骋哥哥走了,我将相思付与谁


骋哥哥走了,我将相思付与谁。

1

吴骋死了,竟然在他发现了重要的事情后死掉了。他是怎么死的,难道也是天妒英才吗?为什么沈家和吴家越是能干的英年才俊,偏偏死的越早。

从吴沈两家相争军需药品到后来的两家共同合作,这期间也让观众看的出来,一个心胸宽广仁厚,一个精于算计老辣。两家人相争相持,最后成为了相恨。

沈月生先是死了,就在合作共同制药之后。

他死的有点冤,做了个冒死鬼,一肚子的才能还没有大展拳脚,就那么轻易的被人当做绊脚石给杀了。

这祸扣在了吴家脑袋上,沈家非要说是吴家害死了沈月生,并且希望吴家来偿命替沈月生报了这个仇。

沈星移为了出这口气先是恶棍打昏了吴聘,也差点把吴聘打死。如果不是沈星移的一棍子下去,也不会出现冲喜的事情,也不至于胡家不愿意将自己的独女咏梅,嫁给那个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的吴聘。

当然胡咏梅是心甘情愿嫁给吴聘的,就算他醒不过来她也愿意为他守着。如果不是胡老板听信了杜明礼的话,说吴家将要祸事临头,凭着和吴家十几年的交情,胡老板还是情愿让女儿嫁给吴聘。毕竟那也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的一对儿女,可在冲喜这个节骨眼上偏偏生出了吴家将亡的消息,做为爹爹的胡老板不得不为自己的女儿做出以后的打算。

2

自打胡咏梅撞墙昏迷后,周莹顶着盖头嫁给了人事不醒的吴聘,胡咏梅就没有放弃过想要再找机会嫁给吴聘重温旧梦的打算。

胡咏梅曾多次入吴家看望吴夫人,以希图让吴夫人为他们作主,休了周莹,这样她就好重新嫁给吴聘了。

胡咏梅对吴聘是一往情深,也为自己不能嫁给吴聘而耿耿于怀。看着出入吴家东院的周莹,胡咏梅是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这个不知好歹的野丫头能嫁给自己朝思暮想的吴聘哥哥,而自己左思右等了那么多年,还是不能如愿。

胡咏梅和吴聘在酒楼相会时说的话让周莹听了个满耳,她知道胡咏梅还深爱着她的吴聘哥哥,她听到了吴聘给胡咏梅说对不住她。周莹还是很伤心的,自己舍身取义嫁给了吴聘,却不能得到吴聘的一句“我喜欢你。”

周莹嘴上说不想在吴家东院呆下去了,可当有人要抢她的相公时她还会醋意大发,她也会暗自落泪。她也喜欢这个温文尔雅的吴聘哥哥,她能想要这个知冷知热疼她护她的吴聘哥哥的爱。

当然吴聘对于这个出身江湖的野丫头也是十分的满意,他后来对周莹解释说,当他醒来时看到嫁给自己的不是胡咏梅,而是周莹时,他内心有多么的开心。

胡咏梅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妹妹,他可以护着她,给她关心给她关怀,但是,这不是那种夫妻伴侣的感情。对于周莹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爱。从最初的街上行骗,到躲入轿中求救,这段奇缘也让吴聘深深的爱上了这个不太让他省心的周莹。

3

深情过后便是深爱,周莹的一次次犯错,终于惹怒了吴老爷子。老爷子恼怒的要吴聘写休书休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媳妇,为此吴聘长跪于父亲门前以求得老爷子开恩,留下这个他喜欢的女人。

为了她,吴聘吃了这次苦,而老爷子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周莹看到她喜欢的男人,为了她在受着什么罪。如果周莹真心对他好,那么以后就该好好收敛收敛,学习精进以不负吴聘的深情厚爱。

当然,最终老爷子留下了周莹,这也让周莹和吴聘的关系更加深厚。出门成双,闭户成对,两个郎情妾意,一对天生眷偶。为了周莹能够在经商方面有所长进,老爷子也特批安排了周莹入六椽厅旁听。

眼看着周莹在吴家学得越发规矩起来,也越发像一个少奶奶的样,一切似乎就要步入正轨了,却没想到,因为周莹想吃口酸的,吴聘爬上树摘枣坠落身亡。

4

吴聘给周莹买回了一大块的甑糕,喜的周莹是眉开眼笑。周莹让吴聘尝尝,这么大一块她又吃不完。吴聘说打小就不吃甜食,周莹还是劝他就尝一口,说不定以后就喜欢上了。

周莹夹了一箸喂给吴聘吃,问他吃出这糯米的黏没有,这黏劲就像我和你,怎么也分不开。又夹起一颗蜜枣送到吴聘的嘴里,问他吃出蜜枣的甜没有,这滋味也像我和你。

吴聘细细的品味着甑糕的味道,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吃甑糕了,吃的是甑糕其实品的是你和我的日子。

七层甑糕七层味道,就像周莹和吴聘的生活一样,每天也都是不一样的。

吴聘品尝到了甑糕的美好,让周莹赶紧趁热吃吧。当周莹夹起一箸还没来得及送入口中时,一阵恶心涌上心头,吴聘以为他中午吃坏了什么东西,问她这甑糕还要不要吃。周莹摇头脑袋说今天不太想吃甜食了,想吃点酸的。吴聘深情的看着她,问他想吃什么。周莹眨巴着眼睛环视一周,看见了门外的那棵枣树,说她想那酸枣。

吴聘说那行,我给你摘取去,为了心爱的女人有什么不可以的。说着就往外走要为周莹摘酸枣去,虽然贵为少爷,可对于自己的女人想吃的东西,还是要亲力亲为,这样才能体现自己的爱。

吴聘自个爬上了树,小厮丫鬟在下边帮着忙。摘得几颗来,正当周莹弯腰捡落在地上的枣时,只见一个身影砸在了她面前,吴聘从树上掉了下来。

这可让小厮丫鬟大吃一惊,忙着喊人救命。周莹看到此景也慌得往屋里跑,以为他和往常晕倒一样,喝点教父给的药水就能醒过来。

一阵忙碌,拿来药水灌入吴聘嘴里,不经意的掠过吴聘的手,发觉是冰凉冰凉的,周老四再往脖子上一摸已然没有脉相了。说了一声断气了,刚才还说这吴聘啊看来是没事了,没成想转眼功夫,他这个女婿就断气了。

周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听到周老四说断气了,急的她冲着周老四喊他闭嘴。刚才还恩爱百倍调情有趣的小夫妻,怎么就瞬间阴阳两隔。

也许从此再也没有那个对她说爱的人了,再也没有为她买甑糕吃的人了。糯米再黏也黏不住两个人了,蜜枣再甜也要和着苦泪一起下咽了。

5

吴聘死了,就这么死了。

吴聘从树上摔下来没多久就七窍流血,这不是一般的摔伤,更像是中毒。尤其是在他发现了三元典当行的不苟行为后,尤其是在他撞破杜明礼手下所用的兵刃后,他的活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炸开,只有让他永远的睡过去,才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孙掌柜和婉儿的密谋吞财将要公之于众,孙掌柜想要逃跑,而婉儿想要挣得现多点再跑。婉儿想要让吴聘永远的昏过去,这样就没有人再纠察他们的吞钱的事情,可没当她下手呢就让杜明礼把吴聘给办了。

沈月生的死是蹊跷的,尤其是身上的伤痕更是让人惊讶,这样的伤口到底是什么兵刃所伤呢?世间从没见过如此怪异的伤口,吴聘特意画了幅图,而那次赴宴在宴上所见杜明礼手下所用的兵刃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一句话,可算是要了他的命。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杜明礼的宴上讲出似乎见过这兵刃,而杜明礼说这兵刃可是世间独一份的,吴公子又从何而见呢。

杜明礼让手下把刚驯了几天的鹰给处理了,顺便把这壶酒再温一下。这就是蹊跷吧,也许他真的是被杜明礼下药给毒死了,只是毒性发作后他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总之,吴聘哥哥是死了。这让她的咏梅妹妹注定也是一场伤心,还未如愿嫁给聘哥哥,便要彻底的绝望了。更加悲痛的应该是吴家上下,吴老爷就这么一个独子,也正是老少交接的年龄,指不定把儿子培养成材,老爷子就要把大权交给吴聘,怎奈人去影空,什么都没有了,希望破灭了。就像是沈家失去了能干的大少爷沈月生时的悲痛一样,在吴家也上演了一番。

也许周莹已经怀上了吴聘的骨肉,这个遗腹子成了吴家最大的欣慰。也许正是为了表现出周莹的能力,吴聘也非死不可。毕竟这戏就是讲周莹的传奇一生,如果吴聘一直活着,那还有周莹什么事啊。

只是吴聘死了,伤了两个女人的心。明月再照高楼时,我将相思付与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