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们说,你喜欢过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最近整理朋友圈信息,看到一个备注为“李工”的联系人,朋友圈还是偶尔有他 的消息,小浣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对话几乎少的可怜,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话都是同样的信息:

“到家了吗?”

“到了”。

“好的,早点休息。”

几次对话都是相同的开头,一样的结尾。

李工,那个曾经被别人说过喜欢小浣的人,现在可以大方地称呼小浣为女神的人。

小浣不禁陷入回忆里。

02

那年由于工作需要,小浣被外派到工地上的临时办公室办公,认识了李工。他是个高瘦、腼腆,长相斯文的男子,大概30出头的样子。可能是常年待在工地的原因,皮肤黝黑,样子显老,大家都称呼他为李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小浣就在猜想,他家孩子上几年级了?

李工平时话不多,但在工作上很认真,每天去工地盯着进度。小浣平常在办公室,偶尔有需要去一下工地,分属不同的部门,俩人交集不多。直到有一次同事聚餐,说起谁还单身的话题,小浣和其他几个单身的同事被推到话题中心,就单身这个话题大聊特聊的时候,李工突然说了一句,他也单身。着实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大家纷纷表示都以为他都有小孩了。李工笑笑表示,自己长得着急了一点。又惹得大家一阵笑。

后来,同事们私底下议论,不知道李工是个怎样的存在。30多岁了,样貌像是有家庭有孩子的样子,但事实上还单身。在工作上很认真的,但也没有多么出色,起码和同龄的人比起来,工作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收入一般。

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工作地点就是各个工地,一个项目完工了,就转到下一个工地。常年待在工地上的人给人的感觉总是邋里邋遢的,但是李工很爱干净,每天从工地回来,必定进行一翻梳洗,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去食堂吃饭。他的鞋子总像崭新的样子,鞋边永远是白白的,连小浣每次去工地,鞋边都要沾满了红土,和李工同部门的同事也是,做不到李工那样 的干净。

电影《匆匆那年》上映的时候,小浣一口气买了十张票,请大家去看。那天下班后,同事们都准备好了要前往电影院,只有李工一个人磨蹭半天也没好,大家等啊等,最后李工出现的时候,竟然是西装笔挺,皮鞋擦得发亮。“哇,李工,你要不要这样!”,“李工打算要去面试吗?”同事们发出一阵阵惊叹,看看其他同事们一副刚从工地回来的装扮,走在李工身边,都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后来,小浣听同事说,李工喜欢她。不过她自己没什么感觉,和李工的交集真的很少,虽然在一起办公,但更多的是工作上的往来。不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小浣是有点不自然的,毕竟在一起共事,总觉得有点别扭。而且,小浣从一开始就没有看好他。如果李工真的向她表白,她也是要拒绝的。

有一次,小浣加班没有去吃晚饭,加完班直接回家了。第二天去办公室,办公桌上有一大袋零食,同事笑着说是李工买的,昨晚看小浣加班没有吃饭,就给买了些吃的,只不过买回来的时候小浣已经走了。小浣叹了叹气,如果李工是她喜欢的类型,如果她的心思也和李工一样的话,那肯定会很感动吧。然而,现在李工这样的举动只会让小浣徒增烦恼。如果是普通同事这样关心你,你也可以接受的心安理得啊,可是你明明知道他有不一样的心思,怎么能自然地接受呢?如果接受了,会不会给他错觉?让他觉得自己也喜欢他?小浣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在感情上绝不拖拖拉拉。如果确定自己不喜欢某个人,是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人家的。明明不喜欢一个人,却还要接受着他对你的好,这种事小浣做不出来。

于是,小浣把这些零食分给了办公室的同事,笑着对李工说,哎呀,这么多大家一起吃啊。慢慢地,小浣开始慢慢疏远李工,她的原则是,既然不喜欢,就不要给人家错觉。在办公室,除了工作上的需要,绝不轻易和他搭话,连朋友圈都不点赞。小浣偶尔也会想,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毕竟人家从来没有表示过喜欢你。但知道了他的心思之后,小浣又做不到像普通朋友那样的对待。

后来,李工似乎也感觉到了小浣的态度,和小浣的交流也少了。明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疏远,同处一个办公室,一天下来也讲不到两句话。小浣觉得就这样也挺好,太复杂的关系她处理不了。不过,偶尔他们同事一起去ktv玩到很晚,小浣回到家的时候,总会收到李工的信息,“到家了吗?”,小浣觉得不回复不礼貌,淡淡的回了个“到了”。“好的,早点休息”,又发来一条。小浣不想进行这样无谓的对话,直接不再回复,结束了这场对话。

03

那年七夕的时候,小浣他们所在的工地完工,是个大型的购物中心,碰巧七夕进行试营业。商场打折、餐厅优惠,到处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小浣他们辛苦了一阵子,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破天荒地提早下班,小浣去转了转新开业的服装店,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李工发来的。

"晚上有时间吗?一块儿吃饭吧"

小浣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回家了”。

“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次起,就喜欢上你了”。小浣看完脸色有点发烫,印象中李工是讲不出这种话来的。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的话,小浣就可以直接正大光明的拒绝了。

于是她回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小浣没有撒谎,那时她确实有心仪的对象,只是没有进一步发展而已。

接下来的几分钟,没有再收到信息。小浣匆匆走出商场,走向公交站。上了公交车,仿佛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之间的关系总要有人挑明的,不然她怎么拒绝?

然而,她又收到一条信息。“不好意思,小杨他们刚刚用我的手机玩,刚刚不是我。”小浣气的只想摔手机,心里虽然也觉得李工说不出那样的话,但是没有你允许,别人会用你的手机吗?现在来道歉简直是多此一举。

这次之后,小浣和李工的关系越发弄僵,本来以为说开了可以很自然的相处,没想到又进入到另一种奇怪的氛围里。

这期间李工也被调到另外一个相邻的工地,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了。偶尔吃饭的时候在食堂碰到,也只是点个头打招呼。每个人都很忙,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大家纷纷投入到工作生活中,过一段时间,很多事情就会渐渐淡忘。

04

跨年夜,正值公司年会,所有员工聚在一起,好不热闹。也邀请了李工他们那个工地的甲方,酒过三巡,我拿起酒杯像他们那桌敬酒。李工还是老样子,又高又瘦,很腼腆,说话声也不大,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对儿虎牙。他旁边坐着甲方的领导,我和那个甲方有过几次邮件往来,但没有见过面,听同事介绍的,我就过去打声招呼。

走到他旁边,我举起酒杯介绍自己:“罗工,您好,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我认识你”,甲方罗工打断了我的话,似乎是喝了不少酒,竟然晕晕乎乎的站起来,又说道,“我认识你,你是小浣,李工喜欢你,这杯酒我敬你们俩,我干了,你们随意”,说完拿起面前的酒杯,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喝完,又逼着李工也喝了,只剩下石化的小浣。

当天晚上,小浣又收到短信。

“到家了吗?”,

“到了”。

“好的,早点休息”。

小浣感慨万千。

同事们知道你喜欢我,连我未曾谋面的甲方都知道你喜欢我,然而,你却从来没有说出口?难道已经预料到,一说出口就会被我拒绝吗?

从一开始,你喜欢我这件事,都是他们说的而已。你从来没有向我表白,却对全世界的人宣城对我的喜欢,为什么?凭什么?

05

快放假过年的时候,听到一个消息说,李工要走了,明年收假回来,要去另外一个单位。那段时间大家请吃饭请来请去的,每个同事轮流买单,颇有吃散伙饭的意味。等所有人都请过了,李工找到小浣,说要请她一起吃饭。

小浣有预感,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吧。而当时的小浣已经和心仪的对像在一起了。她做了一个决定,既然从来没有说出口,那就永远放在心里吧。当晚,小浣如约出席,不过也带了他们的一个女同事。

所以,和李工的最后一次见面就只是一次简单的三个人的聚餐而已,很多话,一开始没有说出口,到最后就没有机会了。

如今,小浣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在朋友圈发消息,偶尔会收到李工的评论,他现在已经可以大大方方的称呼小浣为女神。

而小浣也发现,跳出那段不明不白的关系,现在好像可以正常对待彼此了。反正,也只是听他们说过,你喜欢过我。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荔枝爱吃(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