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六十)

                第六十节

就在大家焦灼不安等待时,只看见几个医生和护士匆匆向手术室跑去,现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贾一凡抓住一个随行的护士问道,到底一个什么情况?护士支支吾吾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贾一凡跌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双腿不停颤抖着,林宏抑住内心的不安,焦灼地在手术门口走来走去,他想抽烟,刚刚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把手缩了回去。莲姨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大气不敢喘一声,只有老向,东瞅瞅西望望的,心不在焉地不时看着手表。

突然,手术室门又开了,一个护士探出头来,声音有些急促,她问道,情况有些不大好,医生要我问你们,如果有意外,是先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贾一凡和林宏面面相觑,莲姨忍不住放声哭出来,她走上前去,急切问道,护士,两个都要保,你跟医生说说,两个都要保啊!

护士解释道,我们会尽力的,但是你们还是要有心理准备,孕妇情况复杂,如果情况不好,该保大人还是小孩?你们赶紧拿主意。

保大人!

保小孩!

林宏和贾一凡几乎异口同声喊道,林宏喊出保大人,贾一凡竟说出保小孩。他们喊的时候,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无法掩饰的惊讶。

到底保哪个吗?护士着急问道,时间不等人的。

保小孩!

贾一凡几乎是瞪着眼睛喊出来的,他这个时候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了,花了那么多钱,不就是要一个儿子吗?眼看要到手的东西不能眼睁睁地就没了。

这次林宏再没吱声,他别过头去,眼泪几乎掉了下来,在这样的场合,他是千万不能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感情。他从贾一凡那可以杀人的眼神里读到了愤怒,如果自己再说出过分的话来,事后他一定会迁怒于自己,说不定心生猜忌,就不好办了。

莲姨看着林宏,再回头看着贾一凡,痛苦地闭上眼睛,泪水再次簌簌而下。她已经没有办法制止悲剧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贾一凡果决而无情的发号施令,这个时候,他就是决策者,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他冰冷冷的想法。

关键时刻,他心里只有儿子,英子的生死已无关紧要,她的命轻的像鸿毛,没人怜惜,就连林宏,这个时候也明哲保身地保持沉默。想到这些,莲姨仿佛是万箭穿心,她只能死死地拉着老向的手,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英子啊,你可得挺过来!

这个时候,贾一凡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脸色慢慢阴沉下去,半天才说道,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公司。

放下电话,他瞅了林宏一眼,说道,你跟我回公司一趟,市纪检委的同志在办公室等我们。

你说现在?林宏吃惊地看着贾一凡,问道。现在这种状况,我们怎么能离开?

非得离开不可,不然他们就会找到医院来,你看着办吧!贾一凡冷冷地说完,头也没回地走了。

林宏看着老向和莲姨,一脸悲愤,半天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记着保大人,随时告诉我情况。

他跟在贾一凡后面,跌跌撞撞走出医院。

林宏车子跟在贾一凡后面,这个时候,贾一凡打来电话,声音极度暴躁,只听他问道,你告诉我实话,杨青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林宏一下子懵圈了,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贾一凡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即便你知道,也不会告诉我实情的,对不对?贾一凡似乎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愤怒,林宏听着他的语气有些害怕,他从来没见过贾一凡如此反常。

你又胡思乱想干什么?我们还是想想现在的处境吧。林宏掩饰着自己的心虚,说道,纪委找上门来,只怕也没好事。

没多久,贾一凡驶出了另外一个车道,他在电话里说道,我回家拿个资料,你先去公司,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该知道怎样应付!记住,即使天塌下来,还有人帮我们顶着。

林宏看着贾一凡的车子消失在路的另一头,琢磨着贾一凡刚才问话的意思,忐忑不安。莫非刚才的一时失态让他觉察出什么?按理讲,他要怀疑也是在英子身上,怎么又牵扯到杨青那儿去了?

林宏不敢大意,他拨通杨青电话,着急问道,你没有跟贾一凡全盘托出吧?

杨青讥讽道,你一惊一乍干什么?就算哪天我吃错药也不会跟他说出半句实情。

林宏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如实向杨青说出目前状况,现在纪检委就在公司等着贾一凡和我,我看这次有些不妙,凶多吉少。英子正在医院生小孩,情况非常危急,我和贾一凡从医院出来也是迫不得已。他刚刚突然问我,你的孩子是谁的,又说即使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他实情,听这语气他好像知道一些什么,让我捉摸不透。

英子的孩子只怕也是你的杰作吧?杨青阴阳怪气说道,贾一凡就是一个大傻瓜,被你绿了一遍又一遍,还不知屎臭。他若是抓进去判上几年才好,这样我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林宏不想再和她说下去,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她不该落井下石,贾一凡真要有个好歹,她杨青就有好日子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不念夫妻之情,也该看在两个女儿份上,不该有岸上看翻船的这般心态。

林宏讨厌杨青的无情和偏执,一个人如果一直不愿放手过去,将来的日子就会和仇恨、痛苦纠缠不清。

老向打来电话,急切问道,贾总怎么关机了?我一直联系不上,英子刚刚生了一个男孩。

那英子呢?林宏问道。

还在抢救,说是大出血,情况不大好!老向如实汇报,只见莲姨在电话里头哭道,林总,你办完事赶紧过来,我这心砰砰跳个不停,我实在担心英子这孩子——

还没说完,电话挂了。

林宏心如乱麻,他给贾一凡打电话,手机果然关机,刚刚还和自己通过话的,怎么一下就联系不上了?到底怎么回事,他贾一凡这是要演哪一出?这么紧急的时候他竟然关机,林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自己回公司去应付纪检委的人,贾一凡却失去了联系,莫非他嗅出了什么?想到这些,林宏心里高度紧张起来,一时没了主意,不知道等待他的是福还是祸?

林宏把车子停在一旁,连忙给陈菲儿打了一个电话,并把有些情况以文字性的发给她。末了,林宏说道,如果我进去了,请替我好好照英子和她的孩子!

现在除了陈菲儿,林宏不知道还能指望谁,别看大炮他平日嘴巴像是抹了蜜似的,跟在身后哥长哥短地喊着,自己真要出事了,只怕躲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