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察

场景一:婆婆不停的在问多宝,你不吃饭啊,啊啊啊,带着重重的口气连啊了三次,直接激怒我的情绪,于是没忍住也没觉察就直接说:老妈,你干嘛啊,讲话老是啊啊啊,听着都觉得凶!婆婆直接不开心,说,我哪里凶了?!老公也沉默了。大家没说话的吃完了饭。我知道我又攻击了婆婆,而内在还是无比的嫌弃被控制。

场景二:第二天晚上,老公喝的有点多回来,我有点担心,他跟婆婆聊完天后上床睡觉,我轻轻的问他:你喝醉了,还好吗?不理我,我还平静的继续伸手摸着他,你怎么了?不理我。我外表没变化,内心愤怒已经升起,你刚刚跟你妈聊天时还那么轻声细语,现在就装死。老娘欠你的还是咋了,非要对你好,发现我的好是装的,我内在都是在讨好,那一刻对自己都绝望了,讨好了能换来关系的改善嘛?能得到自己自己想要的尊重吗?根本没用,那为什么还要讨好,真的不想讨好了,被他冷漠相对就冷漠吧。至少别让自己再装了。

场景三:多宝,我,老公,三个人一起陪多宝玩球,多宝非常的开心,在玩的过程中突然我意识到我有想去讨好的体现一家三口的温馨,本想是否应该跟老公更融洽一些,说说笑笑呀,为什么要装的融洽呢,于是正常的继续玩球,没用刻意也没有回避。发现也挺好的。

场景四:今天多宝在跟老公玩水枪,突然老公开始跟我互动起来,拿水喷我,那一刻我好惊讶,我一直以为老公的那个阴阳脸至少还得在面对个几天,却发现当我懒得去讨好时,他自己就变好了。

场景五:晚上多宝睡到八点醒来,不饿不想吃饭,婆婆隔几分钟问多宝一次,要他吃饭,每问一次,我就觉察一次,每当她问的时候,我内心就特别反感,多宝饿自己会吃,老控制他干嘛。直到第三次,婆婆再问多宝时,我内心直接已经给出答案了,多宝不饿。突然多宝说,好,我饿了,我吃个鸡蛋。那一刻感受到,不管婆婆问多少次,也不管多宝怎么回答,如果我不强加答案,我不带情绪去反驳,我不替多宝认为是控制时多宝是不会觉得被妨碍了。我才是源头。当多宝和婆婆的能量里没有参杂我的控制能量进去,多宝就不会觉得婆婆是控制。

场景六:当我用吹风机在吹竹席时,吹到一半,我怕吹风机太热就放下停下休息,把吹风机放在旁边,我坐着看电视,但脑海里却出现一个对话:我怕吹风机太热所以放下。我意识到我在解释,但是很奇怪啊,我在跟谁解释呢?第一反应是担心婆婆会质问我为什么把东西放地上,为什么停下来,所以我要解释。但更奇怪的是,婆婆并没有问我啊,原来婆婆只不过是我的假想敌,而我是解释给我自己听的,因为我内心有一个攻击在。天啦,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跟自己演戏啊。

人生如戏,怎么演全凭演技啊

这一系列的事件和感觉让我越来越清晰,我被困住的是自由,我的爱的面相是要自由,我一直觉得我被控制着,确实,我被自己深深的控制着。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