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树

字数 1401阅读 36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8年第二场雪来的时候,他问,你上一场雪的时候许愿了吗?

我回忆一下摇摇头,他笑着说那你这场就许一下吧。

我见过很多树,有树冠巨大的榕树,也有针叶凛然的松柏,只是这株,枝叶繁茂,会说话的梧桐却从未见过。

大雪给他戴上了白帽,这种天气没有活着的生物,黑夜里,雪映射的天地太亮。

枯萎的藤蔓攀附上他的身体,我看着他,那死去的灵魂有着曾经向上攀爬的欲望。不知道多少年后,我的尸体在别人的眼里,会不会也有所不同。

我仰头冲这个巨大的梧桐微笑,说:谢谢你,你是这个冬天第一个提醒我许愿的生物。

他点头微笑,窸窸窣窣的雪落到我的身上,有点赧然。他说:你会不会觉得跟一颗树说话很奇怪?

我低头想了一下:刚开始会,但现在觉得挺好。

冬天,我行走在这广袤的天地下,鹅毛大雪迎面而来,我瑟缩着脖子,在这巨大的梧桐下试图躲避一场风雪。

我仔细端详这株梧桐,他应该年龄很大,盆口粗的根部,棕暗色的皮肤斑驳。有属于树本身的纹理,也有刀刻的划伤。

这只是一颗普通的树。

他在风雪里沉淀,静默很久。

“我看上去很普通吧?”

“是啊”

他轻轻地摇着枝叶“躲远点!”

我懵住了,他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啊,我也有一颗童心。”

被淋了一身雪的我很无奈,他终于忍不住抱歉“对于一颗树来说,我还很年轻……”

“为什么你会跟我说话呢,小五?”

“因为你跟我一样,只不过我是一颗树,你是一个人……”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悲伤。

我在树下跺了跺脚,那几乎被大雪覆盖的鞋子里有点潮湿。

这个冬夜雪下的很大,我小心翼翼地把全部的自己缩在衣服之内。

它吃吃地笑起来。

冬雪如柳絮,纷纷层层地落下来,他笑着问我“下雪是不是很不方便?”

我笑“肯定是啊”他不再言语,很久之后,他用枝干悄悄拽了拽我,他说“抬头,朝前看。”

我抬起头,看到远处灯光闪亮。

我说很美。

他说“每天都是这样啊”

我看向远方,一个个路灯之下,黯然却温暖。

他说“他们来的那天,我以为我有伴了……”

“后来呢?”

“后来啊,我发现是我想多了……”

他看向夜空,看着灯光,看向他能目视的一切。

他看着我,看着我蜷缩着的身体。

他说“这世界有的时候太容易冷了……”

他说“或许我需要一场火……”

我看着他,明白他的意思,想否认,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天更冷了,密密麻麻的迎面而来。

我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消灭,他也不再说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空无人烟的街道里,我有点害怕。试探着问,

“小五,你还在吗?”

小五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叹了一口气。

他说“我想我妈了……”

他说“或许你不信,我也是有母亲的……”

他说“我什么都有呵,我会说话,有情绪,可是谁知道呢?”

我有点难过,大多数人跟我一样,在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时,只认为这是一颗树吧。

雪地里一片安宁,我只听到他的声音。

他说:如果我是个人,那该多好。

我隐约感觉到他在抽泣,耸动的肩膀,雪花大团大团地落在我的身上,脚边。

他无辜地问我“如果有一天你的灵魂被囚禁在树里,你会怎么想?”

我沉默了,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大概会难过的死掉吧。

我突然想起了青蛙王子,还有那只旅行的蛙。大概我们所有的生物都有思想都有灵魂,只是一部分生物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意识不到别人的存在与情绪。

我颤抖着,试图着去拥抱他,当冬夜里漫天飞雪的时候,我在拥抱一颗树。

那广袤的天地下,只有路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我看着这远方万家灯火,忽然觉得,或许他和我一样需要温暖。

那被雪花覆盖的厚厚的树冠上,我看到零星点点滴落的眼泪。风吹四散的雪和我都看到了这个寂寞的灵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理性就是现实,遵循现实,从现实出发,而有时候人们不敢面对现实,他们有自己的期望,却拥有幻想,而当自己的幻想不能实现...
  • 1.借助instruments利器分析出问题(程序哪些部分最耗时,可以使用Time Profiler;内存是否泄漏...
  • 现实生活中,总有不如意之事,如夫妻关系不和、兄弟反目成仇,子女顽劣不孝,婆媳关系紧张等,究其原因,都是因为家里的风...
  • 第一章 在库茹之野视察两方的军队 1.兑塔茹阿施陀王说:桑佳亚呀!我众儿及潘度诸子两方陈兵圣地库茹之野,跃跃欲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