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慕婉

“顾锦溪,你可知,为了你,我放下国仇家恨,甚至可以披坚执锐,戎马天下。”

陈文锦半倚着凭栏紧紧地攥着手中和青玉箫,一声冷嗤,“可是,这些,你都不屑一顾。”

“是,你顾锦溪,傲慢无礼,目中无人,不屑一顾任何女人为你做的一切。”

愤懑地转身怒斥一旁波澜不惊的顾锦溪,这时候陈文锦悲哀地发现,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一点都不。

顾锦溪抱着双手,冷眼看着陈文锦,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也罢,也罢,这颗心,我也不要了,仇我也报不了了。”

她松开握紧的玉箫,“这条命也是你和陌上救的,如今还给你,便是了。”

说罢,陈文锦运起内力对着自己的心脏,便是一掌。

“阿锦,不要!”

江小楠挣脱陌上的束缚,扑向陈文锦,扶着摇摇欲坠的陈文锦。

“江小楠,谢谢你……”陈文锦握着江小楠和手,努力地想要安抚她,“自从阿娘和阿爹去死后,再也……没有人给过……我温暖。如果可以,我真的……真的很想……跟你做一辈子和朋友。”

陈文锦努力地缓缓自己的气息。“但是,我很难过……很难过……”

“阿锦,不哭,不哭,不难过,你不是还有我吗?”江小楠抱着陈文锦哽咽着,努力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很快……很快……就……不用……这么……痛苦了……”陈文锦松开了江小楠和手,“下辈子……让我……做你……女儿吧……”

陈文锦缓缓地闭上双眼,这次真的就不会痛苦了,爱人太痛苦,国仇家恨,太过于煎熬,放下,便是无边的舒坦。

是笑,荡漾在她的嘴角,最疼爱她的人来接她了。

江小楠无声地哭泣,为什么,这世界倍受折磨的是她?

江小楠放下陈文锦,面对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陌上和顾锦溪,突然觉得这两个人是如此的陌生。

“为什么?”江小楠瞪着顾锦溪。

她有太多的为什么?为什么不放过陈文锦,为什么不拦着陈文锦?

“无聊。”

顾锦溪转过身去,冷淡地回了一句,却不由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也只有那般才能缓解心中莫名地哀恸。

江小楠笑了。这一切不就是这么可笑吗?

江小楠招来自己的保镖,带着陈文锦,转身不回头地离去,临了藐视地看了一眼顾锦溪,“你真可悲。”

望着江小楠远去和身影,一直在一旁默不出声的陌上知道,这一次江小楠连他都不会原谅了。

“你不担心吗?”

陌上望着顾锦溪。

“有必要吗?不就是一个女人?”

顾锦溪抛下陌上离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