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长安》第二十章 九天箭雨

太常寺,雨后初霁,幼绿朴树叶尖的露珠,闪着耀眼光芒。

十三叔进去通报,不一会,领着太常少卿出来,太常少卿满脸堆笑:“吴王世子大驾光临,真是令我太常寺蓬筚生辉。”

“听闻太常寺,汇聚天下典藏,汗牛充栋,今日特来见识。”西门念月道。

“世子说笑了,汇聚天下典藏不敢说,可是汗牛充栋,倒是一点不假!”太常少卿领路,“世子这边请。”

乌樨木门发出沉重的嘎嘎声响,门口是一排排的木架,木架上是堆叠成墙的竹简。

“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方技略,”太常少卿领着西门念月走过木架,边走边介绍,“这些是六略目录,按我朝刘歆王爷提出的七略归类,世子若看上哪本,吩咐侍童去后院取来便可。”

旁边的侍童唯唯是诺。

西门念月取下一卷竹简,随手展开,读到:“六艺,易,连山,文思阁行七纵三八。”

“不错,这《连山易》隶属六艺易部,存放于文思阁七排三十八列。”太常少卿解释道。

“我要找的并非这些。”西门念月放下竹简道。

太常少卿道:“不知,世子所要找的是……”

“我要找的,是当朝史官们书写的史料。”

“史……史料,”太常少卿惶恐道,“史官记录的史料都封存于史馆,这……这历朝历代,都遵循着帝王之家不能翻阅的习惯……”

“想必你也听说了,我这个吴王世子——”西门念月的目光落在太常少卿的脸上,太常少卿不由低头避开,“可并非吴王亲生,按理说,也算不得帝王之家,所以,我随手翻翻,恐怕也不为过吧?”

“这……”

“什么这啊那的,你信不信我们家少爷一句话,你这少卿的官运就到头了!”十三叔有些不耐烦,怒斥道。

太常少卿吓得一哆嗦,连连陪礼道:“世子所言甚是,所言甚是,世子翻阅,并不为过。”

“那还不领路?”十三叔拉着嗓门道。

太常少卿提袍引路:“世子这边请。”

西门念月一个人进了文渊阁。

“这一切,只怪你娘爱错了人!”

暮云巅的话就像针尖一样字字扎心。

“娘爱的人,不正是爹吗?不正是吴王吗?”

西门念月不敢想,却也无法逃避,眼前的卷宗是吴王刘陵这大半生的记事。

真相会让人痛苦,愚昧地活着也不会快乐,可是知道真相又如何,如果真是爹害死了娘,难不成还要杀爹为娘报仇?二十多年的线索,难道会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


“你是说,西门念月强行翻阅史官笔录?”曹光礼咂摸着胡须,“这可是大忌啊。”

太常少卿佝偻着腰,回道:“千真万确,他还说,自己不是吴王亲生,所以不在忌讳范围,此事微臣不便向皇上启奏,所以特来禀告丞相。”

“这么一点小事,咱就不麻烦皇上了,这事你做得对,”曹光礼微微一笑,缓缓道,“我看这太常少卿的职位你也做了七八年了吧。”

“回丞相,是七年零九个月。”

“太常卿的位置空缺多年,改日我上奏一本,让陛下考虑补了这个空缺。”

太常少卿跪倒在地,感激涕零:“谢丞相知遇之恩,小臣铭感五内。”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曹光礼拉起太常少卿,“我又没说让你做太常卿,一切皆由陛下定夺,咱们可没什么恩恩怨怨可言。”

太常少卿一愣,恍然大悟:“丞相所言极是,一切皆由陛下定夺。”

曹光礼摸着胡须点头赞赏太常少卿的话。

“那没其他事,小臣这就不打扰丞相大人。”

“你去吧。”

太常少卿出门,这碧绿的天,掩饰不住三月得意的春光。

丞相的八抬大轿,朝内城方向匆匆行去。


珞山的冯家村,冯大娘干活归来,脸上掩饰不住的开心,村里的老田扛着锄头老远打招呼:“冯大娘,啥事把你开心成这样,该不是你闺女又给做好吃的了吧?”

“她啊,心灵手巧得很,我今天在山上采到几朵蘑菇,我想闺女一定喜欢。”冯大娘满脸堆笑,没有和老田多聊,径直往回赶。

看着冯大娘匆匆的背影,老田头笑叹道:“冯大娘真是好福气,一个人过了大半生,晚来捡了个如花似玉的闺女。”

“闺女,闺女!”门嘎吱一声推开,冯大娘老远就喊开了。

撩开门帘,只见一个农妇打扮的姑娘,却掩饰不住她的青春年华和眉目如画,这不是暮紫烟又是谁,暮紫烟正在传菜:“大娘,我烧了热水,你洗手后便可过来吃饭。”

冯大娘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闺女,看,我今天采到了什么?”

“蘑菇!”暮紫烟接过蘑菇闻了闻,好一股清香,“这是什么菇,真香!”

“咱们这的人啊,叫它伞把菇,看,是不是长得像极了一把伞,煮汤极香。”

“太好了,今天加道菜。”

暮紫烟说着拿着蘑菇要去厨房,冯大娘拉着暮紫烟坐下,从她手里接过蘑菇:“我的好闺女,你辛苦了一天,你坐这儿,今天让你见识大娘的厨艺。”

暮紫烟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样的,也许就是这般的温暖吧,暮紫烟脸上露出甜甜的笑。

没过多时,冯大娘端着香喷喷的蘑菇鲜汤出来,立马给暮紫烟盛了一碗:“来,闺女,尝尝。”

暮紫烟双手接过粗大碗,面带微笑道:“谢谢大娘。”

“谢什么谢,”冯大娘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暮紫烟,“看你身子这么弱,明儿个是十五,我去集市上给你买只老母鸡回来补补……”

“明……明天……是……”暮紫烟喝汤的勺子停住了。

“是啊,明天十五可是赶集的好日子,集市上可热闹了,要不带你出去走走?”冯大娘的欣喜全部流露在脸上,看来她很喜欢集市。

“不……不用了……谢谢大娘。”暮紫烟连忙回绝。

“看你,看你,说了咱娘俩不用这么客气,今后不能再说谢谢!”冯大娘怪嗔道。

暮紫烟莞尔一笑。

冯大娘又给暮紫烟加了一勺鲜汤:“来,趁热多喝两口,这蘑菇汤讲究可多了,刚出锅的最好……”


看门的家仆陈二匆匆跑进院子,结结巴巴喊道:“少……少爷……少……少爷……”

西门念月没回答,十三叔截住陈二道:“瞎嚷嚷什么?天塌下来了?”

“十……十三叔……有……有人……少爷……信……”陈二天生结巴,一紧张更结巴得不得了。

“信呢?”

“口……口信……”

“人呢?”

“走……走了……”

“说啥了?”

“只……只……说给……少……少爷……听……”

“连你十三叔也不行?”

陈二摇摇头。

十三叔气得抡起拳头:“唉唉,好你个陈二,这差当得一点不长心,我得让你长长记性。”

“不……不好了……十……十三叔……打……打人了……十……十三叔……打……打……”陈二惊喊着绕着院子躲避。

这一喊不要紧,家里仆人丫鬟全都喊出来了,围着一圈指指点点,西门念月推着轮椅出来,喝住十三叔:“住手!”

“唉……不……那个……”十三叔一时口塞,不知如何解释,“我这还没出手呢……”

“什么事?”西门念月问陈二道。

陈二回道:“少……少爷……口……口信……”

“怎么说?”

“那……那……口信……的……的人……到……到门前……说……说……”陈二太过努力说话,脖子震得又粗又红。

十三叔等得不耐烦,学这陈二的夹舌头:“说……说……你直接说他说了啥呗!”

陈二顿了一下,想想也对,自己本来就口吃,为何还要描述前因后果,遂道:“曲……曲……江池……苑……中苑……月……月圆……夜……故人……人……见……”

“曲江池,苑中苑,月圆夜,故人见。”西门念月细细品味着这几句话,曲江池,苑中苑,说的是秦时旧苑上林苑,上林苑方圆三百里,其内阿房宫被当年项羽付之一炬,如今的曲江池早已不如秦时秀丽,只是皇家涉猎之所,可是,谁会是西门念月故人,既是故人,又何必在夜里相见?

西门念月推着轮椅回房,剩下的人也散去,十三叔冲着西门念月喊道:“少爷,少爷,这曲江池,苑中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吴王府的看门家丁赵强小心翼翼开了后门,偷偷溜了出去,沿着街头巷尾转了好几圈,进了一个巷道,推开一户普通人家的大门,里面传来木鱼声,赵强来到窗户前,清了清嗓子道:“曲江池,苑中苑,月圆夜,故人见。”

木鱼声嘎然而止。


“少……少爷……”窗外,十三叔喊道。

“已经睡了。”西门念月淡淡回应。

“少爷,我知道你没睡……”

十三叔心里有些不安,他知道谁也阻止不了西门念月去曲江池,但他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似乎所有人都知道,西门念月会不顾一切为了二十三年前的任何一点消息去任何地方,就这一点,已经多次被人利用,可是西门念月似乎不知道,他这么聪明的人,似乎完全不知道,所以十三叔要来提醒他,不管他听得进去还是听不进去,十三叔都想劝劝他。

西门念月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自有分寸。”

西门念月手里紧紧攥着比翼鸟绣帕,看着窗外的明月,这月亮他已经盯了千百遍,月亮上的每一道沟壑他心里都一清二楚,可是他还是喜欢月亮,他说不出为什么,大概是这月亮也和他一样,看似光辉满天下,却寂寞如水。

另一半天空下,月光穿透茅草屋破旧的木窗,打在暮紫烟的床头,她的心,早不在身体里,早不知飞到何处,明天,明天就是十五……

美好的清晨总是在麻雀的叽喳声中开始,冯大娘开开心心拿着篮子赶集去了,她今天的任务是给闺女挑一只老母鸡,此外,闺女现在穿自己的旧衣服总是不合身,本来漂漂亮亮的女孩都成了老太婆,冯大娘想好了,要给闺女买一身好布料,给她缝一身新衣裳,只是她没告诉暮紫烟,因为她想给她一个惊喜。

冯大娘关门离开了,暮紫烟起身梳妆,她换上自己的衣服,仔细梳妆,多少年了,她很少这么认真梳妆,她和其他女孩不同,她很少看自己,她知道自己美丽,她不需要时刻用铜镜来提醒自己,她发如黑丝,肌若凝脂,面胜桃花,口含皓齿,这一切美丽的外表下,又有多少人关心她的内心,她的内心,亦如那光辉满天下的月色,常常寂寞如水。

暮紫烟取下自己的手镯,放在梳妆台上,起身离开了柴门。


曲江池,苑中苑,月圆夜。

西门念月在月下吹箫,箫声如诉如泣。

“是不是很后悔,这么多年没回岷山村刘家沟看看。”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但并不熟悉。

西门念月转过轮椅,眼前这人,真的没有一点印象,五六十岁的样子,武夫打扮。

“当年……不是岷山村……”西门念月哽咽着,有些说不清。

“当然不是,岷山村刘家沟只是史官笔下的说法,曲江池才是第一现场。”

“你是谁?”西门念月问道。

“你自然不记得我是谁,”这人走近西门念月,一屁股坐在西门念月轮椅旁的黄土地上,姿势很放松,“我记得,上一次见面,你还是个两尺不到的娃,你娘叫你奴儿。”

“奴儿……奴儿……”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多少年了,再没有人这么叫过自己,西门念月狠狠盯着眼前这人,恨不能将他看穿,“你到底是谁?”

眼前的人打开一壶酒,先喝了一口,缓缓道:“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二十三年前,是我把你从这里带走,你才活到今天。”

“二十三年前那场劫匪案,你亲眼所见?”

“那不是劫匪案,”这人又喝了一口酒,“我当时奉命到此清理现场。”

“不是劫匪案,不是劫匪案……”虽然西门念月心底早就认定那不是劫匪案,然而所有的人和文籍都告诉你,那只是个劫匪案,那只是一个意外,现在有人说出来,那不是个意外,西门念月反倒有些不能接受,其实在他心里,他是多想证明,那只是个意外,和千千万万的意外一样,谁也说不准谁会在何时死去,和任何人无关,和恩仇爱恨无关。

“清理杀人现场?”西门念月声音压得很低,抑或说,他压低的并不是声音,而是积蓄多年的愤怒。

“对,我的任务是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事发生在曲江池,我需要为月公主的死,找一个故事。”这人道。

“所以才有了岷山村刘家沟的故事?”西门念月道。

“这是我编的故事。”这人道。

西门念月紧紧攥着千仞金纶,眼前这人,自顾自喝着酒,自顾自说着话,好似在讲一个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故事,他有些老态,耳旁的花白头发在冷风中吹得颤个不停,这是一张经历风霜的老脸。

“是吴王让你做的?”西门念月问道。

眼前这人斜瞄了一眼西门念月:“这么说,你是白进了一趟文渊阁。”

西门念月虽然进了文渊阁,但最终还是没有翻开吴王的史料。

“我相信他。”西门念月道。

“恐怕不是相信,是害怕吧。”他说得轻描淡写。

西门念月既然去了文渊阁,当然是有所怀疑,但是没有翻开吴王的史料,到底还是害怕,倘若真是吴王,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实,西门念月沉默。

“当年,我是吴王身边的一名参将,我奉的,是吴王的手谕。”

西门念月只感觉脑袋一懵,自己逃避的,看来再也逃不了!

过了良久,西门念月反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这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西门念月:“吴王如今沉迷修道,你以为是悲伤,还是忏悔?”

西门念月从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怀疑谁,都不可能去怀疑自己的父王,眼前的人说得对,终日木鱼青灯,那更多的是在忏悔,而非悲伤。

当年的事,西门念月多少记得一些,那些人,要杀的,可不止母亲一人,西门念月的拳头发出咔咔的脆裂声:“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掉包。”他声音很低沉,很轻,仿佛不愿意触碰一个疼痛的伤口,“你可记得,你在吴郡乞讨三年?”

“记得。”西门念月回忆起往事,忍不住泪眼盈眶,“那三年,暗中送我食物的,是你?”

此人没有回答,看得出是默认了。

“那件事后,吴王卧床不起,日日消瘦,三年后,我告诉了他,你还活着。”他突然道。

“我记得……”这是西门念月一生也不会忘却的记忆,“那天,吴王认了一个乞丐做义子。”

“然后送你上长白山,拜师日月长学艺。”此人继续道。

西门念月夺过酒袋,他不停的喝,咕嘟咕嘟喝了很多。

“你今天找我做什么?”西门念月道。

“要你的命!”

十丈外的草丛地,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冷清的破庙,似乎只剩下冷风。

月光从破庙的屋顶打在地上,庙内暗一块,亮一块。

暮紫烟曲卷着身子,伏在破木板上,她在等她的死期,还尸丹,借尸还尸,如不按时服药,一月还尸地府,算算日子,离上次服药,刚好一个月。

她想一个人走,一个人走,不打扰任何人,这世间,唯一值得留恋的,也许只有一段记忆,关于那段记忆……其实不要也罢。

等待是个痛苦的过程,特别是等待死神。

死神还没来,活着的人却来了,这冷清的破庙,一下子多了三个彪形大汉,个个步形飘逸,看来醉得不轻。

地上趴着一个女人,是个美丽的女人,三个醉汉的酒醒得很快,美人和美酒,自是不可辜负。

若在平时,暮紫烟早就一刀挖下他们的眼睛,可是今天不行,今天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他们猥琐的身影,看着他们灿烂的淫笑,上天有时真会开玩笑,一个连说话都没力气的人,偏偏要让她活着。

一名大汉按耐不住,伸出了他的魔抓。

“既然救我,为什么又要杀我?”西门念月问道。

“必须杀!”这人冷冷道。

西门念月没有再问为什么,一个救自己命的人,再要自己的命,那肯定有不能不为之的原因,他看着眼前这人,良久,问道:“你准备怎么杀我?”

“下毒!”这人道。

“是酒里的石花软筋散吗?”西门念月摇着酒袋。

“可惜你既已知道,还是喝了。”这人道。

“可惜我喝了,但却没中毒。”西门念月微抬自己的左臂,是一条浸湿的袖口。

“年纪轻轻,就懂得运功逼毒,不错。”这人还在喝酒,他很坚信,“可惜你还是死定了。”

丛林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四面八方百零四,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各十三人,真是天罗地网。”西门念月早听出来了。

“这天罗地网还有个响亮的名字,”此人又喝了一口酒。

“哦?”

“江湖上,人们称它九天箭雨。”这人道。

“九天箭雨?哈哈……哈哈哈哈……”西门念月笑了。

“有什么好笑?”这人道。

“没想到我西门念月还配得上这玄门第一箭阵。”西门念月道。

“二十多年前,它的确是玄门第一箭阵,进入这箭阵的人,就是死人。”

“这么说,今晚我是毫无生机?”西门念月问道。

“没错。”这人给了个很干脆的回答。

正当此时,只听一声撕裂划破长空,那是一支利箭和空气摩擦的清脆声,此人一个猛虎下山突然扑向西门念月,这速度够快,这力量够大,一下子把西门念月整个人压进了黄土地里,那漫天的箭头如同骤雨密密麻麻倾洒而下,扎进土里,扎进肉里,扎进此人后背再从前胸穿插而出,箭头又一次没入西门念月的身体。

一箭、两箭、三箭……早已经数不清多少箭……

西门念月闭上了眼……他似乎听到远处的呐喊,马嘶声,火炬点点直朝这边飞驰而来……

“父……吴王……”


“大哥,你看这女人脸上长了好多黑斑。”

他的手停下了,搓了搓醉眼,的确,白皙的皮肤上,多了好些暗色的斑点,不止是脸上,手脚上也是。

“他奶奶的,有黑斑又怎么样,老子一样喜欢。”说着这人一把抓住紫烟衣襟。

突然,他的手停下了,这次是真停下了,此人睁大眼睛,一双惊恐的眼睛努力低头看着自己的脖颈,那是他此生从来没有过的惊讶,一只竹剑从自己的喉结正中穿出,那是长孙子谢最喜欢的武器。

剑尖上滴着血,冒着热气。

这一剑来的太快,这人死得也快,他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喉咙上为啥会插着一只竹剑,剩下两人来不及思考这是怎么回事,本能地往外跑,他们跑的并不如他们的心快,是的,他们的心,已经脱离身体朝门外喷浆而去,血水如注冲开了破庙的大门。


九方亭,六叶长老安道仁的肚子上,被划了一刀,这一刀很深,很长,长得整个肚子都破开了,肠子流了满地。

“安长老刚参加完赐药大典,没多久被人发现死在这里。”六叶长老晋满天领着众人,撑着火炬迎接暮云巅。

暮云巅径直往前走,从下人手上接过火把,俯身细细瞧着。

晋满天道:“谁能这么厉害,能将安长老一刀致命。”

“致命的不是这一刀。”

“不是这一刀?”

暮云巅翻过安长老的身子,撕开后背的衣服,露出一个青污指印,暮云巅跟着指印按了按,下面的肩胛骨和肚子一样柔软,晋满天脸色一变:“一指碎骨?”

“当今天下有几人能一指碎骨?”暮云巅道。

“咱们九煞门只有宗主和长孙子谢有这种功夫,当今天下,恐怕找不出十人。”晋满天道。

暮云巅点头。

“可既然安长老死于一指碎骨,为何还要补上一刀?”晋满天皱着眉头,“这伤口很宽,并不光滑,不像是钢刀所伤,而一般的钝器也不可能切出刀口,难不成……”

晋满天脑子里浮现出长孙子谢的竹剑,可是他并没有说。

暮云巅的面色并不好看,突然他伸手从划开的肚子摸进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不一会,暮云巅停下手,露出诡异的笑,他望着天空的月亮,道:“还尸丹的解药每人只有一粒,想要救人,自然得死人!”


吴王府上上下下,宫女排着队托着热毛巾进屋,又排着队托着热血毛巾出来,整个吴王府忙的一团糟,屋子里隔着一条白纱帐,太医令杜韦带着十博士正在纱帐内一枝枝清理西门念月满身的箭头,十三叔神色焦虑,他卷着袖子一脸苍白,手肘上划着刀口,刀口的血一直沿着铜管汇入黄铜器皿内,同十三叔一样卷着袖子的,还有七人。

门外长廊尽头,吴王背向着走廊站着,极目远眺。

“杜韦的冰刀济血,手法炉火纯青,大哥不必太过心忧。”他身旁的一名锦衣人道。

吴王紧锁眉头,长长叹了口气:“恐怕念月就算捡回一条性命,也是废人一个。”

《弃子长安》目录

相信它不一样,高智商强逻辑不套路,请给我也给你三万字的相识机会。

二十三年前的一次杀戮,他失去了母亲,留下唯一的线索,便是兰芷凝香,层层迷局,牵扯大汉,匈奴,西域,楼兰,杀手组织,叛乱臣子,谁忠谁奸,孰是孰非,谁才是局中人,谁又能是局外人?

上一章《弃子长安》第十九章 心碎木桥          下一章《弃子长安》第二十一章 沙漠之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