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墟》第一章 天道棋弈

 第一卷岱舆仙海&蓬莱仙宇篇

 第一章天道棋弈

文/郭沐辰

近日,岩卉和歆柳常听到蓬莱仙尊在嘴边念道:“下个月,就是我灵族千年来最为隆重的神祭大典了,也不知道座下众弟子们,近百年来幻法的修为如何…”

岩卉和往日一样,白衣加冠,步履轻缓有序,向着蓬莱仙宇的大殿走去,准备向蓬莱仙尊问安。路过酩悦阁的时候,恰逢四师弟和五师弟在此御剑鸣天。

四师兄赤云见到岩卉匆忙而去,急忙的御剑而去,道:“大师兄,你这可是去向师尊问安,方才紫玉仙人的坐骑九樱白雕送来请柬,请大师兄代吾呈予仙尊。”

大师兄岩卉接过四师兄赤云双手奉上的请柬,谨言道:“赤云,你这般努力用功,难怪仙尊常在我们面前夸赞你,说你身上有灵族血裔。”

赤云在使出了最后一招破剑式后,便凝指收剑。笑颜道:“大师兄见笑了,御剑修炼是我们每天的必修,下个月就是我们灵族千年来,最为隆重的神祭大典。到时,我可不想让众师弟们笑话。”

“御剑修炼切不可急功进火,且等来日方长。”岩卉言道,便拂袖起身,朝着蓬莱仙宇大殿而去。

五师兄歆柳手持青云扇漫步而来,甚是疑惑:“赤云,往日,你不是最爱在仙尊面前呈艺献法,今日怎么会让大师兄代为呈柬?”

赤云道:“岩卉乃众师兄之首,平日里我们都尊称他为大师兄,蓬莱仙尊出关才短短数日,我不想因为这等琐事,前去叨扰他老人家。”

五师兄歆柳坦言道:“师尊有此爱徒,勿生妄念。”

赤云拱手作揖,恭别了五师兄,便腾身驾云而去。

歆柳将刚才幻化隐藏的袖袍中的三尺凝光长剑,又用召唤术召唤出来,轻身一跃,便飞向九重天。

蓬莱仙宇大殿上空,五只仙鹤饮空长鸣,聚集灵气般的排阵,朝着方壶仙山的方向飞去。

蓬莱仙宇乃是集聚灵气的一个仙境,这里有成千上万形态各异的蓬莱仙岛链接而成,集聚日月之精华,天地万物灵气。

相传在远古时代,人类的始祖女娲造人之后,天地之间一向太平无事。经过了数万年后,忽然有一天,天地大冲撞,天上崩开一条巨大的裂口,地面也爆裂塌陷,烈焰从地心迸发,焚毁森林;洪水从渊底喷涌,漂走山岭;妖魔鬼怪,恶禽猛兽,趁机肆虐,人类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人类的始祖女娲她先杀死妖魔鬼怪和恶禽猛兽,然后平息了水患,后来便开始了巨大的采石补天工程。

尽管残破的天地被女娲修好了,西北方向的天空略有点倾斜,所以太阳、月亮都不自觉地往那边跑;东南方向的大地,陷下去一个深坑,所以大川小河里的水,也都不由自主地朝东南方向流,大量的水积在那里,就形成了海洋。

渤海的东边,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深沟,名叫“归墟”又称“昆仑墟”,归墟”里面有五座神山,就是“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每座神山高三万里,山与山之间是七万里。山上有黄金打造的宫殿,玉石雕刻的栏杆,许多神仙住在这里。

这数三百万年来,生活在岱舆仙海的魔族后裔、员峤之巅的兽族、方壶水仙的羽族、东瀛诸岛的妖族,被生活蓬莱仙宇�的灵族和天界的众将神统治着,天地各族族民们之间祥和安定,世态繁盛。

岩卉走进蓬莱仙宇的大殿时,仙尊正在磷光仙座上,闭目养神,眉宇间有一丝的禅意。岩卉等到师尊睁开眼,方才动声:“徒儿,拜见仙尊。”

仙尊是蓬莱仙宇的开辟始祖,又在两百万年前,那场毁天灭地的灵族、魔族、兽族、羽族、妖族五族大战中立下显赫的战功,盛名远扬于五大神山和天界之外,众战胜都尊称他为蓬莱战神。

蓬莱坐在磷光仙座上睁开眼说:“为师闭关数日,蓬莱仙宇的众多弟子们可还相安无事?”

岩卉躬身作揖,道:“师尊闭关三月,众弟子们都勤早修炼。”

蓬莱仙尊从磷光仙座上拂身站起来,目光拧神道:“甚好,岩卉, 你手中所持何物?”

岩卉双手呈上请柬,说:“方才紫玉仙人的坐骑九樱白雕送来请柬,邀仙尊去紫玉仙府对弈,路过时,恰遇到四师弟赤云在酩悦阁御剑,吾让尔等代为转呈。”

蓬莱仙尊正颜道:“小四向来顽皮性劣,今日怎会如此的勤早?”

岩卉说:“小四向来聪慧伶俐,就这着顽劣之性,需要稍加管束。”

蓬莱仙尊嘴角微笑道:“方才为师闭幕禅坐,感知到瑶天仙池将有灵物献世,快随为师前去。”

岩卉和蓬莱仙尊一起走出蓬莱仙宇的大殿,便朝着瑶天仙池走来,只见远远的看到瑶天仙池,涣散着道道耀眼的金光。蓬莱仙尊走近才看到平日里,养在瑶天仙池里面的灵物都异常的凌动。数条仙人鱼从瑶天仙池里面腾跃而起,那些平日里盛开的最为鲜艳的紫焰、芦荟、莲花都渐渐地枯萎了,唯有那株不起眼的咏荷长出嫩绿,嫩绿上面还挂着闪闪发光的晨露。

“岩卉, 你可曾还记得,着株咏荷是什么时候瑶天仙池破浴而出的?”

蓬莱仙尊见到座下的岩卉有些回忆,想想岩卉虽是座下灵力修为最高的大弟子,他被送来蓬莱仙宇修行。也不过才短短一万年,恐怕那时瑶天仙池,还不见这株咏荷的根芽。

且罢,且罢。

正当蓬莱仙尊准备拂手,触碰这株咏荷的时候,这株咏荷竟然摆弄着它头顶的嫩芽,开口说话:“走开啦,坏人,不要碰我,坏人。”

站在蓬莱战神身后的岩卉,见到这株今日,方才得破浴而出的咏荷,竟对蓬莱战神如此大不敬,还敢口出狂言。岩卉准备拂手,将幻化隐藏的袖袍中的三尺凝光长剑,召唤出来,灭一下这株咏荷周身的仙气,谁知被蓬莱师尊阻拦。

“为师见这株咏荷乃是天界不凡之物,就让它在这会瑶天仙池里多晨浴几日,看看它有何来头,走,随为师去紫玉仙府,去拜见一下紫玉仙人,回敬方显我蓬莱灵族的礼数。”

蓬莱仙宇上生活的族群,大部分都是灵族,灵族的族臣到了一千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年,成年的族臣要参加灵族千年来最为隆重的神祭大典。届时,灵族的各位上仙和天界的仙将,将会对每一个成年的族臣赐予特殊的灵焰,那将是灵族上下无不敬仰的荣誉。

一万年前,岩卉被世代生活在方壶水仙的羽帝,送到蓬壶仙宇拜师学艺,已经过去了九千年,那时候蓬莱仙宇的族人还不到数十万人。

紫玉仙人是岩卉头上灵岩的缔赐仙人,所以岩卉和蓬莱仙宇的其他灵族一样,也要尊称他为紫玉仙尊。

岩卉和蓬莱仙尊一起腾云路过酩悦阁的时候,见到四师弟赤云,靠在酩悦阁的玲珑玉栏上噬睡。岩卉欲跳下云端去叫醒赤云。

蓬莱仙尊道:“且罢,赤云怕是偷吃了瑶天仙池后山的饮天雪梅,他这一睡大概会睡上十天八日的。”

以前听仙尊说过,饮天雪梅乃是天降九月寒霜,那年的雪梅经过了足足一千年才结的果,大小形态各异,雪梅的外面像是被镀上一层凝晶,看上去玲珑剔透,但是入口即化,这饮天雪梅乃是天界间极寒之物,入体可焕发百年灵力修为.

岩卉言道:“那可怎么办,这饮天雪梅可是瑶天仙池之物,食此物者若为蓬莱仙宇上仙,容貌可能会因此大变。”

“岩卉勿慌,为师自有妙法。”

蓬莱仙尊拂袖卷过一阵仙气,便朝着靠在酩悦阁的玲珑玉栏上噬睡的赤云吹去,片刻之后,赤云方才初醒。

岩卉和蓬莱仙尊腾云向往紫玉仙府,途中遇到各路的仙人,纷纷向蓬莱仙尊拱手作揖,众仙都知道蓬莱便是蓬莱仙宇的主人。

岩卉和蓬莱仙尊腾云,在紫玉仙府殿前下驾,看着紫玉仙府宏伟的宫殿仙气腾腾,就知道紫玉仙府在天界的地位。

蓬莱仙尊和岩卉走到宫殿门前,两位白衣仙童出门相迎,岩卉问道:“仙尊,紫玉仙人知道你要来来吗?”

蓬莱仙尊说:“紫玉仙人的坐骑九樱白雕送来请柬,为师自然要登门拜访,岩卉,你还记得你额头上的这枚灵焰是何人所赐吗?”

岩卉面色骤变说:“自然记得这是八千年前,我年满一千岁,第一次参加神祭大典的时候,紫玉仙人所赐,他说等我的灵力修为达到上仙的级别,额头上的这枚灵焰就会变成红色。”

蓬莱仙尊嘴角有几分的安详,然后说:“一会儿见到紫玉仙人要像礼对仙尊一样,唤他紫玉师尊,不可妄言多语。”

紫玉仙府的两位仙童见到,蓬莱师尊圣驾来此,便拱手作揖,道:“蓬莱仙尊,紫玉仙人让尔等出来相迎,仙人已在兰花浴亭设好棋弈,恭候蓬莱仙尊。”

蓬莱仙尊恭言:“仙童可代为引路。”

紫玉仙府虽然也在这个浩瀚蓬莱仙宇,但是仙府的景观风雅倒是别致出奇,嶙峋的怪石,徐徐妖娆的假山上仙雾弥漫。

两位穿着白色长衫的仙童,将蓬莱仙尊和岩卉带到兰花浴亭,眼前就有一阵时迷时幻,将岩卉的眼界遮蔽,不是紫玉仙人。

岩卉袖袍中召唤三尺凝光长剑,呵斥道:“何人在此兴风作浪,赶快献出真身?”

顷刻间,仿佛天旋地转,日月同照,蓬莱立住脚,目空一切,神色镇定,刹那间,从仙气中弥散出来一股紫色灵气,凝聚在一起,像是一头怪物一样。

蓬莱仙尊道:“岩卉, 不用害怕,这是你紫玉师尊的元神。”

岩卉收势,袖袍口的那股旋风才消止,那团紫色的灵气才凝固在一起,幻化成紫玉仙人真身。

紫玉仙尊神色凝然,道:“你这小娃娃,这才过了八千年,就已经不认识我了,瞧瞧你这额头上这枚灵焰,看来你这八千年来,你的灵力修为没什么长进。”

岩卉拱手作揖,然后道:“徒儿,拜见仙尊,这八千年来,徒儿的灵力修为确实没什么长进。如能讨得你那兰花浴池中沐浴十日,方能提升一番修为。”

紫玉仙尊上下打看一番,然后道:“尔等仙骨难耐兰花浴室冰火浴劫,还需修炼几何。”

岩卉见到紫玉仙尊和蓬莱走上兰花台先举杯对酌,然后开始对弈,岩卉心想,这场对弈恐怕又要下上三天三夜了。

点击 返回《昆仑墟》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