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人的用处》摘录

导读:控制论的对象是从自然、社会、生物、人、工程、技术等等对象中抽象出来的复杂系统。

正文:
生命、目的和灵魂这类字眼都是极不适于做严格科学思考的。这些词都引我么对某类现象的共同认识而获得其意义,但它们事实上并未提供恰能表征该共性的任何根据。

反馈:即一种能用过去演绩(结果)来调节未来行为的性能。

神经系统和自动机器在下述一点上基本相似:它们都是在过去已经作出决定的基础上来作决定的装置,

一部结构相当无规的和无目的的机器总是存在着若干近乎平衡的状态和若干远乎平衡的状态,而近乎平衡的模式就其本性而言是要长期持续下去的,至于远乎平衡的模式则只能暂时地出现。

在人类文明毁灭和人种灭亡之前,仍然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虽则它们终将是要灭亡的,就像我们生下来都要死去一样。但是,最后热寂的前景乃是远在生命彻底毁灭之后才会出现的东西,这对人类文明和人种来说同样是正确的,就跟对其中的个体来说同样是正确的一样。我们既要有勇气面对个人毁灭这样一桩确定无疑的事实,同样,我们也要有勇气面对我们文明的最后毁灭。进步的单纯信仰不是有力的信念,而是勉强接受下来的因而也是无力的信念。

学习,和比较简单的反馈形式一样,也是一种从未来看过去和从过去看未来有所不同的过程。
(学习也是一种知识系统,一件事情完整解决都要从系统层面入手)
能学习的生物是从已知的过去走向未知的未来,而这未来是不能和过去互换的。

控制原理不仅可以应用于巴拿马运河的水闸,而且可以应用于国家、军队和个人。
行政官吏,不论是政府的、大学的或公司的,都应该参与双向的通信流,而不仅仅是从事自上而下的单向通信流。
对于演说家讲来,最困难的任务莫过于向一个毫无表情的听众讲话了。戏院中热烈鼓掌的目的,就其本质而言,就是要在演员心中引起一些反向通信的。

一个有效的行为必须通过某种反馈过程来取得信息,从而了解其目的是否已达到。
反馈就是一种把系统的过去演绩再查进它里面去以控制这个系统的方法。

语言的机制和历史:
语言,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通信自身的别称。

把一种语言译成另一种语言时,字义之间的不完全等同就限制着这一语言的信息向另一语言流动,其中的种种困难是显而易见的。

语音语言在达到接收器时其全部信息量小于原先发送出来的信息量,或者说,无论如何不比通向耳朵的传送系统所能传送的多。同时,语义语言和行为语言二者所包含的信息比语音语言还要少。

社会的大小受语言传送苦难的限制。超越这个限度的大帝国都是靠通信工具的改善来维持的。
罗马大帝国之所以能够建立,只是由于当时罗马筑路技术的进步。
(信息传输的能力决定了一个国家所控制的大小及人口多少,由此观之,一个系统的信息是否能够高效的传输决定了系统的稳定性)

用任何方法传递消息或者从外部来干预它们,都会降低它们所含的信息量,除非利用新的感觉或原先处在信息系统之外的记忆馈进新的信息。
(电路中的滤波器,做的应该就是减少有用信息量的丢失)

作为消息的有机体:
布洛诺夫斯基:我们大多数人认为数学是一切科学中最最面对事实的科学,但它却提出了最为大量的可资想象的隐喻;人们无论是从智力的角度或是从审美的角度来判断数学,都不免要以这种隐喻的成就为依据。

在趋于毁灭的世界中,生命就是此时此地的一个孤岛。我们生命体抗拒毁灭和衰退这一总流的过程就叫做稳态。
(在一个熵注定增加的过程中生命的成长是一个特列)

人的语言所达到的地方、人的知觉能力所达到的地方,也就是他的控制能力扩展所及的地方,而且在一定意义上也就是他的肉体存在扩展所及的地方。
(其中消息的传递是本质)

通信的基本观念就是消息的传输,而物质和消息一起运输乃是达到上述目的的唯一可以设想的方式。这就使我们从交通运输与其说是基本上在于输送人体,倒不如说基本上在于输送人的信息这样一个观点,来很好的重新考虑吉卜林关于交通运输在现代世界中的重要性了。
(由此观之,与其说交通工具传送人体,不如说交通工具传送的是人包含的信息)

法律和通信:
法律可以定义做对于通信和通信形式之一即语言的道德控制,当这个规范处在某种权威有力的控制之下,足以使其判决产生有效地社会制裁时,更可以这样地看。

每一个判决过的案件都应当有助于法学术语的进一步确定,这种确定是与过去判决相一致的,而它还应当自然而然地导致新案件的判决。
(法律的形成相当于一个系统的负反馈机制,每一个判决都帮助其更加合理公平地审理下一个案件)

通信、保密和社会政策:
在变动不居的世界中,能把信息藏起来而不使其严重地贬值,这种想法是荒诞的。

信息,与其说是旨在储藏,不如说是旨在流通。

人活着就不免要参加到受外界影响并对外界做出行动的连续流中,而在这个连续流中,我们只不过是承前启后的中介物而已。
活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就意味着去参加知识的连续发展,参加知识的畅通无阻的交流。
(接受信息,并输出信息)

译码艺术的最伟大的独一无二的例子就是把自然界自身的秘密译解出来,而这就是科学家的本分。
科学的发现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方便而对存在的系统做出解释的,但存在系统之被创造出来时丝毫也没有为我们的方便着眼。结果是,世界上最经久的、适于保密的并受复杂信码系统保护的东西就是自然界的规律。

对于应用在科学工作上面的信息概念的明确理解说明了两项信息如果独立并存,其价值是不大的;反之,如果他们能够很好地结合在某人心中或者某个实验室里,那它们就能够彼此丰富起来。

让每位科学家的研究方向由他自己的兴趣范围来确定,而不是预先给他指定一个巡逻地带。
(要有不一样的信息,才能促进发展。这或许就是为何需要个人来选择的原因。中国现行的教育培养不出大师的原因,因为人们都在指定的区域内巡逻。)

在过去,科学研究的方向主要是由个别学者的兴趣和时代的潮流来决定的。

保密、消息堵塞和欺骗,这一切技术都是为了保证自己一方能够比对方更加有效地使用通信力量和通信手段。在这样一场使用信息的战斗中,保持自己一方的通信通路的开放和妨碍对方所支配的通信通路的利用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为了保密而全面制定出来的策略差不多总是要涉及保密以外的许多其他事情的考虑的。

知识分子和科学家的作用:
老实说,艺术家、文学家和科学家之所以创作,应当是收到这样一种不可抗拒的冲动所驱使:即使他们的工作没有报酬,他们也愿意付出代价来取得从事这项工作的机会。但是,我们是处在教育形式大大挤掉钓鱼内容的时代里,是处在教育内容正日趋于日益淡薄的时代里。人们现在取得较高的学位和寻求一项可以看做文化方面的职业时,也许更多着眼于社会名气,而非着眼于任何深刻的创造冲动。

当存在着不需要通信的通信,这种通信之所以存在只是为了使某人取得通信传道师的社会声望和知识声望时,那么,详细的质量及其通信价值就会像秤锤那样笔直地降下来了。

我们的大学偏爱与独创精神相反的模仿性,偏爱庸俗、肤浅、可以大量复制而非新生有力的东西,偏爱无益的精确性、眼光短浅与方法的局限性而非普遍存在而又到处可以看到的新颖和优美——这都使我有时感到愤怒,也常常是我感到失望和悲伤。
(莫非大学的发展必然有这样一个过程?真正从中得到的,永远是真正在这里实现的,有创新的,有生命力的)

记于:
2013-2-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