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谈写作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人在写作时,总是孤身一人。作品实际上是个人的独白,是一些发出的信。我觉得自己太缺少与人交流的机会——我相信,这是写严肃文学的人共同的体会。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有自己,还有别人;除了身边的人,还有整个人类。写作的意义,就在于与人交流。因为这个缘故,我一直在写。


2

在冥想中长大以后,我开始喜欢诗。我读过很多诗,其中有一些是真正的好诗。好诗描述过的事情各不相同,韵律也变化无常,但是都有一点相同的东西。它有一种水晶般的光辉,好像来自星星……真希望能永远读下去,打破这个寂寞的大海。我希望自己能写这样的诗。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


3

写作是个笼统的字眼,还要看写什么东西。写畅销小说、爱情小诗等等热门东西,应该列入熵增过程之列。我写的东西一点不热门,不但挣不了钱,有时还要倒贴一些。严肃作家的“严肃”二字,就该做如此理解。


4

我觉得所有作家分成两类,一类在解释自己,另一类在另外开拓世界。前一类作家写的一切,其实是广义的个人经历,如海明威;而后一类作家主要是凭想象力来营造一些什么,比如卡尔维诺、尤瑟纳尔等人。现我正朝后一类作家的方向发展,所以写出的东西看上去有点怪。我觉得一个人要把写作当作终身事业来做的话,总要走后一条路。


5

作家也是种专业人才,靠想象和描写能力挣饭吃。


6

现代作家们对别人永远不及对自己的 1/8关心。我因为这个恨他们。他们写自己的满腹委屈,写自己的无所事事,这怎么可以呢?人不能不爱别人啊。


7

我们不妨把过去的生活看作小说,把过去的自己看成小说中的人物,这样心情会好很多。


8

必须承认,我对文体有特殊的爱好,别人未必和我一样。但我相信爱好文学的人会同意我这句话:优秀的文体之动人之处,在于它对韵律和节奏的控制。阅读优美的文字会给我带来极大的快感……我开始写作。是因为受了好文章的诱惑。


9

我以写作为生,我知道某种文章好,也知道某种文章坏。仅知道这两条尚不足以开始写作。还有更加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某种样子的文章对我来说不可取,绝不能有让它从笔下写出来,冠以我的名字登在报刊上。以小喻大,这也是我对生活的态度。


10

如果硬要我用一句话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写作),那就是:我相信我自己有文学才能,我应该做这件事。但是这句话正如一个嫌疑犯说自己没杀人一样不可信。所以信不信由你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