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一)

瓦蓝瓦蓝的天空

      距离上次来丽江十年了吧。似乎十年前丽江正在慢慢被称之为艳遇之都。而所谓艳遇这个东西,取决于你自己。没有那个心的人,去哪里都不会有所谓的艳遇。

      彼时,我更喜欢束河。

    如果丽江的古城是娇艳明媚的热烈的,束河就是淡然从容宁静的。

    南京暴雨造成航班延误,本该夜里十点到达,却变成十一点出发。安静从容地在机场等了六个小时。

延误的航班

      机场出票的那个人,我们怀疑瑶瑶的忠实爱好者。

      我刚刚坐好,系上安全带。一对小情侣过来问我:“能不能换个位置?我们是一起的。”我欣然接受,夹在一对情侣中间干嘛呢,换。

    姑娘说:“我去值机的时候,他们说没有一起的位置了,所以就这样了。”

    我笑了:“我去值机的时候,那个人说没有靠边的位置了,会夹在中间。当时我还说有位置就好。没有去想夹在中间是什么意思。现在知道了。”

      姑娘诧异地看着我:“那个时候有一起的位置,干嘛要把我们两个分开。刚刚好中间放一个?”

    我笑:“大概办理值机的人是玩儿瑶瑶的,不是说瑶瑶恶作剧起来,就是那种拆散一对是一对么。”

  换位置,重新坐好。起飞后基本就是睡睡睡。中间空乘有过来反复测量体温,发放饼干、水。居然一点都不影响我迷迷糊糊地抬手配合完毕接着睡。

都是夜归人

      半夜两点出机场,心底安然,小美已经安排好了接机的司机。三点钟到达束河,微凉的深夜里,君君已经裹着外套在客栈门口等着我了。

    十年后,我又来了,束河。没有刻意来,没有故意不来。

      我喜欢一个人陌生茫然无措,勇敢面对未知的出行;更喜欢哪怕是一个人出行,有人在深夜依然安静地等。

丽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