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明天》【二】 你的天使的微笑 ■大雪

“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埋在那个熟悉的身影里不抬头只是拼劲全力的抱着他喊着阿明的名字。……”


(二) 你的天使的微笑


1.

来信的人,是阿明的哥哥,阿明是我的未婚夫。

阿明比我大一级,记得那一年我拖着行李跨进大学校门的时候,迎新的队伍浩浩荡荡挤满了学校门口的林荫道。别人都是家里一家老小跟着送来,只有我孤零零拖着一个大箱子站在门口,不知所措。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阿明,他穿着院服,写着和我录取通知书上一样的院系名字,带着男猪脚的气场逆光走到我身边,不知道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我就傻傻的把箱子交给他了。

到宿舍后阿明把箱子放下,临出门回头看我:“你也真是够了,好歹说句谢谢。”

“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

“王可。”

他嘿嘿笑了笑走了。

后来我就经常见到他,教室里、操场上、食堂里,他有时候笑呵呵的就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毫无顾忌,搞得全世界以为我们很熟。有一次在食堂碰见他,他跑过来神秘的和我说:“你快点回宿舍,有人找你,急事儿。”

我连忙跑回宿舍,突然发现他正站在楼道口等我:“你怎么这么慢?”

我登时就吓傻了,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我一路回来并没有小道,他怎么会比我还快。瞬时鸡皮疙瘩掉一地:“你是谁!”

“哈哈,你还没和我这么大声说过话呢!”说完,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做我女朋友吧。”

我还没缓过神儿来,挣扎要躲开,阿明不松手:“刚才是我哥哥,我俩双胞胎,你怎么那么笨啊!”

双胞胎?我愣了半天,阿明就在那儿哈哈的笑,这个人怎么总是这么爱笑啊,从我入校到每天见到他,总是在笑,他牵着我站在楼门口,180的大个子,满脸得逞的笑意低头看着我,来往的同学吹着口哨,我脸涨的通红。就这样,莫名期末的,我在入学后不到一个月就有了男朋友。用阿明的话说:“你创了经院女生嫁人最快记录。”

事实证明,阿明就是我的阳光大天使,因为父母离异,我从小和奶奶长大,入学前的暑假,奶奶过世,我大哭一场,揣着爸妈给的一张卡,里面有四年的学费,拉着大箱子,一个人出现在大学的门口。迎新的队伍浩浩荡荡挤满了学校门口的林荫道。别人都是家里一家老小跟着送来,只有我孤零零拖着一个大箱子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脑海里是临走前爸妈告诉我,也就这么多钱了,言外之意是不要再找他们。然后,我遇到了阿明。

阿明爱笑,是个不折不扣的暖男,他好像时时刻刻都要在我身边但又很聪明的保持距离美名曰不让我审“美”疲劳,他去校队,就让我参加拉拉队,他参加团委,就让我去学生会,总之经常神经兮兮的把我们搞在两个既有联系又相互独立的的团体,用阿明的话说,是拿我打入对方内部,朝里有人好办事儿!他精力旺盛,每天拉我这晨跑,晚上要让我唱首歌给他听他才肯回宿舍。放暑假,我一般不用回家,就在他古灵精怪的点子指导下参加各种社团暑期活动,而他会从家里提前两个星期回来,带我四处去旅行。想想我们掰着指头算着钱,住青旅吃方便面竟然去了那么多地方。于是我越来越离不开阿明,人也越来越开朗,有时候念叨起来连阿天都会笑:“你是我们阿明的呆小可么?”

我不觉涨红了脸,阿天一般不会开玩笑,他和阿明不同,他很少笑,所以虽然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阿天因为严肃要生出很多分帅气来,学校里的姑娘争先恐后的追阿天,阿天也无所谓,三天两头的换女友。有时候四人聚会,阿明那个白痴,会一不小心就冲着阿天的女友喊出上一任女友的名字。姑娘满脸不高兴,阿天则鄙夷的看着弟弟,面无表情的身边的姑娘解释:“你别理他,他是个死脑经,不用理会之前,你是我真正找的那个人。”恶心的我和阿明当场就要吐舌头。

毕业以后,阿天和阿明找到了不错的工作,留在北京,阿天执意不和弟弟一起住,也直言不讳:“不要互相影响。”阿明红了脸,转身看着我问:“和哥同居吧?”“臭不要脸!”我一巴掌打过去。阿天则一脸惊喜的扭过头:“和我同居?”“臭不要脸!”阿明一拳打过去。

总之,那一年,我和阿明在学校和他单位的中间位置租了间温馨的大开间,虽然是租住的,但我从网上买了壁纸、地毯,把家里布置的很是温馨。阿天来作客的时候,板着个脸一副家长的模样:“不错,可以娶。”

第二年,我也毕业了,阿明问:“真的不读研?”

“不读了。”

“有点可惜。”

“我又不求富贵,这个offer就够了,你多赚点呗。”

阿明笑嘻嘻的抱着我:“那倒是没问题。”

然后,阿明又正色到:“你再考虑清楚。”

“我考虑清楚了。”我从包里拿出来一颗西单买的戒指:“阿明,娶我把!”

阿明愣了三秒,一把抱住我,声音呜耶起来:“好!”

之后,就省略了见家长、买房子等等一万字。期间因为我家庭情况比较难搞,也没少遇到麻烦,阿明、阿天、我牟足了劲儿各种调停。第二年,终于一切落定,房子买在四环边,我和阿明自己设计装修了小半年,虽然房子小、虽然房贷成灾,可是我和阿明好高兴,入住的那天,我们仰面倒在床上,我盯着自己选的吊灯,阿明拉住我的手:“终于好了,等我回来,领证。”他扭过头定定的看着我:“我欠你次求婚。”

第二天,阿明出差了,我请了几天假把新家擦的一沉不染,给自己买了漂亮的衣服准备当作嫁妆,把长长的头发烫了漂亮的大波浪。可是,一周以后,阿明却没有回来。

当天,我给阿天打电话,阿天说他也联系不到阿明,叫我别着急。

然后,电视上说,有架飞机掉了下来。

2.

“就是这样。”我讲了这些故事,抬头看表已经10点了。

“那……阿明在飞机上?”如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恩。”

“他就突然……”

“起飞前,我们还联系过,他让我在家乖乖等他回来。”我低头笑笑,想起那天阿明在电话那头笑,不料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一年了吧……”

是啊,一年了,这一年里,我请了假,去奔到所有可以去的地方去讨说法,阿天也请了假陪着我一起,每一次往返颠簸,我总是以泪洗面,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阿明,整颗心便一次次的被绝望刺痛,痛的弯下腰,直不起身来。不到半年,我就瘦掉了20斤。阿天也不好过,年迈的父母经不得噩耗,几次住院,阿天话越来越少,眼睛下面出现了深深的黑眼圈。

后来,所有人都要我尽量出门,最好回去上班,我就回去上班了,可是如何能上班呢?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阿明的身影,公司门口、地铁站、路边、公园,我批命的工作,加班到夜里11点,不让自己有一丝的松懈,可是每每深夜里抬起头看着窗外,早已满脸泪痕。

那天照例是夜里11点,我最后一个从公司出来,夜里起了风,冷冷的刮着脸庞,我缩紧大衣疾步走,抬头,看到远远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惊叫着不顾一切的扑过去,一把抱住那个身影大喊:“阿明,阿明你终于回来了!阿明我好想你……”喊着喊着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埋在那个熟悉的身影里不抬头只是拼劲全力的抱着他喊着阿明的名字。

他始终不说话,任我抱着,终于他慢慢反手抱住我,身体颤抖起来,我终于抬起头,阿天的眼泪滴在我的脸上。

从那以后,阿天很少再来看我,他固定每天给我写一封邮件,问我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叮嘱我阿明不会希望看到我这么憔悴,他告诉我他把父母送到国外的表姐那里了,近乡情却,他们太难过。我很少回复他,可是这些信成了那些日子里,我唯一的动力。我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常常觉得,这是阿明留给我最后的温暖。

没了阿明,我没了整个世界。

3.

如君从柜子里翻出了一瓶红酒,倒了满满两杯:“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我一干而尽:“我没有家,从来就没有,本来要有了,”我向上指指,“老天不同意,把天使带走了。”

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沉沉的睡去。


“可可阿姨?”一个亲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可阿姨?”

我慢慢睁开眼,天已大亮。

“田田?”

“可可阿姨臭臭。”

我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毯上,如君歪着脖子倒在沙发上,还在呼呼大睡。

我转过身,只见一个身影在店里侍弄花。我揉揉眼睛定睛一看:“邵先生?”

如君也醒了,支起头来:“邵哥哥?”说完抹了把嘴边的哈喇子,就红了脸。

田田笑了:“如君阿姨和可可阿姨偷喝酒了,如君阿姨和可可阿姨偷喝酒了。”说完跑去拉着邵先生的衣角:“邵哥哥生气啦?”

“田田,你得叫邵叔叔”如君人还没醒,一听田田叫邵哥哥立马正色到。我噗嗤就笑出来了:“小孩子你也吃醋!”

邵先生回过头:“还不收拾?”

我和如君相视笑着,互相推搡着爬起来。


太阳照进这座北方雪后初霁的花店里,阿明,我现在好些了。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我们是“大雪”和“初夏“,这里是我们的原创,希望结识同为人妻但又不甘为人妻的你,在归属与自由,幸福与牵绊中,超凡脱俗。

欢迎转载,注明以上信息即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