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去北来徒自老,故人稀

我在学校对面的马路上 送过好几拨坐上出租车的朋友或者家人了  我一次比一次回头回的决绝

我第一次送去车站的那个人  已经离我的生活很远了  他走的毫不留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潇潇问我真的不走了吗  但是天下之大 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都是陌生的城市 没有熟悉的感觉  因为 本质问题解决不了 都是白搭

是的 表面看似我什么都没有 可本质是——我想要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从就业的那刻起就在追寻  心一日不定  便沉稳不下来

​现在我又多了一个可以甩的锅,“对啊 等着学长分手呢”

今天下午本来没有课不用来盯班  但是送走潇潇他们后无所事事的觉得还是来班里写卷子吧

成绩没有出来 看班里的每个孩子都可爱极了  围城一团谈天说地  嬉笑打闹 年轻真好啊

这周五晚上评教  有个选项是在所有任课老师里你最喜爱谁(只能选择两个)

孩子们像献宝一样说 老师我选的你和我们班主任

我问 你们高一的时候也是九选二或者三吗?

学生点头

哎呀 我去年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评教好评率只有百分之六十多而不开心了好久 现在想想 当年 我在不是班主任的情况下 那么多门任课老师里面还能杀出一条血路  平均好评率是百分之二十二到三十三的情况下我还是六十多 棒极了好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教学第二年 感觉除了知识技能有点吃力后  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什么不适  无论是学生还是人际以及感情

——我习惯了


习惯了学校制度的问题 习惯了学校的弊端 习惯了学生的性格 习惯了自己是一个人


真的习惯了吗??

最后以一句毒鸡汤结束这次的小牢骚吧


“最怕你这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