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眠空之境

96
小然然_8515
2017.10.05 11:41* 字数 788

          那一刻,它没有犹豫。在夕阳滑过上坡时,它张开翅膀,拼尽力气,冲上云霄。

                                                            ——题记

阴云如同黑莲一般绽放在整片天空,妖冶而诡异,以往软绵绵的云团像莲花的花苞不断吞吐着正在向上蒸发的水汽。刹那间,一道红光穿透厚厚的云层,是血的氤氲,渗透,在晦暗的空中残留一粒朱砂。

长生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从云巅之上摔落,身体溺在水里,曾经漂亮的羽毛变得脏乱,沉重,潮水不断上涨,海平面升高,冰冷的海水渐渐没过它的翅膀,脖劲,头……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沉下去,它由最初的挣扎变得平静,慢慢地,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天之辽,海之阔,生命之脆弱,谁都无法言说。死神会不偏袒、不定期的去问候,去关怀每个生命体。此时长生鸟伫立在山之巅,海之涯,突然想到佛经里的一个词“眠空”或许是活的久了,它早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哪本佛经了,如今也只是得意而忘名,只记得大体的意思是说:世间一切有为的造作都是虚妄不实,智者不求外相,只求于心。

世界万物皆随心,心动则情无界,思无涯,欲无求。心不动,境随心止。

何为情?何为欲?何为思?何为念?长生即为永生,光阴绵延,若如一日。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同样的山川,同样的湖泊,同样的游子,同样的归人……

他曾见过,从盘古开天地到九州大地的繁荣,从部落争夺到王朝更迭,杜鹃啼血,山猿哀鸣,春花秋月抑或风花雪月在才子佳人推杯换盏中逝如流沙。它曾听过,听过滕王阁中稚气少年吟送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听过太白诗人攀岩蜀道歌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听过东坡居士泛舟赏月朗声道:架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它曾想过:我们的命运应该是我们希望怎么样,而不是刻在石头上的,我们的命运就是我们的生命,而不是别人的梦想。

逃的掉的叫劫,躲不掉的叫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背负的痛苦不幸,终究被熊熊烈火吞并。希望和幸福的曙光终究会蔓延至世间。那一刻,他没有犹豫,迎风振翅,扑向那一片火红……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