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留在那片湖(十)

泸沽湖

第四章   格姆女神山遇险(3)

3

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比上山时更难走,加上雨越下越大,坡陡路滑,我们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摸索着往下走。

遇到坡陡的地方,我一手拿着伞,一手去牵小六下来。雨水不断打在我们身上,等到走完岩石区时,我们俩的外衣已经全部打湿了。

走进林子后,我们俩对选择回程的路发生了争执。我想避开大路,走比较近的小路,而小六则坚持要走大路保证安全。

不得以,我只有听从她的选择走大路。可是雨越来越大,我们里面的衣服也开始被雨水淋湿,如果不及早回到客栈,估计我们都会感冒。我再次提议走小路,小六这才勉强同意。

于是,我带着小六开始穿行在小路上。最开始我们明显感受到了走小路的便捷,很快把大路的几个弯拐扔在了身后,我们开心极了。可是还没能开心多久,就遇到了问题。

由于不熟悉路途,加上小路上长满了草,不好辨认,我们走到了一个没有路的悬崖边,重新往回走时却又再次走错了路,我们就在这种反反复复中被带进了林子深处。

林子里的小路极少有人走,和林子里的坡坡坎坎混杂在一起,根本无法分辨哪条是真正的小路,加上我越来越烦躁,只想着一通乱窜早点脱离困境,结果越着急越是在林子里打转。

时间就在这样兜兜转转的过程中流逝。

等到六点过的时候,我们依然在山中的林子里来回打转。干粮早已经吃完了,我们又累又饿又冷。我知道,七点后泸沽湖就会天黑,如果到时候我们仍没有找到出路下山的话,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不得已,用手机向达瓦求救,达瓦立即答应上山来找我们,问了我们的大致位置,让我们在原地等着他。

我们找了个树木茂盛的地方,躲着雨等达瓦。

天渐渐黑了下来,依然没有见到达瓦他们的身影,我们心里越来越着急,但却没有一点办法。

“达瓦不会不来了吧……”小六说道。

“不会的。他会上来救我们的。”

“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小六的声音里带着点哭声。

我知道如果不及时控制住这种悲观情绪,等它不断漫延开来,不用等到天全黑我们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了。我赶紧另外开启了一个话题:

“小六,不如我们来说些开心的事情。”

小六没有答话。提议出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说,逼不得以把小时候犯“二”的故事讲给她听。

“一天下雨,体育课在教室里面上。班上的调皮大王和我打赌,说我不敢整蛊老师,我当然不服气,立刻拿了黑板擦架在门缝上。

体育老师兴冲冲的刚一推教室门,黑板擦立即掉下来,正好砸在她的头上。估计不是很痛,可是却把一半头发都给染成灰白色。

还没有等老师发问,调皮大王就和其他同学一起检举揭发了我。

在大办公室里,我从体育老师的不断批评我的话中得知,她中午才洗的头发……我立刻知道我的结果肯定会惨。”

“结果有多惨?”小六被吸引住了。

“呃,这个还是不要说了吧。”我假装吊她们胃口。

“还在那儿吊胃口呐,赶紧说!”小六一幅不说就要打我的模样。

“真想听?”

“少说废话,赶紧说!”

“你也太残忍了吧,专门揭人家的伤口。”

“你不说谁揭啊。”

“其实嘛,也挺惨的——就被罚跑操场二十圈。”

“切!”小六不屑的回答道。

“那你以为呢?”

“还以为会被暴打一顿呢。”小六笑着说道。

“你以后可千万别当老师啊。

“为什么?”

“不然学生会被你们折磨成什么样子啊。”

“切~”

我提议让她也说个故事。小六缓缓开了口:

“我上小学的时候,上学路上有一个老爷爷,专门卖些小饰品之类的东西。我们每天路过的时候,即使不买东西也会去看看。因为他总会讲故事给我们听。

他的故事讲得非常好,我也慢慢喜欢上了这位老爷爷,每天总会去那儿看看他,听听他的故事。

随着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就像变成了我的亲人一样,变成了我已经去世的爷爷。爷爷在世的时候非常非常疼我,那种疼爱并不是想控制,而是真正的无条件的爱。

虽然我没有单独和他说过话,他也没有单独和我说过话,但就是那种感觉,你们知道吧?”

“知道。”

“每天上下学去见爷爷,我说的是那位像我爷爷一样的那位老爷爷。成了我最开心的一件事情。我听了他讲的很多故事,白娘子与许仙,书生与狐仙……”

说到这里,小六突然停了下来。天已经暗到我无法看清楚她的脸,也不知道她的表情。

“后面呢?”

小六那儿还是没有声音,我隐约听到了极小的抽泣声。

“小六没事吧?”

“没事,没事。”小六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不知道如何劝慰她,时间突然变得极慢极慢,过了很久,小六才缓过神来接着说道:

“后来老爷爷突然不见了。开始我以为他只是像往常一样有事情耽搁了,结果那一次却成了永远。”

小六传来了抽泣声,而且那抽泣声越来越明显。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他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的伤心。甚至超过了我亲爷爷去世的时候——爷爷死的时候我还很小,根本不懂得死亡意味着什么。”

我挪了挪位置,坐到了阿小六的身旁,立刻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后来,父母发现了我的异样,和我谈了很多次,想问出原因。但无论如何问,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我伤心的原因。”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父母对我的爱越来越重,可他们却仍然认为这样不够,因为我始终没能从悲伤中走出来。最后这种爱开始演变成了一种控制,对我生活各个层面的控制,直到让我无法承受。”

小六哭了起来。我轻轻伸过手去搂住了她的肩膀,她哽咽着说道:

“其实相比起控制来说,失去的痛苦,那种和另外一个人亲密后再彻底分开的痛苦,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

小六把她的故事讲完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我只是默默的搂着她。

沉默和这黑夜一样漫延,也许是寒冷加上心情没有回复,小六一直颤抖着。我更加用力的搂着她的肩膀。


回到目录  上一节   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