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城朝雨浥轻尘(6)

“我姜家忠心耿耿为陛下征战多年,如今却被逼的如此境地,太子为人实在歹毒。”

“太子所谋不止于此,就连轻羽的婚事也是皇后提议,只怕……”

李觞尘说着看向了哥哥。


“二殿下但说无妨。”


“轻羽想要自由,少将军想要一家平安,为今之法,轻羽不能成亲,在太子与皇后势力削弱之前,轻羽要留在皇宫。少将军若是信我,便先领兵去北方。”


认识李觞尘多年,他一直与其他皇子不同,他不像太子一样笑里藏刀,也不似小九纯真无邪,如今看来他沉闷寡言的性子倒与陛下颇有几分相似。


哥哥目光一沉,攥紧了拳头,我知道哥哥在担心什么,李觞尘的办法对于姜家来说实在太过冒险,如若按他所说行事,那便是要扶持李觞尘与太子作对。


“我担心轻羽……她在宫中无依无靠,只怕今后不会好过。”


“哥哥不要小瞧我,我可是镇北大将军的女儿,少将军的妹妹,哪怕不在父兄身边,也绝不会任人宰割。”


哥哥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笑着说“你呀你。”



夜里与哥哥分别时京城下了雪,虽入冬已久可雪还是第一场,我看着满天飞雪出神,李觞尘把外衣披在了我的身上,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我答应了少将军会护着你,以后的事你不必担心。”


“我并非担心自己,李觞尘,你我相识多年,我竟不知道你心里所想,只怕有朝一日自己被你卖了还不自知啊。”



“轻羽,信我,我会让你离开皇宫,让去你想去的地方,轻羽……”


李觞尘似乎想解释,可我已经无心再听,我摆摆手转头不去看他,“殿下只需记住自己的承诺就好,别的无需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