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与见忍禅师的山中问答录(上)

96
思远lsy
2015.02.15 17:25* 字数 16023

生命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与见忍禅师的山中问答录

刘思远

见忍禅师

2014年末,我带着一本《学箭悟禅录》,住进安徽省宿松县佛座岭的五祖禅院中。这片风景清幽的山林,亦是一千多年前,禅宗五祖弘忍大师的修行之地。一千多年后,弘忍大师的传承者,衣钵弟子见忍禅师驻锡此地,继以20年时间倾力振兴祖师道场黄梅东山五祖禅寺后,再于此地,开坛弘法,兴五祖修行道场——五祖禅院。

山中茂林修竹,清幽静雅。早晚念诵的功课,禅农并重的生活,风雨晦瞑时的禅定,晚霞之下的小憩,是驻锡此地出家修行者的全部生活。云雾下,竹林中,尘寰外,月光里,这世外桃源般的境地,是修行人眼中的世界,也是纷繁世间,世人内心的向往。

千年前,一位踌躇满志、一心从政报国的慷慨之士,在结束了漫长的流放生活后,面对即将去为官上任的小儿,为他写下了一首诗“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这位从容平静、参透生活禅机的风烛老人,是苏轼。一生跌宕的历程,造就了一位观物悟禅的智者,在观潮起落中,看见内心微妙变化,暮年至空寂旷达心境,是人生绚烂夏花之后的静美秋叶,悠长致远,余韵至今。

而在山中几日,见慕名而来的朝圣者,见佛拜佛,见师拜师,带着千百各异心事,匆匆而来,倏然而去,都看到了什么呢?我又看到了什么?禅宗历来倡“不立文字”,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不可思意,不可言说。于凡夫而言,这重重禅悟的境界,是无尽智慧汪洋,该取其哪一瓢而饮之?这些出家的修行者呢?是否真如世人所想象的那样过着世外桃源般不惹尘埃的生活?这个长篇的问答,正是对大家的想象做的一次回答。

见忍禅师曾作为黄梅东山五祖禅寺这座千年古刹的第七十四世方丈,在他驻锡此地的第20个年头,他经历了人生中的大波折。突然间冒出的各种毁谤言论,从不同途径出现,泥沙俱下,他成为众矢之的。在未对外做出任何声明及解释的状况下,他放下一切,悄然从五祖寺离去,风波得以渐渐平息。而一度他的去向成谜,外界猜测与版本众多,皆无从得知近况。两年过后,他回归信众视野。这两年间的际遇、感悟,在这一次的对话中,他皆坦诚相告,也是两年来,首次对这些纷纷扰扰做出的回应。

人困而求知。如下的问题,是个人内心的困惑。与见忍禅师这次长时间的交谈,问与答之间,是了解与启发的过程,也是一位修行者真实人生历程的回望。困顿与解脱,拿起与放下,无限况味。至今日,那些谈话依然时而萦绕耳边,带着奇妙的回响,如缕不绝。只愿得见此文者,随缘,欢喜。

1

见忍禅师,贵州人,24岁时礼一代高僧昌明老和尚为师,于湖北汉阳归元寺出家。上世纪60年代,那场政治浩劫的席卷过后,家庭困顿不堪。15岁,随兄长赴贵阳读书打工,白天同时做三份工,晚上去夜校上学。16岁那年一个偶然机会的降临,抓住机遇的他,赚得生存第一笔财富。几年后,人生中经历的系列重大变故,使他重新思考并寻找人生方向。散尽全部身家后,他遁入佛门,剃度为僧。与见忍师的对话即从他出家的缘起谈起。

初学佛者,通常对于佛法是带着质疑而渐次了解的,您有过质疑吗?

一定有。

当我在阅读的时候,就感觉到里面鱼龙混杂。起初的学习都是伴随着质疑的。我把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书都拿来看。看过后,我觉得我出家是对的,那时才觉得自己的心彻底出家了。因为开始都是在质疑。为什么有佛?成佛以后又干什么呢?怎么成佛?佛又是什么意思呢?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成佛?既然说一切众生都是佛,为什么我还是众生?每天都在问自己,每天都在怀疑,基督教天主教道教跟佛教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我不能说随便去相信一件事情,所以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旦信了,就一定会放下所有事情,把心交全部交给它去做。

从身出家到心出家,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起初出家几个月,对佛法并无正确认识,和不了解佛教的多数人一样,我以为出家就是清净的念佛打坐。但是为什么念佛打坐,并不明白。是到了寺院以后,慢慢跟师父学习以后,才明白,才慢慢建立信仰。我不是一开始有信仰才出家,我是出家以后才有信仰的。出于此前生活的种种压力,我出家的信念就是相信出家后做一个清清静静,没有人知道和自在的人,就行了。后来根据师父的教化,我才知道,出家人,要在信愿行里面,要得到收获,要得到解脱,要得到更大的自在。出家最少一年以后,我才能坚定自己的信心。

初入寺院,清规戒律的生活,令他有所不适。素食、清净、禁欲等,在不停止的自我调整中,得以适应。而从不止息的妄念,却层出不穷。烦恼透顶时,决意坐禅参悟。怎奈归元寺乃武汉市颇负盛名的旅游景点,进寺参观者络绎不绝,扰动内心安定。于是请师兄在他禅坐时,用绳子缚住其手脚。师兄亦照做,临走还搬一块石头压置其双腿上,关上门,不再过问,任他在屋内痛苦难耐不搭理。一压就是一个月。一日,另一师兄见状,将他带到墙边,让他穿墙而过。他迷惑。师兄一再要求,结果他照做,却将头部撞伤。师兄讲,你已穿过去了,因你的心已过去。后他想明白,人身体易受控制,而心并不受控,降伏其心才是禅定的根本,遂解放自己手脚,内观修行。

“当我真正研习佛法的时候,通常很激动,每看到一篇文章,都要写一篇心得,都要抓一帮人来听我讲,要求他们将我讲的记下来,记完了再给我讲,看我讲的对不对。我后来尝试跟来寺里参观的游客讲,他们说你讲的很好。其中一位游客,是一位新加坡的居士,他就说要给我办一个讲堂,请我去给更多人讲,我当时就去了,大概几百人。讲完后那位居士供养了我一万美金,我就把这笔钱,用来印书和印碟,到处去发,用来弘法。那时我才意识到作为一个出家人的责任,从前我是没有意识的。”

在归元寺,对于佛学认知的了解加深,他希求更深入的学习,向师父请求去佛学院读书。师父正在吃饭,将嚼过的馒头吐在掌上,递给他,“吃掉!”师命难违,虽内心有所抗拒,还是吞了下去。师父让他想清楚为何要给他吃这嚼过的馒头。他想了几天后,告诉师父,学习是为培养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见解,大可不必仅仅去为嚼人剩下的。师父听罢,欣然应允他的请求。佛学院毕业后,被委任为五祖寺监院,主持恢复重建了云水堂、禅堂、斋堂、讲经堂、退居寮等地,于2001年继任为五祖寺第七十四世方丈。

2

见忍禅师被外界评价为一位高调的和尚,这高调在于他弘法的方式。受台湾慈济公益基金的启发,他创办了用于弘法的《慈缘》杂志,与电视台合作开办慈善公益及服务类社教栏目,也积极筹措资金,捐资助学、修桥补路、帮扶贫困。他也唱歌,唱弘法的佛教歌曲,拍摄MV,MV发布在网上获得极高点击率。组织开办佛教音乐会,与会观众达万人以上,影响颇大,而参加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在晚会上演唱他的佛乐,则将他全面推上了大众的视野。

他的弟子则讲,师父做这些的目的,旨在弘法。2012年他离开五祖前,外界各种议论与谣传烽烟四起时,他在武汉住院治疗心脏疾病,得知受他资助的一个孩子,因毕业想请老师同学吃顿饭,他也即刻就掏光身上所有钱交给孩子,告知孩子不必为贫穷而感到困顿和自卑。这样的事例繁多,他身边的弟子每每讲出时,都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也为他的隐忍而难过。

去过藏地的人,对于那里的宗教与人之间紧密融合的境况十分感慨,为何在汉地这样的情况却不存在?

这也与国家宗教政策有关。为什么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他们和老百姓、和他们的生活是融为一体的。可是内地汉传佛教的政策有三个规定:第一、宗教人士只能在宗教活动场所内,进行宗教活动或宣讲宗教;第二、未满18岁以上的人,不允许来到寺院学习宗教,也就是未成年人是不允许出家,寺院是不能收的,不然教育部就会来找你了;第三、区域化格式化的管理,比如我现在在安徽,如果我到湖北去弘法,就受湖北的管辖,就算一个省,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也受当地的管辖。这就政策的规定,叫属地管理。

所以这些政策在这里,如果我们明知有法律法规的规定,还违反规定去做事,就是明知故犯了。所以相对来说,内地的僧人与老百姓的生活结合的并不是很紧密,因为如果是有信仰的人,可以经常朝拜寺院,亲近佛法和善知识,但是没有信仰,就根本隔绝了,进不来就没办法了解。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在其他的渠道去弘法,例如透过网络、透过现代化的传播工具,我们在家里不出去,但是我们弘法的声音得出去。

现在大家会很关注的一点是僧人在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譬如佛教里倡导的是持金钱戒,倡导清修苦行,倡导恪守戒律,但从另外一方面,看到大多数僧人又是生活在一种相对安逸的环境中,看到现在的出家人,特别是一些知名度比较高的僧人,出入坐的是豪车,用的是最新的现代化通讯工具,戴的是较为奢华的饰品,引得舆论关注,所以大众对此也存在质疑。这个问题您如何看待?

这要分几个角度讲。虚云老和尚讲: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而在这个时代,在中国高速发展的时代,人人都在分享改革开放成果的时代,如果所有的出家人,都去做清修着想,那弘法的方式当然会让很多人敬佩和追随。但是就像一个山,我问你,孤石能成山吗?对,孤石不能成山。小石头和各种各样的石头,泥沙还有树木,组合在一起才能成为山。出家人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因缘做不同的事情。一些知名度高或者比较高调的和尚,他们做事的确会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但我认为他还是有贡献的。为什么?起码让人知道了佛教的存在。我们把这些当作是山中的泥沙,你说他不重要吗,重要,沙砾虽小,堆积成山。好,他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沙砾。虚云老和尚呢,虚云老和尚就是石头,是山顶的那块最大的石头,没有山下的那些沙砾和小石头,怎么可能有山上虚云老和尚那么大的石头呢?所以扮演的角色不同。这是从人的成就角度来讲。

现在从另外生活的角度来讲,如果释迦牟尼佛在,他一定会买飞机,他一定会成立最大的电子营销系统,因为他会把这一切变成道场。可是那个时代没有,没有当然就没有了。人们就有一种习惯,就认为像古人那样才是对的。六祖慧能大师,为此专门在《六祖坛经》里讲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六祖大师把这些道理告诉我们,要我们与时俱进,适应社会。佛在经典里面告诉我们,众生以何因缘得度者,及限何因缘而度脱。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随时代需求而改变弘法的方式。所以需要清修而证得的好,那就去深山里,去请教修行的老人,他们可以教你这些方法,但是也要有初级的人,譬如你到深山去搭建个茅棚,你可以做到,但是有多少人可以跑到深山老林里去呢,很多人会觉得艰苦做不到,如果这样,你就断了他的法心和善根,所以我们还要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这些现象。一个和尚有没有错,不应该是众生去评判他,是他自己,他的良心,他的认知,他的修行,他的责任,他在内心对自己会有一个评判。如果他拿到了财富,是在全心全意的去推介佛法,一声入耳永为道种,他种下了善根,种下了善根,我们再来教他佛法,一级一级的去培训大众,应该这样去看待。

就好像有一次我受邀去新加坡演讲,天气突然变天了,有点冷,香港的信众送我走的时候就给我买了一些衣服,都是一些名牌,很恭敬的送给我。那你是拿还是不拿?你不拿他的供养心就没有了。好,我就都拿着。帽子戴上,包我背上,衣服穿上。一下飞机,很多学生来接我,一看怎么那么潮的和尚。你说我不要吗?可他用的是真心,他并没有认为这是不好的东西,他认为师父用的上,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师父。他并不知道这些可能会给师父招来一些麻烦。

为什么不能避免呢?

可以避免。但是别人是用心来供养你的,你去避免,你就断除了他的供养之心。有一个故事,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兵在追一个中国人,这个人就逃命,最后逃到了一个寺院里,寺里的老和尚看到了,马上就帮他剃了头,给了他一身和尚的衣服穿上,躲过了日本人的追捕。到解放后,这个被救的人正好分到了这个县去当县长,有一天他想起被和尚所救的事情,决定报恩,宴请这个寺庙的和尚。他就让警卫员准备了鸡鸭鱼肉一大桌很丰盛的酒宴。当老和尚带着几个徒弟往桌上一坐,发现了全是荤的。但是老和尚什么也没说,该吃肉吃肉,该喝酒喝酒。他的徒弟们就很诧异了,说师父您一辈子修行这么好,为什么今天破戒了呢?老和尚说我没有破戒。他说施主难得升起供养之心,如果我们现在提出来,他的供养之心就消失了,他就没有功德了,反而他还会惭愧忏悔。吃完了接受了他的供养,我虽下了地狱,但却增长了他的善根。不能扫人之兴,要随喜啊。吃完了,他再跟施主开示,告诉施主,出家人是不杀生,不吃酒肉的。这个县长非常的感动,认为老和尚有很高的修为,所以一直推荐老和尚,成为了中国佛教协会的第一任会长。为什么?是不是他要呢,是这个官员,他认为这个僧人了不起。

所以我到新加坡,穿了那么多名牌在演讲。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给半个小时给他们提问。这时有一个女孩子提问,说师父,你讲的话我们都听进去了,很有受益。但是我想问师父,你修行的表相是什么?我说阿弥陀佛,从修行的角度来说,从表相体系来说,艰苦朴素是我们的表相。因为艰苦朴素能够代表清净自在,代表欲望减轻。我话说出来,会场都笑了。另一个说,师父你的话讲的差矣,您下飞机时,我们看您穿的用的全是奢侈品,全是名牌,这是普通的富人都做不到的,还不要说老百姓,请问您如何解释?很尖锐的。我说阿弥陀佛,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说明你还是有善根。我就把我在香港接受供养的情况告诉他们。我说什么是和尚,和尚是印度语,翻译成中国的意思就是亲教师,就是亲自教导我的老师,我才称为和尚,既然你称我和尚,那我就是你的老师。作为一个老师,首先庄严自己才能庄严大众,如果一个老师站在讲台上,形象很差,他讲的话再好你也不愿听,因为人执着于外相,再推介于内心。外相不认可,内心就不会相信。释迦牟尼佛的侍者阿难为什么那么庄严,因为他表法。那么今天我接受十方的供养,是代佛受供养,不是我自己的需求。我自己茅棚带铺盖,最自在。但是说明有两点,第一他们在师父的教化中受益了,所以他们用心来供养师父,既然他们来用心,师父如果不接受,他们的福德没有了;第二和尚是亲教师,必须走在社会前面,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践,必须走在社会前面,才能正确引导大家来觉悟人生和奉献人生。先进的东西,按道理,都是应该和尚先用,因为和尚是老师,连老师都不懂,怎么教自己的学生?和尚不仅仅要用,还要创造更先进的东西。比如IPAD,师父拿到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拿到上网打游戏查资料,师父是把他作为一个弘法的平台和工具在用的。建立空中的道场。用途不同。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你正确使用,产生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我们不要光看表相的东西,我们不知道别人是如何思考的,不能随便评价他人。的确作为修行人,在传统基础上,应当保持传统弘法模式,让大家受益,更应与时俱进,不同人给不同法。需要传统的,就给传统的法,比如五台山等地都是传统的法,日中一食,不作不为就不吃,那是一部分根基的人可以。所以虚云老和尚告诉我们,十方同聚会,就是来自不同根基的人,不同理解的人一起聚集来,他的目的到最后,同聚会,学无畏之法,既然你进来了,我就有机会让你来成佛。所以我们每个人只是扮演的角色不同而已,有的是沙子,有的是小石头,不可能人人都是大石头。现在的信众,特别是信佛的居士,对佛法很虔诚,所以就对僧人抱有很大的期待,期望人人都是大石头,人人都能够如理如法。包括前不久有一个共产党的干部跟我说,佛门本应是清静之地,可是现在佛门也有贪腐,也有争斗,也不清净了。我说是,因为他是人,还是凡夫,只要是人,都有这些,他不是佛,你不能说不允许出家人有过错,如果这样,我们还要戒律和忏悔做什么呢?他没有经过修炼,怎么可能成就呢?佛门也是如此,允许他有这样的现象。解决不了别人,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

所以好好的生活,快乐的生活,智慧的生活,如法的生活,就是佛法,佛法三藏十二部里拿出来,哪个不是生活?哪一个又离开了生活,这就是每部经典里的密藏。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就是讲这个如法的生活。当你如法的生活达到了,就一念解脱,超越生死。你没有如法的生活,如何超越生死?所以我告诉你讲解的这些,原来先进的东西应该给师父,师父不懂先进的东西,是很可怕。这些东西是为人所用,而不是拿来炫耀享受的。还是思想境界要达到,就算他有飞机也没什么,只要他全心全意表法,度众生,一架飞机算什么呢?那只会加快弘法的进度。

您弘法演唱了很多歌曲,包括拍摄MV,上电视晚会唱歌,在很多人看来是比较高调的行为,您是怎么想的?

如前面我说的,我们国家的宗教政策决定了我们没有办法走出去弘法,但我们的法得传出去,这都是弘法的方式,既然是弘法方式,高调低调都没有关系,最重要是我们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传达了什么。

而我唱的歌主要分为四个类别,第一是对佛法的阐释,比如《心经》、《金刚经》讲的是什么?我们用唱歌的方式来解释佛法真实本意;第二个是劝善,让大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做一个和谐和气的人;第三是对祖师先达的赞叹,对诸佛菩萨的赞叹,对老师的赞叹;第四个是对道场的推荐。所以我们唱歌是有目的的,从这四个角度去唱的。

很多人认为你见忍法师就是为了要名,拍拍MV唱唱歌,这也有,但不是我要的,是为了弘法需要,荣誉名利我们把他用来弘扬佛法,辅助我们弘扬佛法,实际上荣誉名利跟我丝毫没有关系,我本身就是放下了这些,才来出家的,我现在要他干什么呢?但是有了,我就要把他用来弘扬佛法。尽自己一切力量去发挥作用,运转,这才是出家人的真实本意。不然你拿着这样的荣誉名利,你何苦出家呢?舍亲割爱下这样的决定是不容易的。

为何您现在又不写字了?

两年没有写字了。写字不是很好,等我一开始写字就忙不过来了。大家都来要字,那我每天都欠着债。弘一大师的书法很好,到晚年的时候,他不写字,他只写一个字:死。你要他写字,他就写个死字。因为人在有相法中,有时候,你写好了很多人来求你,还有很多人来恭敬你,很容易把人抬得飘起来,失去道心。所以干脆我什么也不做,就写个死字,就对着这个死字念佛。生老病死。这也是弘一大师修行的方法。我们二十多年在黄梅,很多人没有见过我,到我们离开后,还有很多人在找我,你说这是我的力量吗?不是,是我们在平常弘法中,传达祖师之意时,给予大家在生活中所带来的。大家的眼睛都看着你,你没有去看别人,别人却在看着你。你的一举一动,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昨天你问我有没有灰心的时候,我说没有,我一直都全力以赴,问心无愧。

3

五祖禅院是一个全新的道场,我问禅师,历史上许多有修为者也是不建庙宇,不设道场的,为何他依然要兴这个道场?见忍和尚讲,道在人弘,道场是为了接应众生的,在此结下佛缘之地。

他讲起在五祖寺的时候,首座和尚每年三十夜晚上都会将他骂一顿,但他依然感到被骂的很开心。老和尚讲你是五祖寺的方丈,在五祖寺和与五祖有缘的众生,人人都应成佛,人人都皆成佛,有一个下地狱,你都脱不了干系,因为你是方丈。老和尚这样讲,他很理解。他认为方丈不仅仅是寺院的管理,人才培养,弘法大意,还要承担起众生的法身慧命。具备这样的责任感,提起菩提之心,才够资格做一个主持。

就您个人体会而言,当前要做的事情中,难度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们现在难度最大的是人才培养。赵朴初长老在20年前跟我们开会的时候,就说第一是人才培养,第二是人才培养,第三还是人才培养。

目前寺院的僧才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出家人多吗?

目前是越来越少。年龄大的人,我们不能接受,因为没有做出贡献我们不可能接受,寺院不是一个养老的地方,这是一个了悟生死,弘法利生的地方。第二个,年轻人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谁愿意?他不是经历了特殊的经历,是不愿意来的。第三个是要有善根,真正愿意发心的。

对于人才的培养,有什么样的途径呢?

培养人才有很多种,第一通过办学的方式,组建僧团学校。自己讲,请老师讲,他们相互间的交流,形成自我的培训;第二种输出,看到好的人才苗子,送到佛学院,送到好的道场,送到好的法师面前去学习,我们就已经送了一些到中国佛学院、五明佛学院、九华山佛学院、文殊院等地方,现在都在学习。今后他都是我们的主教之一,有的现在都做到堪布了。每年过春节回来,回来后必须要跟我们有个交代,做几场演讲,我给他出题目。

这些人才更偏重于佛法的研究,如您所言,佛法要深入生活的,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这样的弘法人才呢?

那就是要培养三种人才。第一是讲经弘法的人才,第二种是寺院管理的人才,第三种是对外交流的人才。三种人才都要同时培养,但必须要有一个依托,道场和环境的依托。三种人才不是你去找他或他来找你,要具足这种缘分,我们培养寺院管理的人才就很多了,像我这里就有很好的几个,出去都能独当一面的。对外交流就不是普通培养,需要提供环境,在政治,经济,人文,学识等各方面提供学习,在政治上靠的住就不会有障碍,在学术上渊博,别人提的问题,你才能够解答,在信众中有威信,大家才会尊重你。关键时刻用得着。这四个条件具备,朝着这四个方向去做才行,光会管理道场还不行,就像管家一样,管家就是管理道场。我们这里叫当家,也叫监院,管家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要管,还有你的人和思想都要管,这就是寺院。内地的佛教一定要朝着这三种人才培养。

目前我们讲经弘法的人才已经送出去了一些,培养了一批,寺院管理的也有一批人才,唯独欠缺的是对外交流的人才。因为对外交流需要有很长时间,需要很高的悟性,需要有很高的协调,才能达到。达到这样的效果需要很多时间。

普通人学佛,可能多少被认为这个人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问题,或者是经受了大的打击才去学佛。所以在生活中很多人根本不敢告诉周围的人,我在学佛,害怕他人对自己有异样的眼光。

对,这就是普通人的烦恼,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评价。另外,在自己解脱过程中,很难遇到善知识开导,能够把问题讲清楚,能够一针见血开导你的人很少,再加上自己又太在意别人的想法,所以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一个真正学佛和明白佛法的人,是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唯我独尊。唯我独尊是不是狂妄呢?不是,是他的自性是解放的,是开放自由的,不会受干扰,坚定自己的想法,坚定自己的信仰,因为他的一切都是为了来利益众生。所以,只要利益众生,会朝这个方向去做。不会在乎别人对他多大的压力。普通人就会背上各种包袱。

我们不要去随意评论别人怎样,要做一个独立的人,要跳出来,这个跳出不是说做一个与世隔绝的人,跟不同人说不同的话。跟小学生谈大学的课程没有用。所以,作为一个弘法者,第一个就要看穿他的心思,引导他的思维,解决他的病苦,这样才有摄受力,凝聚大众。因为在交流过程中,的确在升华自己,改变自己。从刚开始提问,到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就可以放下了。在修行过程中的方式,这就是。可是从你的角度来说,我看到了这些问题,当你能解决的时候,你会全力以赴,你可以咨询法师,咨询善知识。实在找不到了,我随他,跟我没关系。把自己看好,不要让自己的心动摇,外不着相内不动心。所以很多事情,都来自于自己思想放不开,对佛法没有太多认知,只是认识了冰山一角。没有全方位认知,没办法去平衡。总会找理由。

僧人在系统的学习过程中,有没有开设心理学上的课程?现代人的心理危机太多了,抑郁症很多,僧人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僧人有,出现的少。因为每天诵经,实际上每部经书,早晚功课,都是一个心理治疗,比如愣严咒,我也看不懂,但是我会读,每天读,每天看,就是一种心理的疏解。的确如此,很多咒语,我们弄不懂,但是会念,念得很流利,但是你问我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因为佛有交代,翻译经典5不准,其中有两项是,第一含多意广者不允许翻译,因为不是你凡夫的思想见解,以文字来解释的了的。它含多意广,不能翻,一翻就变了。比如般若和智慧,智慧就是般若,般若就是智慧,你是不是要把这两者再去翻呢,你一翻就错了,错解如来的真实意。我们可以讲个大概,但是讲不了真实意思。愣严咒一直不能翻,因为它起很多功能作用的,不是一个意思,一个环节。

第二个咒语不能翻,因为咒语不仅仅含多意广,还含有很深的境界在里面。为什么密宗的上师,要皈依他,要五加行,要念咒,一个咒语要念多少遍,再给你传其他的法,就像一年级二年级逐步上,要让你持几十、几百万遍,等你自己感觉自己得到治疗了,等你健康了,他才跟你讲。我们不能小看我们的僧人,虚云老和尚为什么活到那么大年纪还不糊涂,一个普通的凡夫,活到那么老还有那么清醒吗?因为每天都在诵经,都在心理治疗和暗示,在帮助别人,也在帮助自己。思想境界,抵御能力在提高。佛教既包含哲学,也包含心理、宗教、教育、艺术,在一部经里就包含了所有的教育。一部佛经就是一部电影。我就是看佛经看故事,自己的知识就对接。当你在学经中一通百通的时候,你对任何事物就更容易理解。

现代社会,佛法与僧人如何承载世人内心的托付?

赵州老和尚,所有人去找他,他的开示很简单:吃茶去。慢慢煮茶,慢慢弄,最后一杯茶喝完就是一通开示,告诉大家,佛法就是生活,在生活中觉悟自己,在处事中奉献自己,在觉悟中认识自己,在磨练中去成就自己。这就是祖师,他没有太啰嗦的事情。很多人把佛法看的很简单不对,看的太高深也不对,太高深没法深入,失去道心,失去耐心,看低了懈怠,无法深入佛的真实奥义,佛的一乘之了意,就是把你敲醒,让你回家。就像小朋友在外面忘形了,大人看到了,就把他带回家了,就这么简单了。

现在我们就是如此,忘形了,什么都不知道了。禅师告诉我们,认贼作父。我们把贪嗔痴爱执着妄想的东西,看成是自己的享受。真正的父母不认识,所以很多禅师,讲话不客气。

释迦牟尼佛在的时候,在他身边,真正是按照他的教导去做,去修行的人,才会受益。跟他在一起混日子的照样堕落。所以我们要非常清楚,创建佛教的本意,就是要让我们了悟生死,觉悟人生,到达涅槃的最高境界。这就是他的真实本意。但是千百年来,由于众生根基不同,繁衍出了各种各样的方便之法,小乘之法,二乘之法,是为了方便大众,为了让大家种下善根,所以我们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在考虑,要用最方便的方式。如果我们不能让大家解脱,我们要让大家种下善根,把最难啃的骨头,交给后来人来度他们,我们做些初级的工作,我们就是做环卫工,为大家服务,为大家打扫卫生。谁能做的更好,那就要更高级的人来,普通人来做普通事。老和尚跟我讲,你既然是主持你就要承担责任,否则你就不要做。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与佛有缘的,你要好好的呵护帮助,正确引导,要让大家知道佛法的自在和奥妙。如果只是坐在这里收受供养,大家来了客客气气,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不够格。主持必须要来者不拒,来度化众生,迅速把最好最微妙最实用的方法传授给他,让他立即感受到佛的伟大,佛法在生活中的作用,升起信心。

所以所有的人到这里来了,就像变成一个小孩一样。八十岁的老人来了,都很乖,你还要哄着他,乖,乖,你好好的念佛。他们很欢喜,为什么呢?因为在法性体系里,没有年龄之分,只有你精进勇猛,到达一个层次的时候,你才增长了一点你的法身慧命。必须真修实干,才能做到。不是我们亲近高僧大德就一定有福,不一定。

五祖禅院处于兴建初期,寺里僧人除日常功课、法事接待外,其它时间要进行大量体力劳动。每天斋堂要准备的斋饭,烧的柴火基本为寺里僧人到山里拣拾回来,自己劈柴。还有些,是信众居士发心。

那天居士们开来一辆大卡车,约7、8个人一起上山,至天黑,拖着满车的用于生火用的木柴回寺里,全部拆卸完毕天已大黑。匆匆吃过饭,到见忍师父的接待室。师父居中为大家泡茶。其中一位皈依十年的居士,发心要在腊月初八办一场活动,讲一讲与师父的缘分,讲一讲自己的心得。她与她的丈夫,以及其他几位皈依居士一起,共同策划组织这场活动。在那晚,她拿出手写的数页稿纸,分享演讲内容,请求师父给予开示。在念了几句后,她忍不住哽咽而流下眼泪,其他居士也受此感染而落泪。她以自己皈依三宝十年来修行佛法的心路历程和师父给予教诲对她产生的影响为全部内容,用词十分恭敬。他们希望用此方式,以正视听,为师父的遭遇做点什么,也遵循师父的教诲,如理如法的生活,如理如法的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见忍师对他们在佛法认知与修行上的精进感到欣慰,并开示他们,依旧要如理如法的将佛法用于生活中去,智慧的生活,快乐的生活,用佛法的智慧处理好生活及工作中的各项事情。

4

2012年12月,在外界各类针对他的不利舆论中,见忍禅师在五祖禅寺留下三个字“就这样”,带着两名弟子离开这座他将20年时间交付的寺院。他们背着简单行囊,做了为期一年多的行脚托钵僧。

在离开的当晚,他们露宿于一座山脚,夜半酷冷侵袭,弟子请求师父去找一家宾馆住宿,见忍师没有答应。他告诉徒弟托钵的真实意义,并鼓励他们体会托钵行脚带来的快乐,那是与在寺院里不一样的修行。几天后,弟子已适应并真实感受到了这份快乐。在途中,他们接受十方信众的供养,每到一处,都有信众为他们准备斋饭。而在与信众的交流中,弟子感受到了作为僧人的价值与责任所在,因为他们也可向信众做开示,也可用所学佛法解答信众的疑难。

在行脚过程中,见忍师讲了一个小故事。由于他们每人背着睡袋等行囊,沉重难行,在经过一个镇子时,弟子请求师父,买一辆三轮车,用来拖行李,便于人更轻松的行走。对于他们而言,背着沉重行囊每日几十公里的行走是不易的。师父并不认同弟子的想法,他过去的行脚经验告诉他,这个车的用处并不大,但他还是满足了徒弟的愿望,花费500块买了一辆旧的三轮车,弟子拖着行李,高高兴兴的骑着走,但骑了几十公里后,他们进入一个山里,车胎爆了。无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得弃车离开。

他用这个事情告诉弟子,放下妄想,安心当下的行走。

您有过灰心沮丧的时候吗?您虽修行了几十年,可毕竟是生活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中。

从我对佛法的本意,我对佛法的信任和实践,没有灰心沮丧的时候。丝毫也没有。因为这都是我的过程。我把任何事情看成是成就自己的过程,逆行时,我看成是精进的最好时机,顺行时,我看成是奉献的最好时机。所以,没有。

可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就好像我们看戏也会不自觉的就入戏了一样。

第一个问题,你承认你有七情六欲,所以你才会被七情六欲所捆绑,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所谓有情即无情,无情即有情,这是对菩萨境界而言的,他不受这些干扰。凡夫是受此干扰的,才会痛苦。佛菩萨是不受干扰的,所以他才会。如济公,拿酒就喝,拿肉就吃,他敢我却不敢,为什么,因为他有此境界,有此功夫。所有人都听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但大家只听说了前面的,却不知后面的,“学我下地狱,谤我生极乐”。七情六欲,每个人都有,除非是大菩萨,真正证得了。我们还有感觉,我们还有色声香味触法的束缚,把自己捆绑。

您刚刚离开五祖寺时,那时的心态是怎样的?

我刚刚离开五祖寺时,心态是最轻松,最快乐的时候,因为终于有人来帮我承担了,责任很重的,他们来承担,我很开心快乐,不是伤心沮丧。带着徒弟,背个包,穿个破衣服,开心快乐的就走了,为什么呢?当这个事情需要你的时候,他会种种因缘成就于你,当这个事情不需要你时,你想去做也做不到,这就是我明白的真实道理。应顺这个时代的因缘果报的关系而行走,你才能得大自在而不受它的控制,那多好呢?为何一定要去逆向而行,一定要去争斗呢?可是世间人,世间法是想不通的,认为你在那里付出了你就应该享受那个的成果。错了,往往你做出的成果让别人享受,你才是最开心的。那才是正确的。往往自己建造的成果出来了,自己来享受,自己来分享,到最后你会厌烦的。你自己有好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拿出来给别人分享,你才会感觉到快乐呢?佛法是一样的,只有和大众分享才是最快乐的。在这样一个时刻,我觉得我离开五祖,我很开心,我觉得我又有新的任务。

我跟他们讲,第一我永远是个僧人,第二我永远是个弘法者,第三我今后会做的更好。只是换了一个环境,更好拓展的我的思维和精神。就好像你们工作一样,换了一个岗位而已,只是这个岗位换得辛苦点而已。但是对于我来讲,他又是一个新的磨练,对我修行过程中最大的一个帮手,只有磨练你才是最大的修行,顺当的时候,别人都在奉承你,什么光环都给你时,这时候要注意,很容易堕落。可是当你遇到折磨灾难和打击的时候,你更加会坚定信心,更会相信自己的时机来了。

从前您还在五祖寺时,意识到过这些问题吗?如您所讲,顺境时有很多人都会在身边,极尽赞美赞叹,当时您有这个警惕吗?

这不是意识到和没意识到的问题。从我们出家人来说,如果老在考虑未来,无法修行。我只要考虑明天我就不在了,你说我还会考虑到未来,还会为未来担忧吗?没有必要。过去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楚,酸甜苦辣,烦恼痛苦,已经都过了,未来的还没有到来,你去想干什么呢?越想未来,你就会越有贪心,你越就想谋划,越想谋划,就越有嫉妒障碍和嗔恨,这不符合修行人的。那我们只要珍惜当下,我现在当下如何过好,把现在的思想精神集中起来,为现在而服务,未来我不清楚,没有必要为未来而担忧。但是在我们的事物上,需要有一个规划,从弘法上有一个未来的规划,从自性上,绝对不能有,只要有,一定堕落,一定会贪,一定会想到留一手,就是给自己留一个烦恼,我明白这个道理,你问的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未来发生什么,是未来的因果,不是你想防范就能防范的,如果每个人都去想这个,那这世间就没有真正的修行人了,那生死无常就不存在了。我们是每天都在念生死无常的,可能明天早上我就不在了,那我连生死都看清楚了,我干嘛想后天的事呢,干嘛不把现在的话说完,把今天的事做完,洗洗睡安安静静往生呢。干嘛要想后天的事呢。这就是修行人的思维。但是世间的事,要有规划,因为我往生了,还有人要继续,我走了还有后来人,不能我走了连后来人的饭都要吃掉。我只求安安心心,开开心心做事就好了。

这个问题,可能是如我一样的绝大多数人都会考虑的,这算是一种蒙昧吗?

这个问题不是蒙昧的人,是对佛法还没有太深入修行的人,都会有的,认为世间的事,做了就一定要收获。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就一定要享受那个成果,不是的,不是说一个医生看好了那么多的病人,他就不生病了。不是说一个人做了那么大的功德,就应该有收获,所以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有责任,因缘和义务。我们来到世间,不管遇到什么,都逃不脱这三点,责任,义务和因缘。你把这个三点做完了,你就得往生了。不管你年龄大小,财富多少,名利多少,你都得走了,往生了,没办法的。既然把这个事情看的这么简单,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早和晚一点而已。我还爱什么,想什么。一切众生为我父母兄弟姊妹,没有分别。

可是很多人,提不起这个境界,他不会明白这是修行,不会明白是一种功德,是修行的思想精神境界,与自我搏斗的最好时机。将此身心奉尘刹,所以老和尚告诉我,他说,要用金刚妙慧的眼光,扫荡你内心的一切尘垢,要赶尽杀绝,你才能觉悟。可是我们很难做到,听懂也难做到,这就叫理可顿悟,事须渐修,道理我们明白,可是要做到,太难太难。我明白道理这么多年了,可是我每走一步,都付出巨大代价,我的代价有两种,一种是世间的代价,一种是内心的代价。因为我毕竟还是凡夫,你必须去承受,你必须在承受中去消受这些妄念,抵御贪嗔痴爱,执着妄想,让自己把握自己,不受外界波动而动摇。我们很多人都会受波动,你赞叹他一下,他很开心,但是你给他一耳光,你看他的反应是什么,他马上恨你。他就受到波动了。可是作为一个明白的修行人,就不会,你骂他与赞叹他,他都一样,他不会因为你而受到动摇。因为看的很清楚,就是一阵风而已。

的确,如果他人伤害你,嫉妒你,实则是那个人内心嗔恨的一种体现,如果你不接受,伤害就不会落在你身上,反而还是回到了对方那里。

对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还是要在生活中去完善,我们所有的问题都从生活中来,最终所有问题的答案也要在生活中去解答。在生活中修正自己,是永远不变的法则,是永远不变的法门。在觉悟中去认识自己,要去奉献自己,去尽到自己的责任。所以哲学和佛法的区别在哪里呢,哲学是讲理论,佛法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叫信愿行解,他能够把这四个方面并行。

您在五祖寺20年时间,可以说整个人生最好的年华都在那里,难道真的没有一点不舍吗?

没有,当你把你的道场都舍不得的时候,你还舍得你的身体吗?你既然身体不能舍,你就无法成就。我们布施,不仅要做财布施,法布施,无畏布施,还要把自己的身体都布施。身体都不要受控制,还何况这些房子有什么用。但这些能产生作用,因为这些有相的东西,可以来接应大众,使大众与佛产生联系,实际上佛在心中。我曾经唱过一首歌就叫《佛在你心中》,佛在心里。当时我在想,《心经》和《金刚经》究竟阐释的是什么?《心经》里讲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那么不增不减,那我在哪里去找到自己呢?你要从哪里来,又要从哪里去,东西南北路千条,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到呢?哦,原来只要你为别人做点什么,把别人放在心里,佛就在你心中。你跟佛有什么区别,难道一定要坐在大雄宝殿就是佛吗?这就是当时,我这首歌的来源。

包括《扫心地》这首歌,是我在一次演讲过程中,讲到周利盘陀出家的故事。在古印度是一个等级社会,人分四等,最高等是圣人,修行之人,第二等是国王,皇室家族,第三等是做生意的,做大生意的人,最后是普通老百姓。当时普通老百姓是没办法接触佛法和宗教的,没办法去上学,接受教育,就是奴隶。周利盘陀是奴隶里最底下的人,白天剃头,第二工作是挑粪。印度没有厕所,他收集粪便。有天他挑着粪,突然看到释迦牟尼佛带着一大队人走过来,非常庄严,他非常受震撼,于是他就在路边去跪着。释迦牟尼佛就问他,你想做什么?他说我也想学佛。佛说好,你就跟着走吧。佛的弟子们却有分别,就说他怎么能来学佛呢,第一他什么都不懂,第二他那么脏,怎么能学佛。佛就开示大家,周利盘陀虽然很脏,没有文化,不高雅,但是他有虔诚之心,让他参与讲堂,听经讲法。把他放在讲堂的最后。释迦牟尼佛每次托钵回来都要讲法,但是因为周利盘陀只是升起了对佛陀恭敬和学佛的心,但却听不懂佛在讲什么。他不会,他在那里不舒服,因为他从没受过约束,不但他不能受益,大家也不能受益。佛看到后就下来跟他讲,说你就不要听课了,出去扫地,你就在周围打扫卫生,你在打扫时,记住四个字,扫除尘垢,边扫边念。所以他就听佛的话,每天都边扫边念,扫除尘垢,扫除尘垢,一扫扫了三年。有一天,有500比丘尼来请佛说法,佛坐在那里非常开心,说你们出去请周利盘陀给你们开示。比丘尼们很纳闷,说周利盘陀是世界上最丑最脏最差的人,怎么会有法可说呢?因为佛知道他有三年功夫念扫除尘垢,一切福德善根都种下了,就说你们只要虔诚的祈请,周利盘陀一定有法可讲。比丘尼对佛很恭敬,听佛陀讲,不得已去,带着怀疑心态去的,周利盘陀在那里打坐,他们跪着请善知识开导。周利盘陀说,我不会啊,我只会四个字,扫除尘垢啊,说着他突然醒悟了,原来扫除尘垢这四个字生出了无量的妙光,无量的妙法,他就坐在那里跟他们讲,结果让这500比丘尼一下子就成为了阿罗汉,证得了阿罗汉果位,周利盘陀也成为了佛的十大弟子之一。

后来有位听我讲的人听了这个故事后,记下来了,就写了《扫心地》这首歌,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周利盘陀如果一直都是在扫外面的地,而不是扫自己心里的地,那么他永远都成不了佛。这说明了人人能成佛,佛法是平等的。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虔诚,只要你真诚,人人都可以,不是你有文化就可以,他没有就不可以。六祖慧能一字不识,神秀大师是教授级的人物,两者都成佛了。所以周利盘陀也是这样的,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若把心地扫,无明烦恼皆远离。你要真正断除无明烦恼,要从自己心里开始,老在看外面,相互攀比,争斗,永远烦恼不会消除。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若把心地扫,世界皆成清净地。我们只要扫地的时候,都看自己的心,不要去看外面是非,这个世界就是清净的。人人若把心地扫,人我高山变平地。那这世界就很平等,没有他高我低,他有我无,没有高山与低谷,都是一片平地。人人若把心地扫,朵朵莲花开心底。那么莲花盛开,你的智慧就增长出来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