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虽然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中间的分别几天,让他们小别胜新婚,身体还是因为对方的触碰而颤栗不已。

    今天晚上是属于他们的洞房之夜,两个人都格外的投入,就在夏暖以为他要狂野进入之时。却见陆奕寒的身体猛得从她身上翻到床上,双手捂着头,表情痛苦。

    夏暖看着陆奕寒奇怪的变化,紧张的问,“奕寒,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休,休息一下就好了。”陆奕寒忍着脸上剧烈的骚痒,声音低哑的道,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就是吃鱼引起的过敏反应吧,看来还是没有逃过侥幸心理,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对鱼过敏。

    夏暖看到陆奕寒脸上的皮肤红得吓人。紧张的问:“你的脸怎么会这么红?你刚才喝了多少酒?”

    “我没有喝多少酒,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休息一会就好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是我们的洞房之夜。恐怕我不能尽丈夫的义务了。”陆奕寒说着忍不住用手挠脸上的皮肤。

    夏暖看到陆奕寒不仅脸上的皮肤红得不正常,就连手也是很红,而且随着陆奕寒挠脸上的皮肤,那个皮肤的地方就冒出一层细密的颗粒,作为医生的她立刻明白了陆奕寒这是对某种东西过敏造成了。

    “不要抓,你会破相的!”夏暖说着连忙抓住陆奕寒的胳膊,目光紧张的问:“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对你皮肤过敏的东西?”

    看着夏暖眼中的紧张之色,陆奕寒知道如果被她知道他是因为吃鱼过敏引起的,夏暖一定会更加自责。便装糊涂的道:“没有啊,我的皮肤就是这样,三天两头的过敏。我就是怕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会嫌弃我,所以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才不敢和你见面,怕你不答应我,现在你看到我有这种怪病,会不会后悔和我试婚?”

    为了安抚夏暖,不让夏暖发现他过敏是因为她,陆奕寒自黑也是蛮拼的!

    夏暖眼中流露出一抹心疼之色,原来外人眼中的完美男人并不像别人所看到的那般完美。

    果然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在你完美的人生路上总会安排一些你不喜欢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东西。

    “不,不会,和你试婚我一点也不后悔,你现在的样子,依旧很帅气,既然是老毛病,那你一定有控制皮肤骚痒的药,药放在哪里我去拿!”夏暖目光关心的道。

    看着夏暖目光里的坚定,丝毫没有嫌弃之色,陆奕寒眼底闪过一抹欣喜,“这里没有药,我的病一直是由我的私人医生治的,让私人医生过来把药送来就好,时间不早了,你还怀有身孕,快去洗澡睡吧,今天我就先去客房睡!”

    夏暖以为他是怕自己嫌弃他的样子,连忙拉住陆奕寒的手,“我不怕,不管你变成什么样,现在你是我的丈夫,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

    虽然他们只是试婚,但夏暖做事一向很有原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

    现在她是陆奕寒的妻子,她就要做到一个妻子应该尽的本份!

    “可是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乖。”陆奕寒说着推开夏暖的手。

    夏暖反手将陆奕寒的手握得更紧,清澈如水般的目光带着坚定与倔强之色看着陆奕寒,“难道你忘记了今天牧师说过什么?他说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都要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且一生忠心不变,虽然我们签了协议,这场婚姻只是试婚,但我现在是你名媒正娶的妻子,只要我是你的妻子一天,我就要做到我当妻子的本分,别说你只是有皮肤起疹子的怪病,就是你真的毁容,我也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所以,老公,请让我陪你一起面对好吗?”

    陆奕寒的心被夏暖的那一句‘老公’叫得波涛汹涌,翻江倒海,虽然那只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称呼,可是在此时此刻,却让陆奕寒觉得那是他此生听过最美的情话。

    看着她坚定不移的眼神,陆奕寒轻轻点点头,“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夏暖对陆奕寒露出一抹灿若如花的微笑,“只要你让我留下来陪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要你以后每天喊我老公,不然我就用手抓我的脸给你看!”陆奕寒一脸孩子气的威胁道。

    虽然此刻他的脸很红,还起了一层淡淡的疹子,但在夏暖眼里,他依旧帅气无敌,看着他一个大男人对自己撒娇耍赖,身怀有孕的夏暖被激起浓浓的母性爱心,无奈的道:“好,我答应你,以后每天叫你老公,但是只能在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叫。”

    让她当着别人的面叫他老公,她一定会被自己腻歪死的。

    陆奕寒知道她性子淡然,不像别的女人喜欢秀恩爱,而这一点也和他极其相似,感情是自己,没必要秀给别人看。

    “好,就这么愉快的答应了!”

    “那你快给医生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给你看看!”夏暖关心的道。

    “好,我去打电话,你先去洗澡,洗好了我再去洗。”陆奕寒故意把夏暖支开。

    夏暖不疑有他,打开衣柜准备拿睡衣,却发现之前穿的睡衣没有了,换成一排崭新的睡衣,而且每个款式都是极其性感惹火的。

    夏暖嘴角抽了抽,陆奕寒的团队要不要这么细心,连睡衣都买了这么多,这是让她每天换一套,一年不带重复的吗?

    只是这样的睡衣穿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吗?

    就在夏暖站在睡衣前犹豫为难时,陆奕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后,声音低哑充满磁性,“我觉得这套不错,老婆,既然今天晚上我吃不到,你就让我饱饱眼福吧!”

    温热的气息吹抚在夏暖的耳边,让她忍不住颤栗了一下,看着陆奕寒手中那套根本就算不上睡衣的睡衣,脸上红的滴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三点一式的内衣也是睡衣?

    “那,那个我现在怀孕怕凉,我还是换一件吧!”说着连忙拿了一套看起来布料比较多的睡衣往洗浴间里跑。

    看着落荒而逃的夏暖,陆奕寒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陆奕寒拿起电话走到落地窗前,拔通他专属私人医生的号码,和他说了过敏的情况,让他把药装在特殊的盒子里送过来,以免夏暖怀疑。

    夏暖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陆奕寒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面朝大海,一室浪漫的光芒洒在他身上,犹如画中美男子一般让人心动不已。

    夏暖小心翼翼的向陆奕寒走去,房间里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根本就不需要小心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不一会儿,夏暖就站在陆奕寒身旁。

    看着他冷梭的目光眺望着远处的大海,深邃的眸光中仿佛藏满了故事,又仿佛是在思念着什么?回忆着什么?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难道是在想你回忆里的那个人?”夏暖故意随口一问。

    陆奕寒的身体却一震,随即又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看着夏暖,“我在想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娶到你这么温婉善良又勇敢坚强的妻子。”

    虽然陆奕寒掩饰的很好,但细心敏感的夏暖对陆奕寒刚才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心底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失落,原来在他的心里,真的有一个忘不掉的回忆。

    不过很快夏暖便释怀,他那么优秀的男子,有一个心尖上回忆不是正常吗?不过很快夏暖便释怀,他那么优秀的男子,有一个心尖上回忆不是正常吗?


    况且,一开始他就说过,和她只是试婚!


    或许他现在学习如何做一个好丈夫,就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爱护那个女人吧!


    夏暖忍着心头的酸涩,笑得幸福而羞涩,“好了,别贫了,快去洗澡吧!”


    陆奕寒去了洗浴间后,夏暖将自己倦缩在落地窗前的懒人沙发吊椅里,心里没来由的痛疼起来。


    这是一场游戏,她明明不该奢想,可是,怎么办,她好像动了不该动的心!


    夏暖告诫自己,在这场游戏中,她动什么都可以,就是绝对不能心动。


    突然,一道铃声从夏暖身下传来,夏暖询声望去,看到背后躺着一部黑色的定制手机,而上面的名字显示‘陆奕宁’。


    想着陆奕寒刚进去洗澡,夏暖又觉得陆奕宁为人很好,自己接电话她应该不会生气,便接了电话,以免她有重要的事情好及时传达给陆奕寒。


    夏暖还没有说话,就听到手机里传来陆奕宁紧张的声音,“哥,你明知道自己对鱼过敏不能吃鱼,还撑强吃了那么多,现在过敏了吧?情况严不严重?还好我事先和王叔打过招呼,让他先把过敏药备好,一会应该就到了。”


    陆奕宁的话就像炸蛋一样在夏暖的脑海里炸开。


    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怪病,而是因为吃了自己给他夹的鱼才过敏,而他为了不让自己内疚担心,选择了骗自己。


    这一刻,夏暖没有因为陆奕寒的欺骗而伤心,恼火,有的只是无尽的心疼和感动。


    而她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善意的谎言,就是你明知道被骗了,却还心存感激。


    电话良久没有声音,聪明的陆奕宁便已经猜出来了。


    “嫂子,是你吗?那个你不要自责,不知者无罪,看得出来,我哥他是真的爱你,从来不吃鱼的他才会为你破例,你不要担心,过敏也不是什么大事,调养几天就好了。”陆奕宁声音满是安慰,并没有因为夏暖是导致她哥哥过敏的祸首而怪她。


    面对陆奕宁的安慰,夏暖觉得心里暖暖的,为有这样一个善良而又通情达理的小姑子而感到幸福。


    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是谁这么幸福,有这么一个善良可爱的小姑子。


    “宁宁,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夏暖把陆奕寒之前骗她的事情说了一遍,声音凝重的道:“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你哥哥,我已经知道他的病是因为吃鱼过敏。”


    电话那端的陆奕宁脸上露出羡慕之色,“你放心吧,嫂子,我不会说的,嫂子,我真是太羡慕你了,我哥从来没有这么紧张一个人,现在为了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吃鱼,甚至为了安抚你不惜自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在乎你,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哥,不然我会伤心的。”


    “我会的,你放心!”


    “嫂子,拜拜。”陆奕宁刚要挂电话,又连忙说了一句:“嫂子,别忘了把我的通话记录删了,这样才能不让我哥那个怪才怀疑。”


    挂断电话,夏暖迅速将电话删掉,接着,听到楼下门铃响的声音。


    夏暖正准备起来去开门,陆奕寒从浴室里冲了出来,看起来挺着急,身上的水还没有擦,发稍上还滴着水,身材线条匀称修长,拥有八块充满力量的腹肌以及完美人鱼线,使他看起来无比的性感狂野,却又不失型男魅力。


    只是,视线再往下看,她看到一抹不该看的东西,脸上顿时像是充血般的滚汤。


    “啊……”夏暖本能的尖叫一声捂住眼睛,一颗心犹如小兔般乱跳。


    虽然他们该做的都做了,但看到这样限制级的画面,她还是难掩尴尬。


    陆奕寒倒是非常的无所谓,一副任君观看的模样,面对夏暖的惊慌失措,忍不住想要捉弄她,实在是身上太痒了,不然他一定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逗弄她。


    “你好好休息,我去开门。”陆奕寒说着用浴巾将身上的水渍擦干,擦了一条休闲平角裤开门离开。


    直到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夏暖这才偷偷的露出一根手指,确定陆奕寒真的不会再来,才将手放下。


    经历了陆奕寒砸慕烨车震的车,她是领教到了陆奕寒整盅人的恶趣味,以免自己被陆奕寒调侃。


    既然陆奕寒那么不想让自己知道他身上的过敏是因为自己,夏暖也不想揭穿,乖乖听话的躺到床上,也许是因为折腾了一天,也许是因为孕妇嗜睡,一碰到柔软又舒服枕头的夏暖,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兔子抱枕,很快便睡意来袭进入了梦乡。


    客房里,私人医生王叔看着陆奕寒身上因过瘾皮肤潮红起疹子的陆奕寒,脸上满是责怪之色。


    “你这孩子,都多大年纪了,做事还没有轻重,你这体质对于是能离多远就多远,你难道不知道你小时候因为吃鱼差点没命的事情吗?”六十岁左右的王叔满脸的责怪之色。


    “不知道,我又不是天才,能记得六个月时候的事情。”陆奕寒一脸的调皮之色。


    王叔和他父亲是非常好的兄弟,自从他记事起,王叔就是他的专属医生,待他像亲生儿子一般疼爱,自从十岁那年他父亲因为追缴毒贩被林以沫父亲救下成为植物人后,王叔一直负责治疗他父亲,在他父亲成为植物人三年的时间内,王叔就像父亲一样教导他,陪他们家一起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陆奕寒对王叔十分敬重。


    见陆奕寒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王叔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一边给他配药一边碎碎念,“真没见过你这样的,都出了一身的疹子还笑得出来,你这幸亏是吃得少,再多吃一些,你这条小命都有危险了。”


    陆奕寒知道王叔不会和他开玩笑,便道:“放心吧,王叔,不会有下次了,还有,我身体过敏的事情不要和我妈妈说,我好不容易劝说成功,让她陪爷爷奶奶到国外旅行,不想让他们扫兴。”


    王叔将药和水递到陆奕寒面前,“你就拼命的作吧,我坐等你爷爷回来,看你怎么收场。”说着将陆奕寒的腿抬到自己大腿上,开始细心的为他涂抹药豪来缓解骚痒。


    当陆奕寒回到卧室就看到夏暖抱着兔子抱枕睡得很是香甜,在烛光的照耀下,她就像是一个毫无防备的孩子一般躺在那里,让人看着便心生安宁和欢喜。

王叔将药和水递到陆奕寒面前,“你就拼命的作吧,我坐等你爷爷回来,看你怎么收场。”说着将陆奕寒的腿抬到自己大腿上,开始细心的为他涂抹药豪来缓解骚痒。


    当陆奕寒回到卧室就看到夏暖抱着兔子抱枕睡得很是香甜,在烛光的照耀下,她就像是一个毫无防备的孩子一般躺在那里,让人看着便心生安宁和欢喜。


    “小丫头,睡得还挺快!”陆奕寒也钻进空调被里,小心翼翼的将夏暖的兔子抱枕抽离,将夏暖抱在自己怀里,他决定将夏暖的那个小抱枕给扔了。


    有他这么好的真皮抱枕,还抱什么兔子抱枕呢?


    ・・・


    夏暖在晨曦中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大海被太阳照射的像一个巨大的火球一样的美景,欣赏着大自然给她带来的壮丽景色,夏暖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真的好美啊!”她说着想像往常一样起来站在落地窗前看太阳缓缓从海边升起的景象,却发现一个阻力在腰间。


    这才意识到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已经和陆奕寒结婚了!


    而且还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因为吃了她的鱼,让陆奕寒过敏,导致他们并没有做成新婚之夜应该做的事情。


    夏暖不禁觉得好笑,天下恐怕只有他们这对因为食物过敏无法洞房的新婚夫妻吧!


    想到他的皮肤过敏,夏暖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想看看他的病情如何!


    虽然他的脸上还有疹子,但是那吓人的红潮已经退去,疹子的颗粒也变小,看上去并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吓人。


    这是这么久以来,夏暖第一次在醒来后依然可以看到陆奕寒在床上睡着,看着他熟睡的容颜,想着他昨天给自己的感动,夏暖的心里忍不住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涌出。


    这么有颜又钱又细心如尘的男人,怎么就偏偏被她遇上了呢?


    就在夏暖还在感叹自己的好运气时,一道低哑的声音响起。


    “是不是觉得当我的老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亚团助才。


    夏暖回过神来,看到陆奕寒一双含笑充满戏谑的双眸。


    心思被人说中,夏暖有些窘迫,违心的道:“少臭美了,我才不幸福呢!”


    “哦,我知道昨天没能让你性福,所有你的幸福值也不高,没关系,我们今天补上便是。”说着一个灵动的翻身,将夏暖压在身下。


    “不……”夏暖的话被淹没在陆奕寒热情而又霸道的晨吻中。


    仿佛是为了证明昨天不是他不行一般,今天早上的陆奕寒格外的卖力,虽然时间很长,但好在他的动作充满力量中又不失温柔,并不会对孩子造成危险,夏暖也就由最初的担心开始放松享受他带给她的欢乐。


    在太阳慢慢的升起中,他们在晨曦中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浓情蜜意。


    当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陆奕寒的温度,抬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熟悉的柠檬蜂蜜水,在杯子的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夏暖坐起来,将纸条拿过来,看到上面关心的话语,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


    (无论什么时候醒来,都别忘了喝水吃饭。)


    喝完柠檬水,穿好衣服收拾下楼,刘婶一脸微笑的道:“少夫人,你醒了,保温箱里放着饭菜,我帮你端出来。”


    “谢谢刘婶!”夏暖微笑道。


    吃完这不是早餐的早餐,夏暖坐在客厅上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却看到电视上正在直播一则新闻。


    “陆氏集团总裁陆奕寒岳父夏建中出车祸,伤势不明!”的标题印入夏暖的眼帘,并有几张夏建中受伤被抬上救护车的照片。


    顿时,夏暖的脸色被吓得苍白,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爸爸他出车祸了,怎么会这样?不行,我要去医院。”然后大喊,“刘婶,快让刘叔备车!


    刘婶正在厨房间里洗涮,听到夏暖的话连忙跑出来,看到夏暖脸色苍白,紧张的问:“少夫人,你怎么了?”说着看了一眼电视,看到陆奕寒岳父几个字立刻就明白了夏暖的紧张,安慰道:“少夫人,你别急,夏先生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这就找老刘备车。”


    因为担心医院人多会挤着夏暖,刘婶也跟着一起上车,到了康然医院门口,果然看到一群记者站在医院门口被保安拦着。


    夏暖把头用丝巾包裹住,在刘叔的搀扶下,装作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走到保安面前。


    “保安大哥,我女儿患了急性传染病,快让我们去医院治疗!”刘叔声音紧张的道。


    保安见夏暖包着头,刘叔又满脸紧张的模样,生怕自己被传染了,“快进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王叔将药和水递到陆奕寒面前,“你就拼命的作吧,我坐等你爷爷回来,看你怎么收场。”说着将陆奕寒的腿抬到自己大腿上,开始细心的为他涂抹药豪来缓解骚痒。


    当陆奕寒回到卧室就看到夏暖抱着兔子抱枕睡得很是香甜,在烛光的照耀下,她就像是一个毫无防备的孩子一般躺在那里,让人看着便心生安宁和欢喜。


    “小丫头,睡得还挺快!”陆奕寒也钻进空调被里,小心翼翼的将夏暖的兔子抱枕抽离,将夏暖抱在自己怀里,他决定将夏暖的那个小抱枕给扔了。


    有他这么好的真皮抱枕,还抱什么兔子抱枕呢?


    ・・・


    夏暖在晨曦中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大海被太阳照射的像一个巨大的火球一样的美景,欣赏着大自然给她带来的壮丽景色,夏暖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真的好美啊!”她说着想像往常一样起来站在落地窗前看太阳缓缓从海边升起的景象,却发现一个阻力在腰间。


    这才意识到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已经和陆奕寒结婚了!


    而且还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因为吃了她的鱼,让陆奕寒过敏,导致他们并没有做成新婚之夜应该做的事情。


    夏暖不禁觉得好笑,天下恐怕只有他们这对因为食物过敏无法洞房的新婚夫妻吧!


    想到他的皮肤过敏,夏暖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想看看他的病情如何!


    虽然他的脸上还有疹子,但是那吓人的红潮已经退去,疹子的颗粒也变小,看上去并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吓人。


    这是这么久以来,夏暖第一次在醒来后依然可以看到陆奕寒在床上睡着,看着他熟睡的容颜,想着他昨天给自己的感动,夏暖的心里忍不住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涌出。


    这么有颜又钱又细心如尘的男人,怎么就偏偏被她遇上了呢?


    就在夏暖还在感叹自己的好运气时,一道低哑的声音响起。


    “是不是觉得当我的老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亚团助才。


    夏暖回过神来,看到陆奕寒一双含笑充满戏谑的双眸。


    心思被人说中,夏暖有些窘迫,违心的道:“少臭美了,我才不幸福呢!”


    “哦,我知道昨天没能让你性福,所有你的幸福值也不高,没关系,我们今天补上便是。”说着一个灵动的翻身,将夏暖压在身下。


    “不……”夏暖的话被淹没在陆奕寒热情而又霸道的晨吻中。


    仿佛是为了证明昨天不是他不行一般,今天早上的陆奕寒格外的卖力,虽然时间很长,但好在他的动作充满力量中又不失温柔,并不会对孩子造成危险,夏暖也就由最初的担心开始放松享受他带给她的欢乐。


    在太阳慢慢的升起中,他们在晨曦中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浓情蜜意。


    当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陆奕寒的温度,抬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熟悉的柠檬蜂蜜水,在杯子的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夏暖坐起来,将纸条拿过来,看到上面关心的话语,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


    (无论什么时候醒来,都别忘了喝水吃饭。)


    喝完柠檬水,穿好衣服收拾下楼,刘婶一脸微笑的道:“少夫人,你醒了,保温箱里放着饭菜,我帮你端出来。”


    “谢谢刘婶!”夏暖微笑道。


    吃完这不是早餐的早餐,夏暖坐在客厅上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却看到电视上正在直播一则新闻。


    “陆氏集团总裁陆奕寒岳父夏建中出车祸,伤势不明!”的标题印入夏暖的眼帘,并有几张夏建中受伤被抬上救护车的照片。


    顿时,夏暖的脸色被吓得苍白,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爸爸他出车祸了,怎么会这样?不行,我要去医院。”然后大喊,“刘婶,快让刘叔备车!


    刘婶正在厨房间里洗涮,听到夏暖的话连忙跑出来,看到夏暖脸色苍白,紧张的问:“少夫人,你怎么了?”说着看了一眼电视,看到陆奕寒岳父几个字立刻就明白了夏暖的紧张,安慰道:“少夫人,你别急,夏先生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这就找老刘备车。”


    因为担心医院人多会挤着夏暖,刘婶也跟着一起上车,到了康然医院门口,果然看到一群记者站在医院门口被保安拦着。


    夏暖把头用丝巾包裹住,在刘叔的搀扶下,装作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走到保安面前。


    “保安大哥,我女儿患了急性传染病,快让我们去医院治疗!”刘叔声音紧张的道。


    保安见夏暖包着头,刘叔又满脸紧张的模样,生怕自己被传染了,“快进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暖怎么也没有想到像陆奕寒这种高冷酷霸的男人会做出孩子一般幼稚的举动,他居然在慕烨和夏心欢爱的时候把人家的挡风玻璃...
    樱吹雪_1b2e阅读 34评论 0 1
  • 夏暖原本以为陆奕寒那样涛天的愤怒,会狠狠的惩罚自己,却没有想到唇上并没有扑天盖地的疼痛袭来,而是感受到他的小心翼翼...
    樱吹雪_1b2e阅读 34评论 0 1
  • 夏心是故意的,当她看到陆奕寒牵着夏暖的手出现时,就故意把声音叫得很大,以此试图向夏暖宣示主权,让夏暖难堪。 因...
    樱吹雪_1b2e阅读 26评论 0 1
  • 看着夏暖那双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说着嘲讽他的话,慕烨怒火冲天,想着那双精致小巧的红唇自己还从来没有尝过,却被陆奕寒天...
    樱吹雪_1b2e阅读 34评论 0 1
  • 6.1 更新内容 本书的逻辑脉络 介绍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的最基本的问题,概念 探索亚里士多德到牛顿的世界观是如何转变...
    胖师爷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