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在奈何桥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眼前是漫无边际的红雾,脚下是坚硬的碎石路,身后是长且窄的拱桥。她久久地站着,不曾挪动一步。

不停地有人从她身边经过,那些人或是漠然,或是惊慌,或是害怕,赤着脚从远处慢慢走近。碎石子刺得他们咬牙切齿。

不管是怎样的人,抱着如何的心情。只要到了桥边,喝上一碗老妇递上的汤药,便终会平静,踏上拱桥,走向他们的归宿。

而她,不肯喝汤,不肯过桥,已有许多日。

送走这一批,她的眼睛酸痛地落泪。桥边的老妇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姑娘,莫要执念,喝上我孟婆的汤,过了这奈何桥,便是新生。”

她扯出袖帕,揩了掉出来的泪珠,转过身子,朝着那老妇说道“孟婆,他答应过,与我一同过这奈何桥,无论如何,我也要等他。”

孟婆摇了摇头,收拾起碗来,不再说话。

02

“江郎,你忘了我吧!”娇媚的女子背对男子,低声地哭泣着。

“玉蓉,不要说这样的话!父亲不同意,我们便私奔!”男子从身后抱住女子,下颚抵在她的肩上,眉眼微垂,在她耳边轻声说着,热乎乎的气吹着她的耳垂,也温暖着她的心。

她的江郎,贵为总长的次子,从国外留学归来,一身才学,本应大好前程,却要为她,这样一个低微卑贱的女子,放弃这一切。

“不,江郎。玉蓉配不上你。玉蓉只是看茶铺家的女儿,何德何能!”女子的泪不曾断,哭得越发厉害,那模样看在男子眼里,却是楚楚动人。

男子抽过帕子,帮她擦着泪。

夜渐渐深了,茶水铺前支着灯。中年男子佝偻着背,拿着块布费力擦着桌子。

玉蓉轻声走过去,站在身后,柔柔地叫了声“爹,你歇歇吧,让我来做吧。”说着就要去接他手中的布。

她爹躲开了,也不搭理她。

玉蓉咬了咬唇,无力地揪着手。

“爹!”

她爹停下手里的事,低低地叹了口气“儿啊,听爹一句劝,跟那江总长的儿子断了吧。咱们高攀不起。这回人家是好言好语来劝,下回怕是要砸铺子了。”说着竟掉了泪,用袖口擦了,接着说道“镇上的王家,也是不错的,做点小买卖,你嫁过去必吃不了苦。听爹的,啊。”

玉蓉跟着落泪,不言语,也不点头。

03

王家的聘礼很快到了。大大小小的箱子也是摆了不少。玉蓉的爹笑着应承王家的人,背愈发得弯了。

玉蓉躲在屋里,无助地哭着。忽的传来石子叩击屋顶的声音,那是他们的暗号。

玉蓉小心地出了门,往屋后的密林里跑去。

跑出不多远,她的江郎已等在那里。

江源生一见她,就跑上来抱住。满脸的焦急与心痛。“我不许你嫁到王家。你是我的人!”

玉蓉依偎在他怀里,贪恋这一刻的温暖,而后轻轻推开他。“江郎,回去吧。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家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不,我们走。随便去哪里,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

“公子!”突然有一群人往这里跑了过来,领头的人已然发现了他们。是江家的人找来了。

玉蓉大惊失色,江源生很快便反应过来,拉着她的手往密林里跑。

身后人跟着追。林木过多,他们又十分熟悉,竟将他们甩开。

穿过密林,一条长河挡住他们的去路。而他们也是无力再跑下去。

玉蓉丢给他的手,掩面哭泣着“江郎,算了吧。你若不肯丢手,不如让我死了吧。”

“好,我们就跳进这河里,既然不能生在一起,便死在一处吧。”江源生决绝的神色让玉蓉心惊。

“江郎,你不要胡说了。”

“玉蓉,奈何桥上,我陪着你。”江源生牵过她的手,往河里一步一步走去。

当河水浸湿他们的鞋袜,慢慢涌上身,玉蓉的心也跟着平静。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奔赴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她的眼睛在水里再也不能睁开,她的耳朵浸透了水,她的鼻子不能再呼吸。唯一确定的是她的手,还牢牢地握在他的手里,这样也好。

04

奈何桥边的玉蓉,从回忆里惊醒,仿佛溺水的人呛出一口水,得以呼吸一般。

孟婆还在准备着汤药,很快便有另一队人过来。

孟婆说,此刻是人间的中元节,鬼门大开。有许多孤魂野鬼会去往人间游荡。只是他们很容易被鬼差发现,就地正法。那样魂飞魄散,便再也没有往生。

曾经有只从人间溜回来的小鬼说过,若是一直等不到那个人,也许他根本没有死。

她原本是不信的。怎么会没死呢。明明握着手,一起进了河的。

只是此刻,她决心去人间寻他。哪怕魂飞魄散,她也要去看一看,他是否真的没有死。

孟婆看着她往黄泉路上走的背影,无奈地摇着头“傻孩子,黄泉路哪里能回头。”

她很快便找到江府的位置,却愣住了。眼前哪里还是什么高门府邸,破败的石狮,门房大开着,里面生满杂草,竟是一丝人气都没有的样子。

她走进去,满目疮痍。呆呆地站在庭院门口,不知何去何从。

一阵阴风吹过。眼前是一身黑袍的男子,戴着黑色的面具,周身满布煞气。

玉蓉双眼无神地看着他,她猜这便是鬼差吧。如此也好,等他不得,寻他不见,不如魂飞魄散吧。

那鬼差看她半晌,才说道“原以为你会在奈何桥边一直等他,却不曾想你既然还来人间寻他。你就不怕魂飞魄散吗?”

玉蓉既然一笑,那样温柔妩媚。

“求大人让我魂飞魄散吧。”

“回去吧。此次我便放过你。”那鬼差说着转了身,临走前又留下一句“不要再等了,等不到他的。”

玉蓉回到孟婆身边,神情恍惚。

“阿婆,我遇到鬼差了。他说我等不到江郎了。”

“阿婆,是不是江郎违背了我们的誓言,他是不是先投胎去了。”

“阿婆,他怕是没有死吧。”

玉蓉恍惚了,失望了,愤恨了,最终无奈了。

孟婆递过一碗汤“孩子,喝了它,走吧。”

玉蓉接过汤,那汤药里印出她的脸。秀丽的,带着不舍的样子。最后一笑,她喝尽了手中的汤药。

记忆便像丝线一样从脑中被抽走。慢慢地,她终归平静,连与孟婆都不曾道别,她已不记得这奈何桥边的阿婆。一步一步往桥上走去。

05

江源生来到孟婆身边的时候,是笑着的。

他穿着黑色的袍子,手里拿着黑色的面具。

“阿婆,多谢你一直照料她。”

孟婆又叹了口气,她总是叹气。在这奈何桥上数不清的日子里,她叹过数不清的气。

“你也是个傻孩子。为何不告诉她真相呢。”

“她本不该命绝,是我的自私害了她。如今阎王爷罚我做一千年鬼差,我又怎能再叫她等我一千年。”江源生垂着眼,低低说着。

“如今她走了,你也能安心了。今后便好好做你的鬼差吧。”

“是啊,希望她能投到一个好人家。”

“说好的一起过奈何桥,怎么能食言。”女声传来,惊地二人往桥上看去。

浓密的红雾里,渐渐走出一位袅袅婷婷的女子。她的眼中含泪,看着桥下的男子,缓缓说道。

“江郎,一千年后,我们再一起过奈何桥,可好?”

中元节,寄思故去之人。愿生者康,亡者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花花公子_8a0b阅读 846评论 3 9
  • 虎哥学书画
    文虎哥阅读 51评论 0 0
  • 春天的时候,各种花儿都陆续开了,朋友圈都是晒旅游的,图片中必须是有几种花儿的。沿用的词儿基本都是花团锦簇。 要我说...
    九望阅读 710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