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编白蛇传——梅开不及倾城笑

改编版白蛇传——梅开不及倾城笑

宋代时,金山寺有一和尚,名唤法海。

法海年少成名,佛法无边,降妖伏魔,一心向佛。

一日法海身披袈裟出门远游,数月而归,只不过带回了一条小白蛇。

没有人知道小白蛇是如何来历,更不知法海为何带她而归。

法海虽然年轻,但是因为早年得道,为人威严且极为刚直。

但却是对小白蛇恩爱有加,有时出门降妖伏魔也会带着小白蛇出门,这是别人从未有过的待遇。

法海终归是年少,被一群妖魔算计,中了埋伏。

与一群妖魔打的不可开交,一大妖看准时机,一掌打向法海的胸口,法海不及躲避。

跟随法海已有多年,早已通灵的小白蛇奋不顾身扛了这一掌。

法海癫狂了,身后万丈佛光都带着一丝黑气,已破烂的袈裟飞扬,一掌拍死了那个偷袭的大妖,那大妖含笑死去,别的妖魔也都尽散。

法海抱着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小白蛇腾云来到南海,找到观音菩萨。

一向稳重的大师法海彻底慌了神,跪在观音菩萨面前求菩萨救她。

观音菩萨轻轻一声叹息:我可以告知你救她的方法,可是代价极大,你可愿意。

法海激动的说:我愿意,不管如何。

三天后。

金山寺依旧庄严平静,满山梅花盛开,美不胜收。

法海带着一白衣女子回到了金山寺,一众僧弟子好奇女子是谁,但是法海一句未说,脸色苍白的闭关了。

倒是白衣女子仿佛跟众和尚很熟悉的样子,悄悄看了看法海闭关的房间,对众和尚满眼含笑的说道:我叫白素贞,这梅花可真美。

法海闭了关,已成人形的小白蛇自然闲不住。

一日,她一身白纱,不勾眉眼,又偷偷腾云出去玩耍了。

路过一座高山,山腰便开始烟雾缭绕,看不真切。

白素贞看见一男子从山腰掉下,从小聆听佛音,一心慈悲的白素贞自然腾云去救。

白素贞抱住男子,男子本是一脸惊慌,却看见一白衣女子腾云来救,周边烟雾缭绕,女子一身白纱,宛若仙子。

白素贞问:你为何在此?

男子答:我母病重,来此山采灵芝救母。

白素贞:此山如此高,你不怕死在此山么?

男子:我死也要救母。

小白蛇没有过父母,不知道这种感觉,她皱着眉想了会,嗯,也许就是自己对法海那样的感情吧。

白素贞翘了翘脚,双手背后捏着手指,问道:你唤何名?

男子微笑:我叫许仙。

拨云见日,烟雾散去,一抹阳光照射在许仙衣衫褴褛的身上,像极了那日法海为了自己发狂的模样。

白素贞在许仙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感,分外亲切。

白素贞开始经常去找许仙玩,许仙带白素贞做了许多没做过的事情,带她去划船,放烟花,吃美食。

白素贞似乎很开心,满脸微笑,手舞足蹈,蹦蹦跳跳,只是眼里有些落寞,陪我的,不是他。

一日,许仙带白素贞去游船划水,在西湖的中央,船停了下来。

许仙拉着小白蛇走到船头,只见满天星空,忽然烟花四起,照亮了整个黑夜,似乎也照亮了白素贞内心某个灰暗的角落。

白素贞脸色通红,眼神有些不自然,她看了看身边的许仙。

只见许仙依旧一身白衣,那张微笑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文尔雅,

白素贞答应了许仙的求婚,许仙很兴奋,去做婚礼的准备了。

白素贞回到了金山寺,站在法海的房间外。

看着紧闭的房门,气愤的一跺脚:他怎么还没出关,我都快嫁人了,还不出来阻止我,成佛就这么重要么?

小白蛇气愤的腾云而去,房间里的法海缓缓的睁开了眼,年轻的眸子满眼落寞,望着窗外飘落的满地梅花瓣,轻轻叹了一口气。

白素贞和许仙过起了平凡的日子,许仙开个药铺,白素贞在家洗衣做饭,日子倒也平淡美丽。

白素贞靠在窗边,望着金山寺的方向,心里嘀咕道:他真的不来找我了么?

日子一年年过去,白素贞渐渐觉得自己法力越来越弱了,不过白素贞也习惯了不用法力的日子,也就无所谓了。

许仙对白素贞依旧恩爱有加,旁人都羡慕这一对神仙眷侣,只是小白蛇觉得许仙身体变得越来越好了,甚至偶尔深夜会发现许仙身上冒出一丝丝金光。

终于,白素贞连腾云的法力都没有了,彻底成了一个凡人。

小白蛇这时候想,自己连法力都没有了,以后就更见不到他了吧。

端午佳节,许仙给白素贞喝下了雄黄酒,小白蛇本就没有了法力,雄黄酒此时就像毒药一样。

小白蛇白嫩的小脸显得更加苍白,呼吸急促,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许仙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原来他是那日埋伏法海的大妖的儿子,他亲眼看见自己父亲被癫狂的法海一掌打死,他也看见了法海对小白蛇的感情,知道自己的法力奈何不了法海,只好假装娶白素贞,吸取她的法力。

许仙卷起一股黑风带着白素贞就到了金山寺。

金山寺一切如旧,只是那一颗颗梅树已经枯萎。

许仙带着白素贞站在法海房间外,随手一挥就把围过来的和尚们击飞。

小白蛇虽知自己喝了雄黄酒命不久矣,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小欣喜的,都这样了,他总会出关见我了吧,拿命见他一面,也值了。

小白蛇依旧一身白纱,拢了拢头发,笑的明媚动人。

虽然浑身无力,但还是努力的站稳,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房间里传来一声叹息,法海一身袈裟,手握佛珠,一脸平静的走了出来,依旧年轻刚毅的脸庞,眸子很亮。

法海平静的眸子看到强撑的小白蛇还是波澜了一下。

许仙看向法海,一身白衣飘扬,语气出奇平静的说道:来吧,与我一战。

说罢,驾风而去。

法海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小白蛇,眼里露过一抹心疼。

白素贞看见了法海的那一抹心疼,心里窃喜,他心里还是有我的,他还是心疼我的。

小白蛇满脸通红,似乎连自己的身体都好了很多,正欲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只见法海袈裟一挥,没有腾云,就那么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小白蛇看着法海的背影,依旧那么沉稳刚正,步伐虽慢,但却很是坚定,只是背后已没有万丈佛光。

小白蛇看着法海的背影渐行渐远,终于支撑不住,摊坐在地上。

法海一步步走到寺外的梅林中,梅林很大,只是早已枯萎,许仙一身白衣站在梅林之中。

法海一脸平静,手握佛珠,说道:战吧。

许仙身后腾起万丈佛光,向法海打来。

法海看见许仙身后的万丈佛光,没有一点惊讶,手捏佛珠,与许仙战在一起。

许仙与法海战到癫狂,整个梅林都被毁灭殆尽,满地残枝。

许仙终被法海一掌击毙,但是法海也已是残烛,修为尽散,沦为凡人。

白素贞眼看法海拖着残破的袈裟,破碎的佛珠,嘴角带血,虽然满身褴褛,却依旧挺直腰板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

白素贞泪眼婆娑,他不知自己眼中无所不能,佛法无边的法海大师怎么会与一个小妖战到如此地步。

小白蛇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浑身无力,意识模糊,法海的每一步像踩在她的心上一样,支离破碎。

小白蛇终于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

法海有些慌了神,想加快步伐跑过去,却狠狠摔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来不及站起,再不顾庄严,爬了过去。

法海把小白蛇拥入怀中,把自己仅剩的一丝法力渡了过去。

白素贞脸色一片潮红,睁开了眼,看见眼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忽然笑了,笑的如此明媚,就像当年那满山的梅花。

白素贞一脸满足的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让你抱我入怀,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把我揣入怀中,替我遮风挡雨一样。

小白蛇伸手想摸法海的脸庞,手伸到一半,就落下了。

法海流下眼泪,抚摸着白素贞微笑的脸,满脸落寞的说道:小白蛇,你总说我爱佛胜过爱你,殊不知我早已放弃佛选择了你。

白素贞重新化为了一条小白蛇。

法海来到破碎的梅林,从怀里掏出一座玲珑小塔,向前空地一抛。

小塔迎风而涨,化了一座万丈高塔。

法海温柔的把小白蛇放入塔中,说道:这雷峰塔是菩萨赐我的,可保你灵魂不失,千百年后,也许你会再次化为人型,小白蛇,不要怕,我会一直在外面陪着你的。

千百年后。

雷峰塔外梅花盛开。

身披破烂袈裟的老僧在雷峰塔下扫着满地花瓣,老僧满脸皱纹,白色的胡须,但是动作依旧稳健,腰挺的很直。

一老和尚带着一个温文尔雅的小男孩路过这里,望着老僧,眼里有些疑惑,询问老和尚这老僧是何人?

老和尚满脸微笑说道:他啊,为了救自己的女人,放弃了一半修为,甚至连自己成佛的根本,修了多年的佛性都渡给了那个女人,这是一个可以为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的人。

小男孩若有所思,随老和尚离去。

老僧依旧做着自己手里的事,似乎对小男孩和老和尚毫无察觉。

突然,老僧眉毛一挑,望着塔口,只见塔口站一青衣女子,不勾眉眼,笑的明媚动人,比这满山梅花还要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