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吟(练习短篇小说)

字数 1367阅读 30

简介

皓月当空,曾他与她在此立誓,如今美好岁月流逝,红颜依旧,巫山除去不是云,究竟谁负了谁?


楔子

蝶恋谷

彩蝶纷飞,一席粉裳少女,体态轻盈,婀娜多姿,摇曳在风中。

空山幽谷,水泄中,一位容颜俊美,眸色清明的少年,优雅抚琴,弦乐飘飘。

一位花白老者漫步而来,他慈眉善目,慈祥的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碟儿,玉儿你们过来。”

“尊者叫我们何事?”粉衣少女疑惑开口。

少年问声跑过来,向老者俯首作揖:“师父。”

老者看着少年若有所思,再三思虑最终叹了一口气:“衡山蝶恋谷,素来与世隔绝,为了你不得不重出江湖。”

少年抬眸疑惑不解望向老者。

老者突然脸色暗沉紧绷着脸严肃道:“陈国,士别三日,送子之约可还作数?”

声罢,一阵狂风席卷而来,伴随着狂风还有一阵狂妄自大的疯癫笑声:“碟谷主,老夫赴约而来。”

少年疑惑不解望着远处飞来的老者。

少女有点胆怯躲在少年身后,偷偷望向来人。

狂笑老者大笑几声后,鹰眸扫向少女敌意浓烈,又转向少年满意的笑了笑,摸了摸黑长的胡须:“不错,身强体健。”

“人我可以交给你,只是不能提起蝶恋谷之事。”言罢,望向少女看了一眼道:“既然事已经过去,毕竟不是她的错,这个孩子她是无辜的。”

老者冷哼一声,鹰目射出寒光,警告道:“碟谷老头,为了保住她性命,你也是用心良苦,不知道你可曾告诉她真相了?”随即鹰眸盯住老者威胁开口:“不要忘了答应的承诺,此生只能收一位徒弟,那便是玉儿。”

老者冷眸射出同样寒光,眸中飘过一丝痛苦,缓缓开口:“我答应你把他扶养成人也算是赎罪了,何苦非要母债子还?”

少年看着这位老者咄咄逼人,忍不住出口:“你究竟何人?为何为难我师父?他亏欠你什么,要对你这般?”

“你给我住口。”老者严厉呵斥道。

“玉儿,此事过问。”少年师父开口。

少年预再言看他师父示意只好强忍不快。

老者又看了一眼少女又扫向碟谷老者:“朝堂还有事,老夫还要带他回去面见老皇帝先走一步。”

少女望着两人从眼前飞走,着急的哭泣起来,大声喊着:“玉哥哥,玉哥哥。”

一看喊没有回声,转身趴在碟谷主的怀里焦急抽泣:“尊者,尊者,玉哥哥不要我了。”

碟谷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陈国,周国这恩怨怕是再也分不清了。”

少女自白:(自从玉无痕哥哥被怪老头带走,一晃几年过去了,我依旧生活在蝶恋谷,从尊者口中得知,我的母亲是周国的公主,为了我的父亲嫁给陈国太子,三年内两人本和睦相处,直到吴兵临城下,陈国太子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吴国赢了战争抛弃了周国公主,他认为她是自己的伤疤,是奴役时提醒,他才把她送给别人谁知道她又找到了他,这一次他又狠狠抛弃了她,陈国沦陷,周国唇亡齿寒,两国罪人成了她,在绝望之际跳崖,后来遇到嫡仙一般男子他叫白玅是药谷谷主,两人与世隔绝直到少女出生,仇人找上门,逼死了她,剩下不到百岁的小蝶儿,药谷被捣毁,无奈带着女童背井离乡,寻觅多处才找到如今的碟谷,尊者非父非师却是将我扶养成人的恩人,也是母亲最后的依靠,他说谷名为蝶恋谷,只因为他希望我永远恋着碟谷,今生今世不离开这里,如今我已经从少女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家,当时的诺言,再如何也不能抵挡住出谷寻找他的决心。)

天色朦胧,四处寂静一片,一位身影娇小的女子,挎着包袱徒步朝着谷外走去。

不远处一座不高的凉亭中,一位白衣老者目视着越来越远的身影,轻叹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执念害人,不知你再见他又当如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