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天堂与地狱只隔着一间棋牌室,还有一个哭泣的孩子(3)

家庭矛盾第一弹


为了赵良,何俐放弃了到省会城市工作的机会,而申请到赵良所分配的地级市工作。这事也没少让何俐的父亲何善着急上火,说起来,赵良各方面条件都比何俐差,家里穷不说,身高只有1米62,学习成绩在大学里也就一般般,不如何俐优秀,这点从两人的毕业分配就能看出来,另外赵良的人际交往能力也比不上何俐,所以老爷子压根看不上赵良。何俐为了赵良,放弃省城的工作机会跑到地级市工作,被她父亲说成是超级幼稚,潜台词就是“为这么个人,做出这么大牺牲值得吗?”

爱情之中的男女都是盲目的,处在爱情之中的何俐,最终还是冲破了家庭的阻力,与赵良分配到了他老家所在的地级市,而且在同一个事业单位上班。一年以后,俩人结了婚。在享受婚姻幸福的同时,没想到烦恼也悄然逼近。

大学毕业,分配到事业单位的赵良成了原家庭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在家务农的哥哥姐姐们自然愿意多和这个有出息的弟弟多走动,于是小两口隔三差五地就要应酬一下从老家过来的亲戚甚至邻居。赵良一方面对家里人怀着感恩和歉疚之心,另一方面也是爱面子,甭管谁来,总要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但他毕竟刚工作,收入并不高,所以几乎月月工资见底。

除了吃喝招待,哥哥姐姐们还经常因为缺种子、化肥的事情找赵良借钱,这其中给的多了少了的还引起了几个哥哥姐姐的矛盾。有些人认为赵良偏心,搞得赵良里外不是人,出了钱还不落好。为了摆平这些矛盾,赵良和何俐的年终奖也都贡献了出来,过年分给了赵良的兄弟姐妹们用来找平衡。对此,何俐颇有怨言,不过,那时候两人的矛盾还并不严重。

家庭矛盾第二弹


何俐与赵良的真正矛盾是在何俐怀孕期间。孕期的何俐需要更多的营养与照顾,但这两点在这个年轻的家庭里都没有得到保障。首先,两个人几乎没有积蓄,平常过日子都吃紧,更甭说买什么营养品了。其次,赵良不太会疼人,在何俐怀孕期间还和以前一样,每周有好几个晚上出去打麻将,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就算不打麻将,也每天晚上跟朋友喝酒,回家时经常是醉醺醺的。

何俐怀孕期间挺着个大肚子,每天晚上还得自己做饭,能不委屈吗。于是在忍无可忍之下,彻底爆发了,与赵良大吵了一架。何俐其实并不想与赵良闹僵,她只是想让老公对自己好点,只要他认错态度好,并改改他的“大爷”作风,能在家里伺候伺候她,何俐肯定就“偃旗息鼓”了。没想到,赵良也是个牛脾气,死活不道歉、不服软。最后,何俐威胁要打掉孩子,要离婚,赵良才算让步,在打牌、喝酒应酬上收敛了一些。另外,这次吵架之后,两人经济上改成了AA制,赵良想要接济家里人只能花自己的钱。这也算是何俐通过“斗争”所取得的成果吧。

刘光应老师点评:


上文曾谈到原生家庭对新生家庭的影响,包括有形的一面和无形的一面。本文中,“家庭矛盾第一弹”反映的是有形影响,“家庭矛盾第二弹”反映的是无形的影响。从影响的程度上来看,也印证了之前的说法,无形影响的作用通常要大于有形影响。

在这个案例中,赵良的原生家庭施加给新生家庭的影响,无论是有形影响还是无形影响,对于新生家庭的成长都是不利的。这时候,就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化解这种不利影响。

“家庭矛盾第一弹”主要是钱的使用问题,赵良用除生活费以外几乎全部的家庭收入去还“人情债”,这种做法值得商榷。在家庭中,对于钱的管理和使用是很容易引起夫妻矛盾的一项重要决策,因此,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商定,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从常理上说,“人情债”肯定要还,否则何谈感恩,但还的时候还是要量力而行,应以不妨碍新生家庭的正常生活为宜,如果因为还“人情债”,导致孕妇都吃不上营养品,其程度上就是有问题的。

“家庭矛盾第二弹”主要是赵良“不会爱”的问题,其根本原因是原生家庭中缺少爱的示范作用,其父母的夫妻生活不和谐,导致了赵良在这方面能力的缺失。他虽然很爱自己的妻子,但不知道如何去爱。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赵良首先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然后通过“和谐家庭建设”的正确方法弥补自己这方面的不足,而何俐所要做的就是理解丈夫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然后鼓励和帮助他重获这项能力,与赵良一起共建和谐家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