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如风》第七章 走着走着,就散了

第六章 姥爷

第七章 走着走着,就散了

 当苏小小奔丧回到北京,第一天到公司的时候就感觉气氛很紧张,大家没有了往日的活泼,都变得很沉默,埋头做自己的工作。苏小小感到很奇怪,因为自己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加上工作又很忙,所以也没问。过了大约三四天,同事告诉苏小小吴想失恋了。有人说,那天在咖啡馆看到吴想和一漂亮mm,俩人不高兴的样子,好像在争议着什么,后来那漂亮mm就走了,留下吴想呆呆地坐着,很痛苦的样子。也有人说前几天下班看到吴想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旁边摆了很多空杯子,看来喝了不少。所以大家这几天做事都小心翼翼的,别惹吴想,否则就麻烦了。苏小小心中的疑虑终于解除了。原来这样,怪不得自己回家之前有一次静儿专门把自己叫出来吃饭,和自己聊了很多,主要是关于她和吴想的事情,语气中透露出伤感和不舍。

   吴想和静儿上的是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的专业。刚开学不久,在一次由高年级同学举办的老乡party上认识。当时吴想被静儿的漂亮,温柔给吸引了,静儿也被吴想的帅气,豪放才华给打动了。由于两人又是老乡当然就觉得很亲近,当然也比别人有了更多在一块的理由。像所有的情侣一样,大学四年有甜蜜,也有争吵,但始终不曾分手。而且,吴想和静儿的父母都见过彼此,对他们俩也很满意。本来说毕业之后就结婚,但由于吴想和静儿因为工作的事情所以婚期一直拖延。后来吴想有了自己的公司,再加上吴想本来就是工作狂,所以就变得更忙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却很少见面。静儿给苏小小说的时候感慨说:我们俩呆在一块的时间,还没你们多呢,我真羡慕你能天天看到他。这倒是真的,从上午上班到晚上下班一天8小时都是在一个公司,怎么会不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长呢。静儿感慨地说: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吴想,感到他很陌生。有时候会因一点小事吵架,吵架之后两人变得小心翼翼。有时候吴想忙得都懒得和她吵,说她不可理喻。那天静儿说了很多,最后总结性地说了一句:也许,毕业就该分手。这句话,让苏小小记忆犹新。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听到了他们分手的事情。

   苏小小没有问吴想分手的事情,只是在默默地做自己的工作。一天临下班的时候,吴想给苏小小发来qq信息说:下班一块吃饭吧?苏小小回复:好啊。

   下班以后,办公室只剩下苏小小和吴想的时候,吴想走过来对苏小小说:走吧。苏小小收拾东西和吴想一块出去,两人默默地走着,彼此都不说话。吴想开着车带着苏小小直奔高速公路。车开得很快,公路两边的路灯快速往后退去。晚风透过车窗吹进来,很冷,苏小小却感到很清醒很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在一家门前停下,苏小小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只是记不起在哪见过。当看到“彩虹满屋”的牌子时,终于想起来了。是安姐的彩虹满屋。也是在这个地方,苏小小第一次认识了安姐,吴想和陶静,也是在这个地方苏小小吃了一顿美味的大餐,有了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

   吴想和苏小小走进去,客人不是很多,也许是因为不是周末吧,室内放着轻缓的音乐。服务员走上来热情地给吴想和苏小小打招呼并说:真不巧,安姐今天不在,不过已经交待过了,你们免费,但酒不要喝太多哦。吴想面无表情,径直往一个空位走,苏小小和那个服务员寒暄。因为来的时间多了,店里的人几乎都认识吴想,陶静和苏小小。安老板对他们也很照顾,每次来都会给他们打五折或是酒水之类的免费,有时候还送小礼物。看来吴想最近经常来这儿喝酒,要不安姐也不会特别交待不要喝那么多酒。

   苏小小朝吴想的位置走去,坐下。吴想依然是一言不发,只是低下头看菜单,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对苏小小说,为你接风洗尘。然后又问:喝一杯?苏小小摇摇头说:还是算了吧,我要是喝多了,你怎么办?吴想笑了笑说:嗯,看来今天晚上吃饭找对人了。

   菜很快上来,苏小小默默地吃着,吴想则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过了好久,吴想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分手了。脸上故作轻松的苦笑和无奈让人看了心疼,这个工作中大家看到的做事雷厉风行的领导,生活中阳光而温情的朋友,失恋以后也会变得这样颓废,看来爱情它真是毒药。如果此时陶静要是看到吴想的这幅样子会不会回心转意……….

   嗯,我已经知道了,苏小小低声说。然后吴想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和苏小小讲他和陶静怎么认识,大学四年怎样度过的,讲恋爱中的点点滴滴和甜蜜,讲陶静的小脾气和小任性,中间也吵过很多次架,也说过很多次分手,只是最终还是和好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眼看就要结婚了,竟然终究抵不过现实。吴想在和苏小小说他和陶静的事的时候眼神时而忧伤时而温情时而含满笑意,说到陶静的小脾气和小任性没有一丝怨恨,反而是温情而包容的笑容,可见吴想到底有多爱陶静。苏小小默默地听着,很羡慕陶静有这么一个男人深深地爱着她。吴想一边说一边喝,最后变成泣不成声。夜已经很深了,客人渐渐离去,最后只剩下吴想和苏小小。吴想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神志不清。苏小小也没办法送他回去,只好把吴想的手机拿来翻开通讯录一个个电话挨着打,看谁能来拯救吴想。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或者人家已经睡了。苏小小鼓起勇气打了一个名字显示“小三”的号码,那边接电话的男声不像在睡梦中,还算清醒的样子。苏小小把情况说了一遍,几乎是哀求的口气说:求求您来帮帮忙吧?那边倒是很爽快的回答:马上来,你别着急啊。

   苏小小终于舒了口气,坐着等人来救援。吴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闭上眼沉睡的样子看起来很累,也不知道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那样子看了让人心疼,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爱自己,那自己一定会好好珍惜。

   服务员过来问苏小小要不要帮忙,苏小小说已经找到人来帮忙,不必麻烦了。苏小小指着那架钢琴问:我可不可以弹一首?服务员很愉悦地说:当然可以了,除了安姐,好久都没人来动这架琴了,安姐有好几次都念叨你呢。苏小小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确好久没有来过了。苏小小走过去,端坐在钢琴前,舒了口气,弹起了电影《钢琴师和她的情人》里一首曲子《The Scent of Love 》。夜很静,偶尔有汽车的喇叭声划过夜的安静传到屋子里,苏小小的钢琴声也透过安静飘向夜空传到还没入睡的人们的耳朵里。

   当曲子结束的时候,苏小小听到有人鼓掌。苏小小回过头看到了一个和吴想年龄差不多,长得干干净净的男人,穿得很讲究的样子。那人看到苏小小惊讶地回头愣愣地看着他,温和地笑了,露出好看而整齐的牙齿。随后,很赞赏地说:真好听,可惜吴想这小子没有耳福。苏小小猜到,面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打电话求救的那个人吧?温文尔雅的怎么叫“小三”这么个名字呢?苏小小问:刚才是你答应来救援的吗?

   那人调侃地说:是啊,除了我,还有谁啊,吴想每次喝多都是我送他回家,这小子不地道啊,今天没叫我。

   说着他们就走到吴想身边,吴想还在沉睡。那男人拍拍吴想,晃了晃吴想说:嗨,吴想,回家了。吴想朦胧地说了一句:回家。那男人拖着吴想出去了,把吴想放进车里,苏小小和服务员告别,也随着进了车里。路上已经很少有车,很安静,霓虹灯的闪烁向人们诉说这个城市的躁动。和吴想的开车方式完全不同,虽然路上车很少,但车子不是疾驰而是平稳的前进。那男人对苏小小说:这么晚了,先送你回家吧,吴想就交给我了,你放心好了。苏小小点头答应。

   第二天,苏小小到公司的时候,吴想已经在自己办公室里了,看起来精神好了很多。看到苏小小进来,给苏小小微笑打招呼。苏小小微笑点头。

   生活继续,吴想慢慢地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雷厉风行,干脆利索,办公室又恢复了往日的活跃气氛。大家像憋了很久,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只是在工作不忙的时候或是周末,吴想经常会请苏小小去“彩虹满屋”吃饭。有时候也会叫上“小三”。后来,苏小小知道“小三”是吴想的大学同学,大学一个宿舍四年,一块逃课,一块打游戏的好哥们。小三是吴想对他的虐称,因为他在他们寝室排行第三。其实他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李斯阳。逐渐彩虹满屋成了吴想,苏小小和李斯阳的聚集地,没事就来聚一下。时间久了,他们成了彩虹满屋的常客,成了大家眼中的“三人帮”。

   苏小小对这种状态很满足,以为有一天吴想会喜欢自己,会对自己说: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但马娉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幻想,也打破了“三人帮”这个大家眼中完美的组合。吴想好久没有和苏小小李斯阳一块去彩虹满屋吃饭。有一天,吴想突然约大家去彩虹满屋,说是要请大家吃饭,还说要介绍一个人给大家认识。那天,当苏小小到彩虹满屋的时候,吴想一反往常最后一个到的习惯,已经和一个女生在那儿等待了。那女生妆容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穿着很时尚,是那种妩媚的美,和陶静的温婉的美大不一样。当吴想看到苏小小走过来的时候,热情地打招呼,很高兴的样子,苏小小好久没见吴想这么开心过了。苏小小一坐下,吴想就给苏小小介绍那女生说:我女朋友,你未来的嫂子。然后又给那女生介绍说这就是苏小小,咱们的小才女。那女生嗲声嗲气地说:你就是小小啊,吴想经常给我提起你,说你会弹钢琴又会写小说,尤其是钢琴,弹得很好呢.........后面的什么苏小小就没听下去,苏小小没想到和陶静分手不到3个月,吴想就又有了新的女朋友,伤口好的真快啊!也许像吴想这样年轻帅气而又多金的男人,身边从来就不缺少年轻漂亮的女孩。那么吴想当初和陶静分手的时候怎么会那么伤心,而且哭得那么厉害。也许只是不习惯那个陪伴了自己那么多年的人,也许是因为陶静的离开也带走了自己青春的回忆,以后再也没有陪自己回忆那些年少轻狂的点点滴滴。

   一会儿,李斯阳也来了。吴想兴奋地拍着李斯阳的肩膀说迟到了哦,一会儿要罚酒哦。李斯阳看起来心情也不错说:没问题没问题,你请客,我当然会多喝点的。李斯阳望着吴想身边的马娉用开玩笑的口气问:这位大美女是谁啊?

   吴想骄傲地说:我女朋友啊,漂亮吧?李斯阳回答:嗯,漂亮,你小子真有艳福啊。

   吴想自豪地哈哈大笑。

   那顿饭,苏小小吃得没心没肺。点菜的时候光点贵的,不点对的,一口气点了五六个菜,还破例给自己要了一杯红酒。边点边说:嗯,好久没吃好吃的了,既然是有人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吃饭的时候还边吃边说,大家别给我抢好吃的哦,我今天好饿啊!他们三个看着苏小小那种馋样儿都忍不住大笑。吴想还调侃说:这丫头吃这么多还光挑好吃的,以后谁能养得起啊,谁敢养啊。那顿饭苏小小确实吃了很多。和苏小小形成对比的是,马娉则吃得很少,浅尝则止。后来苏小小才知道她是模特,怪不得,身材那么好,还那么时尚。吃完饭,马娉说想听苏小小弹琴,吴想和李斯阳也说,好久没听苏小小弹琴了,要苏小小弹一曲。苏小小没有拒绝,走上前去,弹了那首《The Scent of Love》,一遍遍地重复,想自己第一次在这弹琴的场景,想自己第一次在这吃到安姐免费的午餐,第一次见到吴想和陶静。只是半年而已,如今已物是人非。当苏小小弹完,赢得了大家一阵长长的掌声和叫好声。当苏小小回到座位上,马娉用讨好的口气问苏小小:这是什么曲子啊?好好听哦。苏小小回答说:我也忘了,一个电影的插曲。苏小小怎么可能忘了这首曲子的名字,怎么会不记得这首曲子的来历,只是懒得和她说,道不同,说了也白说。如果是陶静,肯定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曲子,是来自哪儿,有什么故事。苏小小好怀念那些和陶静一起弹琴的时光。吴想突然变得很沉默,也许看出了苏小小懒得搭理马娉的原因,也许也和苏小小一样,想起了陶静。

   苏小小对吴想和马娉在一起感到很奇怪。马娉和陶静的差别很大,无论是气质还是品味都不是一个类型的,吴想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还是自己从来就不了解吴想?

   对于吴想和马娉在一起这件事,苏小小只能接受。以前苏小小觉得吴想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没陶静优秀,没有陶静的温柔。苏小小以为陶静走了,自己和吴想会有机会,吴想会喜欢上自己。陶静走了,吴想依然没选择苏小小,而是选择了一个妆容漂亮的模特。这和自己优不优秀没关系,一直以来吴想只是把自己当成朋友或是小妹妹来看待。

   吴想曾给苏小小说过李斯阳挺好的,而且试探苏小小的意思。苏小小怎么知道李斯阳不好呢。李斯阳惯着自己,任自己胡闹,包容自己的任性和没心没肺,甘心情愿当自己的精神垃圾桶。只要是苏小小喜欢做的事或要求他做的事,从来不拒绝,而且对苏小小很是照顾。虽然李斯阳从来没给苏小小说过喜欢之类的话,但苏小小又不傻怎么可能不明白李斯阳的意思。也许真正的爱情是不计较一切,默默地付出。苏小小也曾试着说服自己给李斯阳和自己一个机会,但每当和李斯阳单独在一块的时候就会想起吴想,玩得越开心越拼命的思念吴想。也许是李斯阳上辈子欠自己的,就像是自己上辈子欠吴想的一样。爱情不是感动也不是施舍,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也许自己和李斯阳注定只能是朋友,是哥们。

   苏小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女生了,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样的男人适合自己。也许有时候女生真应该有几个玩得很好的哥们,这样有助于了解男生,免得以后不知道什么样的男生适合自己,不会盲目的恋爱,不会觉得只要有男生对自己好,自己就应该和他恋爱,这样到头来只能是两败俱伤。其实有时候苏小小应该感谢那些哥们,感谢他们的照顾和包容还有给自己了解男生的机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