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思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些人只是遇见,匆匆的行程里眼光的一次对视。不需言语,忽略情节。有些人会在心上驻留一些时间,带给彼此温暖。那是最美的一种际遇,留待余生去不断重复地去想起。 那些片段,断片;记得,回忆,然后遗忘。

        11月2日再次跟18年前的同事一同前往澳大利亚、新西兰旅游,在这18年间互相联系得很少,在记忆中,清晰的记得,她在珊瑚坝举行的草坪婚礼,纯白色的婚纱,有闪闪发光的银色亮片,象天上的星星,精致的妆容,活脱脱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女主角,当初二十岁的我啊,是怎样的憧憬爱情,也许只有自己明白,自己知道了。之后长长的时间里,渺无音讯,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按照各自的理想,努力生活,虽然太长没有联系,可是青春的记忆,犹如昨天,话一捡拾,也能再继续絮絮叨叨,十天的同吃同住,仿佛要把这分开后的十年,一起找回,只是镜子那头的我们,眼角多了几许皱纹,她的话题多了一个“豆豆”(一只养了十二年的狗狗),我多了一个儿子.......

      从出门离家,到八号在墨尔本接到校方打来的入学通知电话,雀跃的心情,呼之欲出,恨不能马上飞到他身边,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思念象七八月的稻草,肆意生长,才不到一周的时间啊,怎么会觉得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以至于,当出差归来,在凌晨五点半到家时,忍不住冲到他的房间,轻轻的亲了亲,他宽宽的、温暖的额头,以作了慰。一时间,只知道,有些人就是你心里最弥足珍贵,无可替代。

      见完客户从南坪回家的路上,又或者是,有时上班绕行去公司的路上,总会经过朋友的家门,早些年,没在同一个城市的时候,联系好象还多一些,一个月总有一个或两个电话,如今,却寥寥无几,不是不关心,只是可能的初衷,大家都是为了不要打扰对方的生活,而极力隐藏心底的那份关心吧,那一天还是没有忍住,打了那通电话,“你在哪里啊,正好经过你家,你还好吗?”,“在的,在的,正好呢,给你们带了一些茂县的苹果,你来拿吧,”隔着电话,都能听出高兴的心情,好朋友不联系,不代表不爱、不关心啊,确是真话!

      在车库里,跟小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小余说有天你们单位发了四个桃子,一个给妈妈吃了;一个给了二妹(小女儿)馨瑶;一个给老婆小余,剩下一个带着到大女儿雨馨的墓地待了一个下午,听到此,我泪如雨奔,怎样的一种心情,我是能感同身受的,只是雨馨已经走了一年多了,你还没有放下吗?在你们精心的照顾下,雨馨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她是快乐、幸福的,我们每个人都爱着她,连邓爱博都总会说,雨馨妹妹好乖的.......昔日生活的滴滴点点,似电影般闪现,一晃一起经历走过的可是有七八年啊,怎会无动于衷?当听到你们俩,还在时时想念,时时梦起,我的心也似针扎一般,同为父母,舐犊之心又怎能不能体会?所以,才有话说“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

    逝者已逝,有太多的不舍,可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已过去的,在心底深处留一个位置就好,生活还需我们仰首前行,哪怕噙着泪水,也要努力奔跑,因为我们只能做自己生活的勇者,而选择对逝去的适时放下,何尝又不是另一种思念,是隐秘的思念啊,一直都在啊……在隐秘的某个角落,终有一刻也不曾离开……如梦如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