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说

诗说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

如何把一首诗,写得更加平缓

如何用风写风,用雨写雨

用敞开的窗户,写清明亮


这样,就不再需要

押韵与反复,以及生僻的字符

就连比喻和夸张,也可以省略


小楷爬满田字,悸动化为佛经

懂与不懂——

不在于吟诵,只关乎呼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