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环境(五)

字数 3257阅读 7

小暖走到一条小巷边,背后的恶魔的身影越来越近,小暖终于听到了石头的警告。

“恶魔在你后面!”石头的警告让小暖心头一颤。

小暖脚步渐渐停下,缓缓回头。

两个恶魔,嘴角流着垂涎的口水,双眼发红,脸色极青,脸上布满的每一条纹路都是黑色的,随着恶魔的渐渐靠近,还能看到那些黑色的纹路还在不断扩展和分散,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笑声。

小暖不做他想,撒腿就跑。冲着之前的管制室的路线,一路狂奔。两个恶魔穷追不舍。

石头当时也不能帮上小暖什么忙,只能大声呼喊,吸引旁人注意。“有恶魔,有恶魔!”

路上行人四散奔逃。

眼看就要到管制室,两个恶魔改变之前的路线,前堵后截,小暖在即将能被获救的时刻,被恶魔们包围了。

“你们想要钱对不对,我可以给你们的。”小暖说完,应声将自己的钱包甩向远方。

其中一个,也就是今天那个孕妇的丈夫,看到甩出去的钱包,立刻去拿。因为她和小暖妈妈所在的医院,并无恩怨纠葛,他也只不过想和另外的闹事人一起,发一笔横财罢了。

只剩下了一个。小暖抓住机会,再次转身立刻向管制室的方向奔去。

“小丫头,一命换一命,你妈妈害得我们家失去了一条人命,今天就应该由你来偿还!”说完,恶魔加快了速度,猛地扑上去,接着,小暖的肩膀被恶魔的手狠狠的刮伤了,同时,小暖立刻用双手拍恶魔的脸,使得恶魔的双眼暂时紧闭,趁着着短暂的间隙,小暖又用自己的脚,狠踹恶魔的下体。恶魔咒骂了一声,一时间追的速度放慢,小暖抓住机会,顾不得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只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前跑去。

“救命啊!恶魔在后面!”小暖在管制室大厅大叫着。

管制室的人们立刻倾身而出。当看到门外的准备逃跑的恶魔时,立刻上前追赶,将他逮捕。

小暖终于歇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暖向管制室的人们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并包扎伤口。

“泠暖,让你父母来接你吧,天太晚了。”了解完事情的经过,那位严肃的狮子也贴心提醒着她。

“好的。谢谢阿姨。”小暖捂着伤口,笑着回答。

“泠暖,好耳熟啊,你是不是泠铄的女儿?”管制室的另外一位狮子回忆说。

“是啊,他是我爸爸。”小暖好奇的说。

“原来是兄弟的闺女啊,哎呀哎呀,大水冲了龙王庙哇,来来来,叔叔这儿有零食,你边等边吃吧。我这就给头儿打电话。”这位狮子笑眯眯的回答。

原来狮子们不抓取恶魔的时候,也是很亲切的嘛!

很快,小暖的爸爸开车赶到。

“小暖,你没事儿吧,伤口严不严重,爸爸带你去医院。”泠铄一进来,就走向自己的女儿面前。

“没事儿,爸爸。伤口都处理好了,放心吧。”小暖回给爸爸一个笑容。

泠铄看到女儿没事儿,才松了口气。扭头对管制室的人们说:“谢谢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泠队赶紧回家吧,这的事儿有我们看着呢。”刚才给小暖的零食的人回答说。

泠铄点了一下头,带着小暖离开了管制室。

“小暖回来啦,可把妈妈担心坏了。怎么样,伤口严重么?让妈妈看看。”温宁看到女儿回来,赶忙擦了擦眼泪,一把抱住女儿。

“别担心,女儿没事儿,就是肩膀上被抓伤了。”想到抓伤女儿的恶魔,泠铄沉着声音回答。

小暖妈妈仔细检查着伤口,确认没有大碍,才放下心。

“爸妈,你们早点儿睡吧。我都困了,别担心了哈!过一个星期就好了。”小暖推着爸妈回卧室。

“好好好,你别催我们了,你赶紧休息。”

父母都睡去了,小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小芒,我会变成恶魔么?”小暖忧心冲冲地问。

“看你自己对自己的掌控了。当你能控制你心中的恶念的时候,不会变成恶魔的。当你不能控制,也就开始了变成恶魔的过程。”石头解释道。

“我现在我也不知道,心里有些乱。我觉得竹夕可能会跟我产生误会,甚至会埋怨我,我有些失落。另外,今天那个恶魔穷凶极恶,不要钱财,只为害命,我已经拼尽全力,才逃到安全的地方,即使这样,还是让自己受伤了。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才能让自己不受伤。”小暖撇了撇嘴。

“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如果你需要,我会一直陪着你。”石头安慰道。

“谢谢小芒。我相信会好起来的。”

“客气。”

可惜,小暖认为好起来的局面并没有到来,反而是更加严酷的狂风骤雨。

第二天,一则消息在人群中炸开了窝。和宜医院某医生在手术过程中,出现医疗事故,导致病人死亡。这位医生的女儿某某学生担心病人家属会伺机报复,于是陷害病人家属,并且使得病人家属入狱。并且这位学生小小年纪,内心险恶,在公众场合撞倒孕妇,并与孕妇家属争吵不休,并且拒绝赔偿。

小暖得知这个消息时,哭笑不得,认为这么没根据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还被人蓄意编造,编造也编造的有根据有说服力一点么。可惜,人们不喜欢理智,只喜欢无脑的批判,跟风而上。

灰色的天空,此刻更加压抑。这个消息一经传播,各种谩骂,诅咒,阴谋论如同雨后春笋,争相涌出。

“黑心医生,怎么可能教出来好孩子?上梁不正下梁歪。”

“年纪小,心眼儿忒毒,建议从重处理。”

“家里肯定有关系,要不想让谁吃牢饭哪有那么容易。”

“无视生命,孕妇都能撞,以后肯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种人早死早好。”

“她妈都不是啥好鸟,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她女儿只会更加作恶多端。”

“肯定也少不了医院的份,担心自己名誉受到影响。医院就知道欺负病人,羊毛出在羊身上,出了医疗事故,不想赔偿,就想动用特殊方式解决,这个孩子肯定也是个替罪羊。”

“肯定医院和管制的人串通,联合起来欺负病人。呵呵,什么公平正义,都是唬人的。”

“这个孩子肯定不学好,还能跟恶魔搭上道,肯定有背景。”

跟风者无数,在天地间议论纷纷。学校为了维护影响,不得已给小暖休学处理。

小暖从学校回来,紧紧握着自己的灰色斗篷,生怕其他人发现,战战兢兢的回到了家。

好景不长,很快的小暖的照片和信息被泄露,一时间,小暖外出的权利也被剥夺,只能待在家里,手机也早已因为各种诅咒的消息而被迫换了号码。

小暖的妈妈也因为在舆论的漩涡而受到他人非议,得不到病人的信任,但是却影响不大,而且小暖妈妈的医院的同事们早已习以为常,因为发生这种事情太多了,几乎每一位医生都要经过这一场口水大战。

小暖整日闷闷不乐,宛若总有一团气闷在胸口,抒发不出来,让自己憋闷不堪,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来以为众人的言论都是过眼云烟,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这场议论终会过去。但是这场舆论的背后牵扯到了病人、病人家属、医院和律法的范围,竟一直没有衰退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好不热闹。

同时,随着舆论的猛增,不光是小暖的学业受到影响,小暖一家的亲戚和朋友也渐渐和小暖一家断了联系,小暖内心带着深深的负罪感和内疚感,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这场风波的罪魁祸首。

人言可畏。

“小暖,你如果认为自己是这件事的导火索,是因为你才发生的这件事,我必须制止你这种想法。”石头看着小暖一天天的沉默,开口道。

“是啊,的确是我才引起这么大的风浪。”小暖望着窗外,叹了口气。

“你知道么,我现在的境地,不光是被恶魔围攻,黑天使,骷髅,还有很多白天使都视我为洪水猛兽,巴不得我早点死,似乎我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小暖闭上眼睛。

“他们的想法不能决定你的人生,你想被他们控制么?”石头反问。

“我一点儿都不想被他们所控制,是他们太可恶!我本来应该现在好好上学的!我本来现在可以过得很快乐的!就是因为这些人,我现在如同过街老鼠,我做错了什么?他们才是刽子手,他们才是罪愧祸首!一切都是他们害的!”小暖越说越激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他们这么对我,总有一天,他们也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小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小暖的母亲此刻刚刚到家,担心女儿的情况,便想到女儿房中看看,却只看到女儿背对着自己,双手紧握,似乎有哪里不对,担心的问了一句:“小暖,怎么啦?”

小暖缓缓回过头,小暖的母亲看到女儿的样子,仅仅紧紧捂住嘴巴,泪水夺眶而出。

小暖此刻,双眼涌动着极大的愤懑与隐忍,锋利的眼神仿佛一把尖锐的剑,要将所指之人一击必杀。脸色也渐渐不再红润,双唇紧抿,与往日温和的小暖全然不同,似乎渐渐变成了恶魔的样子。

“小暖,别这样!你还有爸爸妈妈呢!”妈妈使劲摇晃着小暖,想让她神智清醒过来。

“妈,我觉得这样很好。”小暖拿开妈妈的手,冷冷地说道。

“等着吧,我不会再让你们是随心所欲的践踏我了。”

风起云涌,山雨欲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