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无道之诱(05)

柚缤也不知是怎么了,也许是白天想起了逝去的娘有些伤心,这会儿她似乎又瞧见娘了。娘还是如记忆中一般那么美、那么温柔,直唤她“缤儿”,柚缤心里委屈得紧,也喊道:“娘……娘……你知不知道,缤儿好想你……”


娘亲的眉眼因为悲伤而簇成一团:“娘也很想缤儿,缤儿,跟娘一起走吧……”


柚缤忙不迭的点头,见娘亲往前走去,柚缤也慌忙跟上,生怕她娘要再度丢下他。柚缤又想起了什么,自脖颈中又掏出一块玉佩,道:“娘,这是你小时候送给缤儿的,缤儿一直贴身带着呢,每次看到它,就好像缤儿从未与娘分开过……”柚缤边说边取下那块玉佩,献宝似的递给娘。


娘亲许是非常感动,眼眶里也涌起了些雾气,拉起柚缤的一只手:“缤儿,我们一起走,再也不分开……”


娘的手好冰,一点热气都没有,柚缤便紧紧的握了握,想要温暖娘。娘似乎也感受到她的用意,柔柔的朝柚缤笑了一笑。柚缤心里头越发满足,正要踏出结界,却忽然听见一道沉稳的男声:“回来。”语气听上去不容拒绝。


柚缤有些疑惑,哪里冒出来的另一个人?


娘亲的神色却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催促道:“别理他,跟娘走。”娘亲一步跨过结界,身影在结界外飘荡,对柚缤招手道:“缤儿快过来……”


柚缤伸手想去拉娘亲,手中的玉佩先一步甩脱出去,一碰到结界便即刻消散,柚缤心里着急,也要举步跨出结界。岂料突然有一股力道将柚缤往后一拉,柚缤站定后回身看去,就瞧见了仍坐于阴暗处的姜埃,柚缤气道:“你要做什么?”


姜埃仍是冷着声音,看不清面容:“不过是一重幻影,谁知你竟愚不可及。”


柚缤没空与姜埃争辩,仍要往结界那处冲去:“娘,你等等缤儿……”


姜埃自然知道这结界里头可没有第三人,便是有,那只能是柚缤自己的心魔所衍化出来的。想那午枯素来歹毒,可他应该也知姜埃是绝无什么心魔梦魇的,因此这结界倒也不能奈姜埃如何,左不过坐上三个时辰便能安然无恙的出去。只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倒还有些放不下的事。


见柚缤不听自己的劝谏仍要闯出结界,可姜埃也不能真让柚威的女儿葬身此处,便只得设了一道仙障隔开柚缤与幻象,接着站起身来,对着柚缤一直自言自语的那处结界施法,想打破她的幻象。


柚缤发现自己突然出不了仙障,而眼前的娘亲霎时用手捂住双额,原本秀美的脸庞变得狰狞痛苦,柚缤急道:“娘,你怎么了?”


娘亲的声音断断续续:“缤儿,快替娘杀了这个人,娘好痛苦,娘没有办法带你走了……”

柚缤见娘亲如此,知道一定是身旁这人搞的鬼,骂道:“你快住手!你放我出去!”边说边对着姜埃出招。


姜埃正专心施法,不妨柚缤这突然的一击,只得加快了口中的咒语,想速速让这幻象破灭。

“啊……缤儿……”眼前的娘亲张牙舞爪,撕破了原来纤细柔弱的伪装,只见一张脸枯瘦血腥,只有两个黑色的大洞伴随着一张血盆大口。


柚缤吓了一跳,娘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正害怕间,又见娘亲的身影自下往上的慢慢消失,此刻便仅剩一个头部了,看着颇为骇人。那张血盆大口里仍旧吐出着尖细的声音:“缤儿,娘好失望……你竟然不肯跟娘走……”话音刚落,柚缤的眼前再无任何娘的踪迹了。


想到娘刚刚的怨怪,柚缤凄厉的叫道:“娘……”


柚缤的呼声在这隐秘的空间里听来格外的瘆人,倒好像是此处真的发生了什么生离死别。

见姜埃终于不再念咒施法,柚缤怒气冲冲的跑到他面前,质问道:“我娘呢?”


姜埃移过目光看向别处:“难道你尚未清醒?否则怎么会有此一问?”


柚缤控诉道:“我娘他思念我才会入梦来找我,你为何要如此残忍?”


姜埃音调平平道:“那不过是你幻象出来的梦魇,你也见到刚才那块玉佩是如何被结界反噬的,若你强行冲出结界,你的下场也不言自明。”


柚缤却道:“如果你当真是想救我,为何不一早同我说清楚?现下还害我丢了玉佩,还让娘在梦里与我生了嫌隙,万一她以后再不入梦找我怎么办?”柚缤一直强忍悲伤,可是想到信物就此被毁,心里还是一阵难过,倒忍不住流露出哽咽声,无力的软倒在地上。


姜埃硬邦邦的回道:“那自然是你的事,于我又有何干?”


柚缤自出世长大以来,除了他爹爱训斥人,其他人哪个不是捧着她、宠着她,倒还从未遇到如此无理、如此不肯顺着自己的人。尤其,柚缤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娇蛮任性的女子,怎么眼前这人就是处处要与自己作对呢?柚缤委屈极了,哭诉道:“那块玉佩是出生之日我娘送给我的,如今被毁了我怎么对得起我娘……不行,我我一定要找到他……”


“你不用白费心机,那玉块已经被结界反噬,凭你的法力,是根本夺不回来的。”


凭自己的法力当然是不行,可听姜埃并未将此事说死,柚缤只能寄希望于眼前之人,因此也顾不得计较他的冷淡态度,手脚并用的爬至姜埃身侧,又伸手拉着他的衣角恳求道:“你的仙法比我高强得多,你帮我夺回来好不好?”


姜埃不语。


柚缤以为姜埃是在要她的报酬许诺,便使劲从头上扯落那只大大的金钗,因为动作生猛,倒划破了手心,使得那柄明黄的金钗上也沾染了血腥气息。


柚缤慌忙用双手将金钗奉上,求道:“你行行好帮帮我吧,那块玉佩是我娘留给我的,自我出生之日起便从未与我分开……你将这只金钗拿去,如果你不喜欢金钗,等我逃出结界,我愿意答应你的任何要求,求求你帮帮我……”


isv����(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姜埃本就是对气味十分敏感的人,这会儿也自然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他垂下眼看向柚缤手中的金钗。这会儿虽然光线昏暗、漆黑...
    朱空文阅读 84评论 2 4
  • 柚缤在房间里耽搁了几个时辰,听到石乔来敲门禀报便立刻惊醒了,自然知道她爹已经从宫外回来了。柚缤有太多话想说,也关心...
    朱空文阅读 84评论 4 3
  • 柚缤闻言朝姜埃望了望,这人可是一个眼色都未给过自己,柚缤根本想象不出他被自己所惑的模样。 “废话少说,”姜埃道:“...
    朱空文阅读 80评论 0 6
  • 柚缤满腹怨气的跑出细水宫,直奔山脚下的一间小院子。洪澜此时正在院子里头坐着,背对着阳光在做女红,刚要绣下荷包上的最...
    朱空文阅读 201评论 4 6
  • 柚缤回到细水宫时时候还尚早,也没碰上昨日的宾客。柚缤舒了一口气,正要私下里去寻石乔,却偏偏先遇上了直营。 直营瞧着...
    朱空文阅读 7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