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

96
鲠Geng
2017.09.21 14:38* 字数 848
图片发自疴九

我不知道怎么说。

好像说起来显得我这个人不通情达理,做作。

但是麻烦了,我这个人就是有很多毛病。我无时无刻不再遮掩,用笑也好,文字也好,拍照也好。我都希望大家认识的,是一个心理健康的我。乐观的我。哪怕是过分乐观,有点蠢的我。

最起码,不会让大家觉得和我相处很有负担。

可是现在的我,我能怎么办。

我明明看透了所有的,怎么还能苛求自己继续下去。

我内心的自卑,神经末梢高度的精神洁癖,他们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你不配或者你被戏弄了。

我的忍耐,我的退步,一步步的摧毁我。

那么,是我错了吗?

还是另有其人?

为什么我要理解你们的性格呢?

为什么我要包容?

为什么我不可以有脾气?

我完全没有必要的。

我早就知道,我少了谁都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我很久以前就抑郁了。

有时候不经意触碰到了某段回忆就可以一个人哭一天。

瞬间觉得活着没意思。觉得没有人爱我,需要我。

我神经衰弱。

我意志消沉。

我早就死过一回了,甚至更多。

我很黑暗吧。不可理喻。

我内心的怪兽呼吸着最肮脏的人情味,膨胀的越来越不可收拾。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苏醒,操控着行尸走肉的我。

我只能通过他,间断性的发泄我的不满,我的委屈。

另一面,我必须乐观的生活,好让间断性就抑制在间断。我不能再回到抑郁的状态了。

因为不会有人可怜我。我要对自己负责。

听起来,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了。还好,我尚存一份理智。

不必和我说任何道理。

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然而,世界总是充满矛盾的。我要治愈自己,就必须去认识结交新的人,然而我,就人为的让自己更容易受伤。

我说,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和我期望的一样。

我说,没必要和这种人生气计较。

我说,所有的,哪怕是受伤也值得。

但是我不能骗自己,当我和任何一个人相识,相知的时候,我都是用心的。

因为我不希望有谁,像我曾经那样的,被对待。

因为我还希望有谁,也可以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我。

真诚就可以。

不欺就可以。

会不会,要求特别高?

又或者我真的不配呢。

可以,就让我不配下去。

看看我还能卑微到什么程度。

或者说,我再也不会是从前的我了。

我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我不可以再对不起我自己了。

随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