴的买了一张回家乡锡林郭勒的车票。

一下长途巴士,刚走出家乡的汽车站,只见在接站的人群后有一个人挥舞着手,朝我呼喊着。

安书涵,等我挤过去帮你拎行李啊!”

我四目远望,原来是我的铁子,同学兼损友冀默在人群后呼喊,瞬间我纠结的心被温暖了,感动的泪流满面的。真特么难得啊,我只是上午发车前在空间发了一条“说说”,他就判断我现在能到站,而且还来现场接我。

看了看自己拿着的行李还有昨天临走前买的被我已经装满了的拉杆箱,东西还真有点多,一个人把它们搬到出租车上也挺费劲。

“好哥们,你咋来了?”看见他已经挤到我的跟前,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赶紧搭起话来。

“知道你从北京‘荣归故里’,特意来接你,好沾你点光!”冀默拍打了几下我的左肩头,一切都在不言中。

其实,说真的,如果在北京混的很好,谁还再回故乡?!我们这些北漂过的,对别人说起曾经漂泊过的经历都感觉羞愧,没混出名堂,最后用落荒而逃来形容我们的离去一点也不为过。

当晚的饭局是冀默安排的,在家乡最有名的火锅店“鲜羔楼”吃火锅。他也叫了我们在本地发展高中时候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一起迎接我回来。

晓军孟璐菲儿都到了!

席间我们胡吃海喝,互相举杯共饮家乡特有的草原美酒,追忆往昔同学少年时候的风华正茂,不禁感慨万千。

“来来来!我招呼大家来,一起迎接咱们回家乡工作的咱们同学安书涵。大家今天一定要喝好!来来来,我先干了!”

说完冀默端起酒杯一个仰头就把一杯白酒倒进口。大家看状,也纷纷跟着一个个仰头。

“也不说吃一点饭就喝,以后喝酒的日子常着呢!”菲儿端着饮料看着我们,并没有也跟着仰头的样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逢喜事精神爽,把酒当歌庆祝兄弟们团聚!”晓军打断菲儿的话,一个仰头把酒到进了嘴里。

“那时候,大家都忙于学习,每天被各种压力压的喘息不了!但是难得我们相聚在一起,共同度过了美好的高中三年!”孟璐若有所思的说着。

我们畅谈着几年前高中时候的样子,一杯又一杯,忘了已经过了好多年,现如今彼此都大学毕业并且都参加了工作了。

往事如风一般,转瞬间毕业已经五年。而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打拼几个月后的我最终还是选择回家乡工作了。

人生在我这里绕了一个圈,最后又回到了起点。

我依稀记得,拿到大学毕业证的那天下午,就把行李衣服等带不走的邮寄回了家,而我的那一大堆书实在太重,最后暂存到了一个大学同学的家里,自己背着包装着几件衣服就开始闯荡北京。

豪言壮语还在耳朵根上回响:我一定要在帝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让自己出彩,让旁人赞叹。

回过神来,我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同学,感觉到特别亲切,感觉到家乡从没有这么美丽过,也从没有这么让我感动过。

也许,我从帝都落荒而逃,这步棋下对了!

“来来来,孟璐菲儿冀默晓军书涵,我敬大家一杯,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中盛情接带我,感谢冀默能给我安排这么有意义的聚会。”

我又一个仰头,酒倒进了嘴里。而只见对面孟璐冀默晓军也都仰起了头。开车过来赴约不能喝酒的菲儿也拿着饮料喝了一口。

第一天踏上归家的土地,有了最好的四个同学给我接风,我感受到了那种幸福温暖的感觉。

那一天,我们都喝多了。

去他妈的北漂,家乡才是我的归宿,我会用我毕生的努力,奉献出我全部的才华给生我养我故乡,奉献给我脚下走过几十年的热土。

不忘初心

2

我们五个同学的关系一直维持着,因为都在本地工作,平时见的机会也多,相比在外地的同学,我们几个的友谊越发深厚了。

那天聚会后的第二周周末,菲儿打电话给我。

书涵,我们几个商量了,带你兜风,顺便野营加烧烤,就像我们高中毕业填报完志愿那天下午一样!”

听到这里,我特么甭提有多高兴了。我的家乡草原是出了名的,美景一年四季都有且各不相同。想着虽然是十月,草已经枯黄,但是放眼望去那一望无垠的黄草原,也一定会让人心旷神怡。

我都能想到:我躺在草地上,蓝天就在眼睛上方,深呼吸,似乎闻到了秋天草原枯草的味道。如果能再骑牧民的马儿在草原上奔一程,定会让我陶醉了。

“喂?hello?你倒是说话啊,没信号了?我去!”菲儿在电话那边吼着,把我的白日梦吵醒了。

“听着呢!”

“老规矩,AA制,一人缴50元,考虑到是迎接你,所以按照惯例你的那份钱我们均摊!”

“让我闹心是吧,我的那份我必须的出!”

挂了电话,我那个高兴啊!恨不得马上穿上登山衣运动鞋跑出去,好好深情的拥抱一下我久别的家乡。躺在枯黄的草原上,顺手抓起一把带有泥土的草,放到鼻子上方,深深的呼吸着家乡的气息。一定是美啊。


周日,已经在家乡一中当了老师的菲儿早早就把车开车到了我家门口,随后冀默开车拉着晓军孟璐也赶到了我家。

“你们这五个孩子,还是这么不老实,出门玩注意安全啊,烧烤过后用水把火浇灭了,注意不要引起火灾……!”

我妈一个劲的说着,还是那么能唠叨。而我们已经拿着她前一夜给我们准备的两桶共20升的水奔下了楼。

只听见身后传来她的嘱咐,“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还有……”


我们五个人挤在一个车里,我在副驾驶一个劲儿的朝窗外瞅着。

这时候后座的冀默开始唱了起来:“

鸿雁

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

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

“唱得好,唱得好”晓军吼着,大家继续跟着唱了起来:“

鸿雁

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

北归还

带上我的思念

歌声远 琴声颤

草原上春意暖

鸿雁

向苍天

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一路上,我们歌声不断,欢乐的歌声透过窗户飘向我的家乡我的草原。

“其实啊,我也出去闯荡过,只不过是我读大学的那个城市。”冀默突然唠叨起来。

“在外打拼确实不容易。一个人,举目四望,陌生的城市没有一点似乎可以依靠的东西,想着自己的梦想,家乡期盼自己有出息的爹妈,我只能坚持,只能坚持。后来公司要拓展业务有几个名额在咱们这个城市拓展业务,我费劲硬是得到了一个机会回到了家乡。哎呦,你们知道么,当时甭提有多高兴了,连蹦带跳的回来了,比你早回来一年!”

冀默认真的说着他的故事,我们继续坐在车里欣赏着家乡草原秋黄的风景。耳朵中回荡着《鸿雁》的歌声:

“鸿雁

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

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


“今天直奔我同学父亲家的牧场,带大家骑马!”菲儿突然插了一句。

“野炊呢,说好的烧烤呢?!”我激动的说着。

“看你出来时候带相机了,刚才突然想到我同学父亲的牧场就在前方不远,他家草场也不错,适合拍照,还能骑马,最关键的是他家附近还有河,我们之后就在河边烧烤怎么样?!”菲儿说。

“没毛病!”冀默答了一句。

车里继续想起了歌声,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唱了起来,“锡林河啊,锡林河!……”


那天,我们玩的很高兴。

菲儿同学的父亲给我们把他训练好的那一匹马牵了过来,让我们骑。


后来我们拿出了我们路过市场买的蔬菜,水果和一些肉等食物,准备开始野外烧烤。

女同学负责洗,男的负责点火、穿串,大家都各司其职。

吃饭时,冀默拿起他带来的吉他开始弹奏,我们真真的把一个周日的游玩加野餐搞得生机勃勃的,十分惬意。

那天我拿着相机拍摄了很多相片,我感受到同学们的热情,感受到了家乡的温度,感受到了草原秋黄的美。

我们一群五个人,大家都十分高兴。

致敬最美的青春岁月,致敬我们的二十三四岁的青春岁月。

3

刚上班不久,单位部门领导没给我分配什么活,我顿时成了部门中最幸福的人,但我每天都是早早去单位。

大学期间学习的有关《职场新人如何快速融入新集体》我是牢记在胸。我按照里面的我掌握的精华开始实践起来。

每天早晨去单位,首先要把我的两位领导主任和副主任办公室的壶打满热水,把热水放到他们办公室里,然后再把我们部门的暖壶打满了热水,如果早晨不第一时间到单位打满热水,稍晚的话就得等很久。然后托地擦桌子,都完事后我打开电脑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看到别人打字速度飞快而且还不用看键盘就能做到,羡慕嫉妒恨啊,真希望自己以后的工作状态也是那样,键盘发出当当的声音,文字快速的闪现到眼前。

怎么办?

我上网网购了打字相关的书籍,里面详细的介绍了“五笔”输入法的知识。看到那每个按键代表的汉字字符,我只学了一天就放弃了,我根本记不住。

还是拼音靠谱啊,我开始往电脑中输入一些单位的纸质文件内容,不到半个月,打字速度上来了。之后就开始学着怎么盲打,经过不到一个月的练习,我的盲打基本也都练习了出来可以不用看键盘就能找到字母位置。

那段时间,下班回家后恋上了游戏,玩的最顺手的就是“四国军棋”了,打开“房间”随便点开一个空房间,坐等玩家自动来。

性子急,四个人玩一个游戏,而且两两一伙,真真的为难了我,技术又不好,于是想了一个法子,那就是采用“墨迹法”。

一上场我先和我同伙招呼,然后就开始往输入框输入我的“墨迹”。

“前不久我从北京一个企业辞职了,但是我现在还有点怀念那个企业,为什么怀念呢?因为在那个地方有我好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

四个人轮流走棋,我继续写我的故事。

“有一个女同事,她喜欢上了我的老板,但是我老板无动于衷,终于有一天我那个女同事跑到了楼顶……”

废话起了作用了,看来真有人在看我打出来的故事。

“跳楼啊?”对手A说。

“是不是上楼喊'爱你一万年'?”对手B说。

“你赶紧说……”我同伙也忍不住了。

“她妈妈过来了,发现她认识老板,而且我的老板还是她妈妈的旧情人。”

“然后呢?”对手顾不得走棋,等我说结果。

“你们知道吗,她竟然是老板的私生女!”

三个人瞬间溃败,只见一个对手用魔法发来一个炸弹,我游戏中的头像瞬间被炸烂!

A终于强行关闭游戏界面逃跑了,留下B迎战我们两个,最后他大败。

这种方法屡试不爽,后来我的四国军棋分数直线上升。

有一天我把成绩截图发了个朋友圈,被冀默发现了。打电话问我取经,如何才能做到多赢?!我和盘托。

冀默说我没节操,但是还是相约晚上一起去网吧玩“四国军棋”,我和他是一伙。

我又开始了“墨迹”。

“今天晚上大家吃什么了?”

看见大家都按次序走棋子,没人答理我。

“今天晚上我吃的烧鸡,特好吃,我的口水啊……”

“我靠,你果然没节操…”冀默在旁边说到。

“我把肉沾酱……”

“F…U…C…”对手跑了一个,临走骂了一句。

后来我们两个轻松干掉了另一个对手,每人赢了4分。

我乐开怀!

“我服了你了,真墨迹大师!”冀默在一旁一边损我,一边等新的受害者进来。

没想到,一开局冀默先打出一段文字。

“前几天听到郭德刚的相声……”

我在他旁边一边出棋,一边看他。只见他,认真的打着字,对着网吧他面前的电脑屏幕笑。

“说韩国人说什么都是他们的,前不久把延用了五百年的城市名称汉城改成了首尔。”

屏幕中大家继续走棋,我看着我的小兵被绞杀着,心疼。我对着他说:“棋!”

“端午节他们申请世界非物质资产,还说朱元璋出生在他们国家。”冀默若无其事的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说什么。

“你们说这样的国家贱不?”他继续对着电脑打出他的字。

只见两个对手纷纷在屏幕上附和着。

然后他开始和我研究起来怎么走棋,因为我就在他旁边,所以他的棋是什么角色我看的一清二楚。

其他两个人还在探讨着中国最失败的发明创造是韩国人的时候,我们已经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我在旁边赞叹,差点就跪拜了。

大胜!

第二局继续开始他的“探讨术”。

“为什么日本人姓氏很奇葩?”

“因为吧,在古代日本人没有姓,看见我们天朝的人有名有姓的,他们非常嫉妒羡慕恨,于是开始自己发明创造姓!”

我在一旁提醒着他要注意棋的动向。

“例如吧,有一个孕妇去井口上打水,突然临盆,‘哇’的一声孩子出来了,这个妇女想啊,孩子该起一个什么姓更有纪念意义呢?井上吧,以后后代就叫井上,于是‘井上’开始登上历史。”

“我去,这个说法我第一次听说,你继续!”

“在石头旁边的地方生的叫石岩,泉水旁边的叫小泉……”

“村口生的叫村上,井口旁边生的叫石井,哈哈!”对手之一已经开始上道。

我在一旁赞叹他的不要脸,比我有过之啊!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而同我们耍游戏的对手们被我们的胡言乱语所感染,忙的说各种不入流的奇葩事。

我们大获全胜。

4

我们五个人的故事继续着,友谊地久天长,日久弥新。

除了和冀默因为有共同的爱好玩游戏外,我们几个还喜欢周末去晓军的酒吧畅饮,听冀默弹奏的歌曲,听菲儿讲述的和她男朋友的故事,还有听孟璐讲述她服装店顾客们的故事。

2009年,大年初三,菲儿的闺蜜孟璐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晓军的酒吧,说是没人能安慰的了哭泣的菲儿热

我扔下筷子,和亲戚说了一句便跑出亲戚家。我想一般没事的话,这大过年的喊我出去一定又是和男朋友吵架了,赶紧过去看热闹。

只见酒吧没什么顾客,冀默正在安慰在一旁哭泣的菲儿晓军孟璐也在一旁安慰着菲儿

“和你的那个杂碎又吵架了?!”我一进门不假思索便喊了出来。

只见冀默用手笔化着不要说话的手势。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看我们都单身,每天快乐的像神仙,神仙你不做非要做别人家里的做饭婆娘!”我没有理会冀默的手势,继续说着我想说的心里话。

其实,她是我们五个人中最先有对象的,起初两人甜蜜蜜,羡煞旁人。和我们去过几次KTV,我们唱歌,他们两个发合影晒微博秀恩爱。

我们只好扯开嗓子唱歌:

妹妹你坐船头,

哥哥我岸上走,

恩恩爱爱……

那边的菲儿哭得,更厉害了。

一边儿的孟璐凑到我跟前说了菲儿哭泣的原因。

菲儿男朋友年前就提出分手,理由是两人性格不和。不合?都处了三年了,都快结婚了才提出这个问题。据说,男方家里又给他介绍了一个老板的女儿。”孟璐愤愤的说着。

我在一旁扼腕叹息人生无常,世事难预料。而冀默还在那里安慰着哭泣的菲儿

一看没办法,压不住她的悲伤,我们只好采用兜风法,我们离开晓军的酒吧冀默开车,漫无目的的朝南边开去。

“嗳!大过年的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的生命!”孟露朝开车的冀默吼。

我看了一下车速,已经120迈了。不是高速路,道路又崎岖不平,再任由冀默胡乱开下去,确实容易出事。

“赶紧的,开慢点!”我吼了一嗓子。

车速慢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成蜗牛速度了,而冀默若无其事,副驾驶的菲儿也无动于衷,只是我发现她不哭了。

就这么时而快时而慢,车开到了锡林浩特南边的平顶山旁。

“各位大爷,小姐们请下车!”冀默终于开口说话了。

而我们下车后,在之后的时间,竟然登上了平顶山的一座山山顶。人生第一次登家乡最出名的火山山顶,也是到现在为止的第一次。我们那天都很开心。

但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已经酝酿着为闺蜜菲儿复仇的想法。

5

2009年6月初,天气特别好。菲儿失恋已经近四个月了。

我们五个相约周末继续去晓军的酒吧玩耍。

“你怎么了,不开心啊!?”洞察力极强的孟璐突然说了一句。

大家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冀默

只见他叼着烟,在那里呆若木鸡,烟灰都烧成僵尸了在那里挺着没有落下。

“我被单位开了!”

大家停了说笑,都围到了冀默的周围。

“杂啦?”我问了一句。

书涵,煤炭效益不好,煤价跌成了白菜价,单位入不敷出,我们这些外包工都被开除了,已经一周了,我没有和你们说。”

“我靠!你们也能失业?!”我诧异的问道。

但显然木已成舟。

“那你打算怎么办?”菲儿插了一句。

“是啊,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能帮你!”孟璐在一边说着。

“我打算也学习安书涵,去北京闯荡去!”

“你快得了吧,你没技能,去要饭去吗?你知道北京房价多少吗?!”我忍不住朝他吼了一句。

大家发现平时欢快的冀默,在那里发呆。

沉默片刻,晓军一字一句的说,“要不来我的酒吧当歌手吧,但是保底收入不会太高,得看你唱歌的水平,有的客人会付费点歌。你蒙汉兼通,吉他又弹奏的不错,唱歌也是同学们中唱得最有味道的,我看你可以朝音乐这个方面发展一下。”

我、孟璐菲儿都点头。

“我们可以多帮你!另外你可以去婚庆公司登记给结婚的新人唱歌挣钱。”


就这样,冀默的工作问题就算暂时解决了,以后的日子里欢乐再一次响彻在我们五个人之间。

经过我们几个人多方努力,以及冀默自己的渠道,最后联系了十几家的婚庆公司在里面当业余歌手遇到新人结婚冀默就去献唱,晚上冀默就到晓军的酒吧助唱,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七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突然发现菲儿的前男友领着一个装扮时尚的妙龄女子走进了晓军的酒吧,我们借着暗光在远处瞅着他们。

私底下研究着怎么对付那个负心汉。

还是菲儿闺蜜给力,说了她的计划。冀默唱了一曲也下来休息,听我们的计划。

只见孟璐镇定自若的走到了他们的座位旁。指着菲儿的前男友小白对着年轻女子说。

“他可是有名的负心汉,在他手里玩过的女人你都不知道被排到第几百以后了。我同学,你看就远处的那个女孩,和他谈了三年恋爱,几次提出分手,渣男小白都死缠烂打的,不分手。没办法,谁让女人爱上了负心汉?!”

女孩认真的听着孟璐的讲述,小白几次想阻止都没有成功。

“你是不是有钱啊,他这种吃软饭的就喜欢有钱的,只要你有钱,年龄相貌都可以忽略!”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对了,你男朋友是不是背后有一片胎记?菲儿刚才告诉我的,怕你不信!”

“啪”,那妙龄女子一个巴掌打到了小白的脸上。

“我说好几次我偷看你手机,发现有暧昧露骨信息,原来都是真的!”

女子甩门而出,小白追了出去。

我们跟着出去看热闹,菲儿在那里不语。

我们发现,小白在车窗上敲击着,但那女子已经坐到了宝马X7的驾驶坐上,随后启动车径直开走了。

我们终于替菲儿报了仇。

6

2010年1月,我听说菲儿在学校放假后,独自驾车去北京游玩,回锡林郭勒的路上因道路结冰一个不小心车子发生侧滑,车翻到路边的沟里了。严重骨盆错位并导致内出血,被人发现的时候几乎已经不行了,紧急拉到市里医院抢救。

得知消息的我们买上鲜花水果牛奶去医院探望她。

只见菲儿的母亲焦急的等候在手术室门外。

冀默那个着急啊,慌慌张张的跑向菲儿母亲那里,碰到了一个路过的护士,手机拎着的橘子落了一地。我们几个走过去帮他捡橘子,而他却已经走到菲儿母亲跟前开始了了解情况。

我心里想,这有情况啊!要是平时,我一定得损他一番,但是那天我只是脑子里闪现了一下杂念。

菲儿母亲说,刚才出来一个医生说手术成功了,正在缝合刀口。

我们顿时都松了口气。

“但是她脑袋被撞的厉害,有脑震荡,而且据我们经验,她很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概率在三成多。”医生对着菲儿的父母说到。


我们四个回到晓军的酒吧,没想到一路开车回来的冀默一进酒吧,刚坐到一个凳子上趴在桌子上就哭了。

我们第一次看到冀默的哭泣,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暗恋,暗恋是吧?!早做什么去了,人家都搞了几个男友了,现在不相信爱情了你才出现!小子你闷骚的挺深啊!”我终于忍不住开始挖苦起来。

书涵,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晓军说。

“真特么担心,她要是有事,我们五人团不就完了!?”晓军说到。

“是啊!”孟露迎合着我说。

爱情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有的时候本以为已经修成正果,但是突然要摘果子的时候脚下的梯子坏了,一下子把摘果子的人摔的体无完肤。有的时候却是一个茫然无错的人被一个不善言谈闷骚人暗恋着,从此错过了本应该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看着哭泣的冀默,此时突然发现最寂寞的人竟然是我,还没有爱过,不懂的爱的山盟海誓究竟为何物。

世界上的混蛋数都数不过来,多少窈窕淑女被花心人玩弄而不能自拔,我为菲儿当初没有看对人扼腕叹息。


从那以后,冀默每天早晨去医院给昏迷中的菲儿弹奏《因为爱情》,有的时候还唱那首歌。我们想那首歌是菲儿每次去KTV的时候必点的歌曲,想必他想勾起昏迷中菲儿的意识吧。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三个月过去了,真正的弹指一挥间。

我们一如既往的继续着我们生命里程中的点点滴滴。我还在企业夜以继日的工作着,冀默的歌唱的越来越好而且声望渐渐高涨很多婚庆公司都愿意找他帮忙,晓军酒吧的生意也红红火火,孟璐的服装也做的不错。

突然有一天上午,我接到冀默的电话。

孟璐苏醒了,苏醒了,你们快来吆!”

我顾不得还没下班,打车奔去了医院。而其他两个人孟璐晓军也都到了。

冀默在那里怔怔的,爱说话的他,曾经用在玩“四国军棋”时候胜过我“墨迹”和我一起没少打乱游戏对手的阵脚。

突然不说话了,这反差让我噗嗤笑了出来。

“你终于醒来了!他可是每天上午都来给你唱《因为爱情》呢!”我忍不住对着菲儿说。

“我…知…道……”菲儿用孱弱的声音吐出了几个字。

真没想到,医生都对已经成了植物人菲儿不抱什么希望了,竟然被冀默的歌声呼唤醒了,感叹爱情的力量可以战胜病魔,战胜不可思议的不可能。

我暗自为冀默喝彩,更为他在菲儿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勇敢的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心声不离不弃而感到由衷的钦佩。

7

冀默继续在晓军的酒吧打唱,中午还会去婚庆现场卖唱,收入也渐渐的超过了我。

而他最成功的突破是自己在酒吧晚上献唱弹吉他的时候认识了有同样爱好而又经常带朋友去晓军酒吧唱歌的孟飞扬,两人一拍即合组成了一个叫“精彩锡林”的歌唱组合。

经过不断的努力,这个组合在我们当地获得了广泛的称赞。更参加了《星光大道》的海选,虽然没有最终入选,但是他们的歌曲唱得越来越有味道,那个组合越来越好。

我们几个好友也在默默的支持着他的演唱事业。

2010年年底了,菲儿已经能出院了。我们几个人商议帮冀默办一个令菲儿惊讶的求婚仪式。


出院那天是2010年最后一天,我们几个都去了医院,冀默打早就把我们拉到了医院。看到大病刚愈的菲儿,我们都很欣慰。菲儿的闺蜜孟璐菲儿送了一大捧鲜花。我看到菲儿的眼睛闪烁着泪光。而在我们去医院前已经到医院准备接女儿回家的菲儿父母看到她恢复的不错也都激动的擦拭着眼泪。

晚上我们邀出了菲儿兜风,看城市为这个新年精心布置的灯光。

我和冀默菲儿家接的。而孟璐晓军、孟飞扬,已经在在敖包山为他们精心准备着求婚现场。


我们三个走上了敖包山,只见孟璐晓军在那里候着等我们。

菲儿……”冀默突然拉住菲儿的手,用他突然颤抖的声音对着菲儿说到。

“你愿意嫁给我吗?”冀默单膝下跪仰着头对已经惊诧的菲儿说到。

“我愿意!”迟疑了片刻的菲儿高声说到。

只见冀默泪奔,他掏出了准备好的戒指带到了菲儿的手指上。

看状,我向远处的飞扬一挥手,他点燃了烟火。

天空中瞬间闪现出绚烂的烟火,照耀着幸福的两个人。

而我、晓军孟璐,飞扬在一旁祝福着这一对儿经历过考验的新人。

天上的星星眨着眼,月亮笑着看着这夜晚里幸福的人儿。

8

人生很短,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看到菲儿冀默经过坎坷最后走到了一起,我又相信爱情了。

我会继续努力追求我的梦想我的幸福,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努力就可以获得的成就,而我、我们应该抛弃过去的不作为,走出空想的房门,勇敢的向着门外的希望走出去。

梦想很小,要万一实现了,对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件大事。

我还在努力追求幸福和梦想,你们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