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杂谈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几年前有了“光棍节”的叫法,又被电商营销成了“剁手节”的名号。本来想装装严谨,给大家科普一个较为精确的起始时间,结果豆瓣知乎搜狗都没有成全我,我也不知道光棍节是谁想出来的。既然没办法走个正范儿,也只好讲一讲我记忆里比较重要的过节经历了,与一个词有关,那就是——狼藉。



2011饭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上大学大一上学期那年是2011年,平时11.11棍儿就够多了,这回又在年份里多了两根儿,对于我们的生命长度真可谓是百年一遇了。那时候刚上大学,从一个闭塞的县城走出去经历新的故事,见识以前电视里的城市生活,认识四面八方的新朋友,在学生会竞选时自信演讲,在迎新晚会上各种唱跳,在人前人后怒刷存在感。那时候的我,被很多人记住并讨论,好像觉得自己变化翻天覆地风生水起,一下子不再羞怯于与人交往了。

        外语专业男生本来就少,八人的寝室里室友分布在六个班级,刚开始的相处是浑和而团结的,感觉聚在一起是天大的缘分。所以经常集体行动,食堂吃饭坐在两个四人桌,有人要追求同班女生大家献计献策,面对即将到来的“六个一光棍节”,大家也是盼着各种热闹和联谊,想着把同一年级八个班的活跃分子通通聚齐。于是提前大半个月便开始张罗,到最后攒了二十来人。

        当天我因为感冒没有去上课,头昏脑胀一直在寝室躺着,心里又生怕晚上状态不佳不能和大家一起嗨皮。然而,我多虑了。进入冬天的东北,没能阻挡我的热情。大家一起先是去了“钱柜”,那是我第一次去一个当时各方面比较不错的ktv,这样的场所在我家那边是没法比较的,以前在各种娱乐节目上经常看到明星会在大城市去钱柜唱歌,这一次我也能够体验一次明星的感觉了。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毕竟我看过的玩过的有限,所以偶尔的见闻就足够当时那个土包子的自己激动上一个来回了。

        记得当天室友老姜(看着比较成熟彪悍,其实算是寝室最小的)唱了一首信的《告别的时代》,大家被他的高音镇住。后来去饭店吃饭,比刚开始熟络不少的各位开始各种大尺度的“真心话大冒险”,其激烈程度甚至影响店里其他食客。那个时候玩起来都没什么顾忌,各种放肆,也不会记仇。

        故事的尾声往往令人唏嘘,这个桌上的人,不再那么亲近。有的因为第二年的干部竞选闹得见面不在说话,明明大一的时候在寝室打起电话来,比男女朋友还要亲密,明明每周末我们几个人都会一起去唱两小时ktv各种分享秘密。今年几个月前一个当时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们聊了好多,让我有些尴尬的不是如今我们分开久了交谈上的不自然,而是她居然忘了当时和她在寝室各种方言电话的那个男生姓甚名谁,按理说他们的关系本应该比跟我更亲近一些。还有的,在第二年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不再和我们玩儿了,时间和精力都给了走廊口的争吵和小旅馆的和好。还有的,吵得面红耳赤对彼此视而不见。还有的,提前离开了学校,再也没联系……

        就像吃完饭后的杯盘狼籍,剩饭剩菜被倒掉,盘子收一起,瓶子收一起,再想原班人马重聚,完全不可能。


2012床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时都有传说玛雅人对于2012世界末日的预言,虽说大家都半信半疑,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隐隐担忧。那一年我爷爷去世了,我也上了大二,我在想如果真的末日了,我20年的人生是否完整。有时候我嘻嘻哈哈没心没肺,有时候我又会因为一本小说故事躺在床上暗自伤心,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人在承担,我有些渴望陪伴的温暖,我有些想走出自己的茧住进别人的窝。

        于是那个光棍节我本打算是一个人度过,一个人去吃自助,吃了快两个小时。风风火火忙忙碌碌的那种孤独,就像你第一次喝白酒,并没什么享受和陶醉,反而容易呛出眼泪。那一年的我自己总想做扑火的飞蛾,猛一下扎进未知的深渊,然后强颜欢笑地解释“柳暗花明又一村”,专注地陪着别人逢场作戏,然后遍体鳞伤。

        那天吃完自助烤肉,鬼使神差因为手机上一条消息坐上陌生的公交去了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聊起了生活感悟,然后顺其自然不可描述。说到底其实只是为了摆脱捆绑全身寂寞的负累。第二天一早坐着公交车回了学校。

        后来也有过联系,甚至再次见面,然而过程却是各种尴尬别扭,最终不欢而散。现在想起来,所谓的一些情爱真的不足以让长大的自己傻傻相信,奋不顾身了。而那个时候的我竟然也曾怀着一腔热血,一往无前,为爱孤勇。


2013小镇

        在大三的时候,学校迁到了一个比较闭塞的乡镇,由于是最早进入学校的“土著”,我们负责帮忙吸吸甲醛之类的,有时候还要体验供暖不暖,水房没水之类的,以便于学校为后来的莘莘学子提供更好的服务,而我们这群小白鼠就各种亲身经历去证实一些“中国速度”下的不靠谱儿了。

        说到这次学校的兴建,有一个老师没法绕开,他就是我们大一的辅导员当时院里的书记,后被调到总校组织学校搬迁新建的一些事宜。记得刚去新校区不久,在食堂里碰到了他,他还问我住的有什么问题。我当然如实说了寝室太冷了。后来在学校超市里见过他一次,只是没有上前打招呼,可谁知这竟是最后的一面之缘。在这没几天,这位我们曾经的艾老师因为过度劳累身体各种吃不消平静离开。在大二刚开学我爷爷去世那天,我的手机没电没有接到电话,家里把电话打到他那里,他让大家一起来找我,我用他的电话给家里回话的时候,他还各种劝慰,让我回家之前好好准备,不用特意请假先回去就是。而此时,一年半不到,他的生命到此为止,我们参加了他的葬礼仪式。当时听别人说他远在美国求学的孩子并不知道此时父亲的离开,家里人怕孩子分心,决定寒假孩子回来再说。

        生命啊,总是那么脆弱,眼看着好好的,可还是会倒下。

        去到农村的我不能经常往长春跑,偶尔会去到临近的镇上,然而却没什么可买。可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破败的小镇,在突然来了几千几万个年轻大学生之后,仿佛焕发了生机活力,无可奈何之下大家只得在这里消费,后来学校附近又盖了好几座大楼,有宾馆,酒吧,美食城,网吧,等等。

        双十一那天百无聊赖的我去镇上也还是没意思,后来拼车回学校,同行的是一对小情侣,记得是讨论购物折扣什么的事情,然后到学校回到寝室休息了,乏善可陈,虽然孤独,但不至于随便投怀送抱。


2014学长家

        扬言着要约炮的我,就是耍耍嘴皮子,在学长家和他吃着零食喝着啤酒有一搭没一搭说了很多话。

        刚刚离开学校参加的实习是不太体面的按摩器销售员,成天牢记着销售五步成功八点,接受着各种白眼嘲讽和拒绝,偶尔成单便深信“平均法(多少次拜访会有多少人搭话会有多少人试用最后有多少人成交)”发挥奇效。当时住在一个一个屋子八个人的出租房里,唯一改善生活就是去附近的学长家里,吃他做的饭菜,当时一个闺蜜也在那合租,吃完饭一起扯扯皮吹吹牛逼。那时候的我们都有各自的狼狈,初入社会好像满是心酸和无奈。出于关心,他们会劝我换一个工作,但是如果我表明坚持,他们还会支持与鼓励。那时候我们不下馆子,却经常围坐,吃着火锅,喝着啤酒,然后他们几个看我和之前素未谋面的自视甚高的Scott各种尬聊互动,当时有些惊呆还要忍住不笑。

        那个时候以及后来我和学长们的合租生活算是最无忧无虑的日子,赚的不多,有时候也会受气,但是大家一起唠嗑的时候,好多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如今,我们各奔东西,为了责任,也为了自己……


        主要讲了这四段故事,后来的我参加了工作,光棍节少了好多仪式感,有钱的话就参与剁手,没钱就看着别人剁手。

        今天是第一次在青岛这边过节,但由于所处偏僻,荷包瘪瘪,没买东西也没逛街,晚上决定去村里饭店吃个辣炒蛤蜊,结果味道不太好,沙子吃一嘴。无奈苦笑╮(╯_╰)╭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总在人生这条道路上各种经历,有的铭记,有的忘却,但其实都想成为更好的自己。至少要坦然,来来去去祝君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是一年“双十一”剁手的节日正如火如荼的开展着,各种抢红包、抽红包、拼淘气值、充红包。“某宝”使出浑身解数为了...
    happyToday阅读 129评论 0 1
  • 关键问题 项目发起的原因1.系统学习关于项目管理的知识,指导日常工作2.当前职位的发展前景黯淡,积累项目管理知识的...
    oDoraemon阅读 307评论 0 2
  • 小A彻底崩溃了,服下几片安眠药沉沉睡去,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儿时。 “妈妈,我怕!”5岁的小A蜷缩着瘦弱的身躯,耳边...
    婉言1228阅读 162评论 2 0
  • 【2017-06-05】小芝麻的“音乐节” 今日芒种,黑芝麻胡同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在北京剧院举行了“童声嘹亮乐曲悠...
    林文斌阅读 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