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里,天色渐晚,秋雨携着寒气无声来袭。这雨啊,滴滴答答打了一整天,到晚上终是安静了下来。关了灯,轻声询问友人,晚上我们都和衣而睡,可否打开遮光帘?友人点头应允。透过一层薄纱,楼下的树荫在落地窗前显得一片神秘。路口的昏黄红灯整夜都亮着。李君娥望着从对面楼窜下来的一轮孤月,心底想到,30岁到底还是来了。

年纪大了,倒是有一样好,不必再考试。不必在考前一个月里,每日早早起床吃了早点,背着书包跟同学途经山林小径一样的岩石路,一路上坡又下坡。李君娥跑到图书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一楼大厅里到处是一手拿着课本一手提着水杯背书的人。女生们穿着厚厚的雪地靴,依然冻得瑟瑟发抖。李君娥惦着脚轻声从后门口溜进自习室,显然来得太迟,早已座无虚席,可在这生存困难的环境里,为了期末考试,还是得硬着头皮在一堆正埋头复习的人群中觅着一个宝座吗。正当她感到一丝尴尬还继续寻着座位时,一个温和又透着玩笑的声音轻声喊了她。

诶,李君娥?声音源于一个坐着的男生,想起来了,是开学在同乡会遇见的同乡。李君娥平生最恨别人叫自己李君娥,叫李君都可以,字最俗,任是女娇娥,名字里带,就更俗了。但她向来分得清主次,此时名字是小事,座位才是重中之重。她马上转过头,用最热情的微笑回到,是你啊,你在这里看书?他轻笑了声,你还不知道我名字吧,我叫孟泽,你找座位吧?我旁边有人坐别处了,你可以坐这里。李君娥再三道谢,就跟着孟泽一伙人开启了大一第一学期期末备考。

三年后,大四第一学期期末考的同样是冬天。走廊里人来人往,背书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晚饭后,实在没法再匆忙赶到图书馆,一路悠哉悠哉。一楼大厅里背书的人零星出来了几个。

李君娥

李君娥抬起头,看到一个清瘦的男生拿着正在背的书朝着一楼的她看,是她的邻桌,前几日她问过他有没有政治视频。

哦,你知道我名字啊?

我当然知道。

你要的视频我找到了。

  也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那年图书馆大厅有摄影展,大约有三五天的样子。有一副龙胆,淡紫色的,低着头,羞涩地盛开着。摄影展结束后,它就被悬挂于中药标本馆大厅内,身后是淡淡的清黄色液体,瓶子里是做好的中药材标本。晚饭时间馆内空无一人,那副龙胆就那样寂静的矗立在墙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晴朗,适合秋游的好日子,早上8:30分,小朋友陆陆续续集中到秋游地点。永康博物馆正门。一片欢声笑语,一张张兴...
    不打雷的雷阅读 210评论 0 1
  • 解决实例化时自动补全不必要的单词问题 以MyEclipse 6.5重新配图 鉴 于网上的批评之声甚大,我只想说明我...
    先生_吕阅读 1,345评论 1 0
  • 小坚:面对不实的言论怎么办? 小持:如果不能直接沟通,就忍耐吧,你不在意,舆论就没那么大的力量 小坚:那别人怎么看...
    阿奋图图阅读 103评论 0 0
  • 所谓逼单按照绝大部分人的观念想法就是指,销售员通过一定的语言强迫客户立刻购买产品的话术与行为。其实本文所指的强迫,...
    毛正奇阅读 1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