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烬⊕寻爱启示㈢

(6.)

  反正已经迟到了。

  

  ——我居然能这么心安理得地想,是不是我变得罪恶了?

  

  坐出租车去小五家的路上,不知怎么得,脑子里会突然想起一些有关小五以前的记忆来,跟着就会在眼前,浮现出了小五随时间变化的模样,这时再与脑海里脑补的小五的新郎官形象相比较,时间的落差感,又一次震崩了我的世界观。

  

  有关小五的记忆里,出现最多的画面,都是在以前学校寝室楼后面的小树林里。

  

  我总能在那看到小五,看到他就那么一个人,安静地靠着藉了青苔的树的躯干,手里把着一卷书阅读,整个人则浸在林中那种沁肌的凉润里。

  

  那模样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恬静的诗意,视线总会不知不觉的被他吸引,然后同他一并沉入那深深浅浅、夹杂着许多层次的、泻在叶缝里的那细碎的金光中,随着风过去,烁烁闪闪,叫人每每都能引起人许多游移不定的但又深沉的幻想。

  

  小五是如此一个诗意化的男子,外貌又干净地很小清新,所以在我们还在读书的时候,喜欢他的女生就相当多。

  

  但他对这种事一点也不在意,在我们知道真相前,始终是单着的一个人,无论是小树林、操场、教室、食堂、图书馆,他都是挺直了腰,一个人前行。

  

  那时候的我们,谁也不知道,一直被认为有搅基倾向的小五的心里,居然住着一个佳佳。

  

  而哪怕现在,我们也并不明白小五,为什么会把这么一个长相普通,性格如汉子般爽朗的北方女孩,如此珍惜地放在心上,甚至就为了她,无视其他女生灼热的目光。

  

  他是在我们目光的注视下,兴高采烈的将三尺白绫,挂在她这颗树上,他放弃了森林,一心只想吊在佳佳身上。

  

  怎么才能理解小五呢?

  

  默默喜欢一个人九年,不声不响地陪伴在她的身旁,小五会有这么久远的暗恋生涯,应该也是因为他的性格使然吧。

  

  算上今年,小五原来已经相爱了十年,这比情圣三儿还要久远的恋爱史,真是令我感慨。

  

  十年啊……人生有几个十年呢?

  

  小五是幸福的,他的爱情长跑修成了正果,而我在心底永远都为他祝福,当然我又有点嫉妒,因为他们的爱情,在我看来简单而纯白,美好得和未雕琢的璞玉一般。

  

  可同样的这一切,对我而言则太过复杂,以至于我思索了这么多年,也依旧没有答案。

  

  我的爱情?

  在哪?

  

  感慨着小五和佳佳,我突然惦记起苗苗来,下午给她发的短信,居然到现在都没回我,难道是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我心里有点忐忑,左左右右地走,乱七八糟想了一通,又给苗苗发了一条短信:

  我说……你不是真把我儿子弄死了吧?所以才觉得没脸见我?

                       ——希巴的爸爸

  

  感谢老天。这一次终于有了回音,哪怕离我发去短信,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

  

  再扯淡我揍你啊!

  希巴活的好好的,还有她明明是女生诶,所以我把她的名字改了,你记住了,她现在叫“娜娜”,嗯……之前我手机没电关机了,现在刚刚到家呢。

                       ——娜娜的妈妈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妈妈”这两个字后,我突然好一阵地无语。

  莫名的无语。

  

(7.)

  所有能被光明照亮的地方,我都显得多余。

  而所有被荒芜吞噬的黑夜,我都感到可耻。

                       ——2014.5.18·东方绿舟

  

  为何我感觉我的一整天,几乎都是在车上度过的呢?

  

  自杭州来的大巴车,去小五家的出租车,到现在开向东方绿舟的玛莎拉蒂,我似乎始终都坐在车上,只是用思绪在行走。

  

  玛莎拉蒂是四爷的新座驾,我特不爽的看着人模人样的四爷,只觉他身上的那一圈耀眼的土豪光环,还是那么欠揍!

  

  我斜坐在副驾驶座,扣上安全带,眯着眼扫视着这辆,我绝对买不起的车,然后将小眼神落到了四爷的脸上。

  

  “你之前开的那辆阿斯顿马丁呢?换了新车那就不要了!”

  

  四爷只是微微一笑,是那种标准格式的最美笑容,我用眼睛的余光点了点,果然是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四爷笑着说:“You're  got  to  move  forward. 你必须前进,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这一桌包括我在内只做了六个人,苗苗和四爷坐在我的左右手边,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被迫换上了“企鹅”般的伴郎服,然后...
    残面先生阅读 35评论 0 0
  • (16.) 虹口区 杨树浦路 L.A.V.I.N玫瑰里。 我踏在已经被灯光渲染成海蓝色的COSMO宴会厅,在一片人...
    残面先生阅读 27评论 0 0
  • (4.) 记忆里对小五这个人,可以很简单的用“南方人”三个字来形容。 他有着绝大多数南方人的特点——面容清秀,身段...
    残面先生阅读 27评论 0 0
  • “玛莎拉蒂……”司机抬起头,以四十五度角望着天空默默流泪。那里,恰是一抹自雪峰露出的朝霞。巴拉格宗雪山这是司机这一...
    呆蛙阅读 31评论 0 0
  • (11.) “说说吧,你打算怎么赔我?” 仍然保持着原来姿势的苗苗,虽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窗外,但显然,她那清冷的...
    残面先生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