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市值前十大公司变迁”想到的未来加密货币市值图景

引言:昨天看到咕噜5月3日微文分享上图,脑海里产生了很多逻辑推演。有些情形推演下来,自己都会觉得很夸张,于是只感用“遐想”来命名。却又找不到反对理由。毕竟,币价把区块链涨成了革命嘛。。。今天写文聊一聊,有想的不周到的地方,朋友们来指正。


先说说我对几个时代经济背景的理解:

1990年是日本泡沫经济的尾巴,是日本财团买遍世界的年代。梵高的向日葵,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都成了日本人的财富。

2000年主旋律是币圈家喻户晓互联网泡沫。顶峰的2000年1月微软市值顶峰触及6000亿美元。泡沫破裂后用了十几年才又恢复到这个位置。

2010年世界经济还在次贷危机中挣扎,并且“余震”欧债危机袭来。美元贬值,新兴经济体开始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金砖四国经济腾飞,相对应的是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猛涨。

2019年大家都清楚了,互联网巨头的盛宴。前五大巨头股占纳指市值到达40%。前十大巨头股占纳指市值到达70%。小市值公司不管在资金面还是关注面都越来越艰难。1980年至2017年期间,纳斯达克退市率78%。(是不是比空气币下架归零并没有好多少。)未来,这个数字还有可能扩大。比市值占比更夸张的是注意力占有率。多数人心目中,纳斯达克等于互联网巨头群体。


第一个畅想:赢家跨行业通吃

想法源自我发现2019榜单上的科技公司都有不弱于银行巨头的金融业务。而金融巨头,正是互联网公司之外的上榜第二大群体。查询一下数据:蚂蚁金服今年估值约1500亿美元,微众银行今年估值约150亿美元。同期,工商银行市值3000亿美元,中信银行估值不到150亿美元。

不只是银行与科技巨头合一,实际上,科技巨头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生态的闭环,是个完整的经济体。可以说,互联网巨头除了没发币,其业务包容度俨然就是一条理想的公链。一种可见的趋势是:每一代巨头都会裹挟更多的行业进入自己的体系。下图为腾讯阿里业务版图。




第二个畅想:巨头将要诞生或已经诞生

 从1990—2019年上榜公司能看到的另一个趋势是年轻化。

在2019年登榜科技公司中年龄比较小的是谷歌、腾讯和阿里巴巴。其中谷歌、腾讯成立于1998年,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从成立到上榜用了大概30年。年轻这个特征也符合多数人对技术型企业的认知。它们的成长速度相比动辄百年历史的银行和石油公司,可以说是快了很大一个数量级。这里做几个假设:

1 世界经济的主要增长动力依然是科技创新。伴随而来的是头部科技项目会继续成为市值霸主。

2年轻化趋势依旧。下一批科技巨头会用更快速度成长和扩张。

3 区块链项目相对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4.0离钱最近。并且是很多新兴技术之间、新兴技术与用户之间的连接器。离钱近的在资源上更有话语权。离用户近的在流量上更有话语权。由此区块链项目中很有可能诞生多个巨头。

4 在2013以后诞生的加密货币项目很有机会用小于17年时间登上市值榜。(以以太坊目前270亿美金市值计算,未来十年两轮牛熊之后涨100倍就有机会实现。如果能从上一轮牛市顶点向上涨十倍,则会达到10万亿市值。)


第三个畅想,两种可能的称霸路线

胖协议作为一种可能。未来是阿里、谷歌的业务逻辑,超级公链在生态内部孵化应用,带动大应用成群出现。

大应用作为一种可能。未来是腾讯、亚马逊的业务逻辑,大应用成为一个源源不断的流量入口,为生态中的其他伙伴输血,带动超级公链。


第四个畅想,市值远望。

每一轮头部公司市值都会相较前一轮增加一个量级。2000年1月微软市值顶峰触及6000亿美元,是个个例。当时排名第二的通用电气今天市值900亿。今天的中石油市值1900亿美元,埃克森美孚3200亿美元。微软9600亿美元。苹果8700亿美元。亚马逊9100亿美元。

照这个趋势,2030年有机会出现十万亿市值的公链(加密货币社区)。


结尾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咕噜的《寻找圣杯》中的几个预测:

4年内,单个智能合约平台基础通证的总市值超1万亿美元。可信度70%。在此基础上再经历6年时间,再涨十倍将会达到十万亿市值。

8年内,基于区块链的超级应用出现,单个项目的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可信度50%。我认为偏保守,现在天猫、支付宝、微信作为单体超级应用,市值就已经超过千亿美元。如果互联网公司年化成长率维持过去30%的一半,15%上下。八年内这几个超级应用市值因该超过1万亿。按照“全球市值前十大公司变迁”中呈现的“下一代大十倍”现象来看,下一代超级应用市值因该是10万亿美元。

又想到比特傻《再一次寻找圣杯》中的预测:公链财富仓库的市场规模最终在100万亿美金左右。

我认为2030年有机会出现十万亿市值的区块链项目这一预测是成立的。非要给个可信度的化,我打分30%。


谢谢花时间阅读,更期待有建设性的“币乎深度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