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逝去的时光(少年篇)

转学(一)

我少年的记忆大多和转学有关,在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转学到了镇上的学校。在此之前的时光是恬静美好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一旦真的要离别时还是有些小小的惆怅,于是我和要好的小伙伴们在走街串巷的摄影师的镜头下定格了一张黑白照片。那时每天和弟弟们一起走在上学的路上,仿若一群唧唧喳喳的小燕子,除了开心就是快乐,即使有一只大公鸡每每总是拦在我们上学必经的路上,用尖利的嘴叨大弟弟,吓得我们四处乱窜,现在回忆起来也是那么美好。

那个夏天因爸爸工作调动,我们搬到了镇上,从大山中搬到了这个略显繁华的地方,寄住在别人家的房子里。这里没有门前清澈的小河,没有蓊郁的树木,没有近在咫尺的群山,没有开阔的庭院,更没有童年一起长大的玩伴儿,我不喜欢这里。记不清是爸爸还是妈妈把我送到了老师办公室就离开了,只记得班主任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女老师,她的脸上星星点点全是雀斑,她叫来一个女同学,让她带我去四年一班的教室。走进教室的刹那我惊呆了,这里没有木桌子,是用土坯垒起来的土桌子,上面糊着旧报纸,坐椅也很破旧,她把我带到了她的座位,我和她成了同桌。她叫大波,比我高半头,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初来到这里我很不适应,这儿的女孩子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花衣服,而我穿的是洗得发白的蓝中山装,为的是我穿小了弟弟们可以捡着穿,红领巾也同样洗得不是那么鲜艳了,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除了放假我天天戴着它,我长长的发辫上不像她们系着漂亮的蝴蝶结,只是简单地系着一个黑色橡圈。

慢慢地我熟悉了这些新同学,大多都能叫上名字。我也曾亲眼看到了老师的严厉,她一巴掌就把一个上课淘气的男同学打得鼻子流出了鲜红的血,我像一只胆小的兔子,战战競競地生活在这个新的集体里。

二十多年后,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从七完转到三完,他和小伙伴们依依不舍,到了一个新环境也是慢慢适应了一段时间,他嘟着小嘴说,妈妈,你不懂,你不知道是啥滋味!唉,我怎么会不懂呢!我亲身经历过,而且不只一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转学(二) 如果说第一次转学时我是战战兢兢的,那第二次转学对我来说就没有那么可怕了,而且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小学毕...
    黑龙江冷月阅读 80评论 0 0
  • 罚站 我所在的这个班级学生太淘气了,除了班主任别的任课老师根本压不住课堂,教数学的老师梳着长长的辫子,刚从师专毕业...
    黑龙江冷月阅读 76评论 1 0
  • 日记风波(一) 我看了看这个同桌,他长得浓眉大眼,个子很高,如果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他应该是个很帅的男生。他站...
    黑龙江冷月阅读 92评论 0 0
  • 风 很冷 鼻尖的温度迅速下降 手指关节 快要断掉 萧瑟 掠起一缕秀发 树叶沙沙作响 悠悠晃动 和我的发一起 绿与黑...
    美滋儿_b703阅读 38评论 0 1
  • 昨天晨祷的时候思考了一个问题,我这几天好吗?周六晚上倒紧班,半夜十二点半回家,早晨还要上白班,本来就睡不多一会儿,...
    张洪敏阅读 4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