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爱情故事

今天是白露。

因为处于亚热带地区,这里的人对二十四节气没什么概念。从五月到十一月,人们都饱受大热天的考验,是以广东盛产瘦子,是以他被岳父岳母吐槽说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瘦。可是没关系,因为来自隔壁广西的她也很苗条啊。哦对了,听说广西盛产美女。

家乡相邻,又是同事,且年龄相仿,还都是瘦子,真的是刚刚好而已啊。


学校很小,同事不多,生活平淡。他们俩下班后的爱好是玩同事的馋嘴儿子,比如带他去天台上摘别人盆里的金桔吃,摘别人架子上的葡萄吃,以及捡地上的糖果吃。不知道是因为孩妈是校医,还是因为真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那孩一直很壮。

逗孩真是乐趣无穷,他们俩天真地想,要是有自己的可以随时逗就好了。那时候他们不知道换尿布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擦屁股是什么感觉。

尤其是在孩一天拉十次肚子的时候。


下班时间快到了,医院仍然人来人往。他坐在走廊的凳子上。9月初太热了,连收音机里的电波声都带着浮躁的杂音。他在听球赛直播,因为还不可以回家。

他妈也坐在边上,她上个月已经当了外婆,外孙昨天满月了。她厨艺很强,已经成功把他喂出了圆润的雏形,后来这个孩成为了自助餐界的翘楚。做饭时间到了,她平时早就开始在烟火之中忙活。可是今天不一样,她没办法把这件事纳入计划,这难免让一个天秤座急性子有些焦躁。

但有些事急不来,比如说锅里的米、90分钟后的补时,和过了预产期但就是不出来的宝宝。

后来这个宝宝每天上学都在迟到的边缘和时间赛跑。


产房里的她正在经受挑战。尽管后来她尽力模糊当时的感受,说电视里演的都太夸张,虽然疼但都能忍受,但这大约是母亲们在孩子面前默契的温柔吧。她最近达到了史上最高体重,圆润这个词首次可以用来形容她秀气的脸。在后来她怎么吃也不胖,让家里掌勺的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烦恼。

她是个聪明的人,学业和工作都不错,据说做过最笨的事情就是嫁给了某人。某人听了这话立马反驳说,你鼓起勇气追求我才是最明智的举动好吗,而且碰巧我那时眼力不好。

类似的老梗玩了又玩,是以他们给孩耳濡目染了奇怪的幽默感,这大概是除了外貌之外,一家人最相似的地方--很遗憾,这小孩不擅长他们任何一人的专业,尽管她是他们俩职业生涯带的时间最长的学生。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时她还在疼痛和期待中,跟着助产士调整呼吸。


“后来?后来就是有个护士打断我听球,她说我老婆生了,母女平安,下午4:58。”

“呵呵我在里面生小孩你居然在外面听球。”

“老婆别气。”他马上露出谄媚的笑容。


今天是9月7日,广州还是很热。他在厨房做饭,满头大汗。她在旁边给他擦汗,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视频直播厨房实况给孩看。路由器在房间里,有点远,信号不太好,但是一盘盘菜仍然能看清楚。

是二十多年来一家人吃习惯的菜色。


今天是9月7日,纽约已是真正的初秋。凉爽的小风溜过窗台,带着公园里的青草气--这应该是我第一个不开空调的生日。我妈从厨房回到卧室,说要先吃饭了,今天是我爸新学期第一天上课。

是三十多年都在教的高等数学。


生活依旧平淡。我们三个都很喜欢。

真高兴在23年前降临在这里。


今天是白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