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的点滴

写下这个题目,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心理咨询中的一些人,一些事。

                      - 01-

老班长的压抑

当看到他大大方方的预约我时,我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其实早在他在大会上做检查时,我就已经知道他的压力肯定不小。

十几年的老班长,平时工作表现不错,在同志们中威信也高,本来是再有几年就可以圆满光荣的离开,结果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顶峰违纪”了,不能否定他的过去,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在办公室里,他向我诉说着他的压力、周围人的饶有兴趣的戏谑、领导的“咬住不放”,还有妻子的抱怨与不满,所有的各方面的压力,他只能自己扛着,谁让他犯错误了呢?

郁郁的语调,我感受着他的压力和苦闷、还有孤立无援,他渴望同事们的关怀和鼓励,可是等待他的却是有色的对待,他渴望妻子的理解和支持,可是给予他的只有无边的抱怨和责怪……

我只是静静的倾听,并适时的表示深深的理解,其实,我知道对他来说,倾听,就是一种减压……

                      - 02-

老赵的悲哀

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老赵同志打来的,就赶紧接起来……

老赵是我一起工作了四年的同事,他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男人,工作任劳任怨,人踏实本分,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比他年轻的媳妇儿,但是他的婚姻却是不幸的……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老赵已经是一名老同志了,从其他同事那里,也隐约了解到一些他和媳妇的事情,后来也目睹了他们之间的矛盾。

老赵很爱媳妇,也很疼媳妇,每个月工资一发,自己留下几百,省下的都赶紧给媳妇,甚至有一年情人节,在我的戏谑下,他还给媳妇买了一束玫瑰花,(当时我就是闲聊中打趣的提到,没想到他居然真去买了)。

可是,他媳妇,很少回他院子里的家,基本上都住她母亲家,每次回来,不是要钱,就是闹,可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实实在在的矛盾。

我们其他人是因为分隔两地的两地分居,而老赵却是特立独行的分居。

老赵在电话中,跟我又唠起他的媳妇儿。

老赵回地方了,想回到父母身边,但是他的媳妇却怎么也不愿跟他回去,这让老赵很为难。

一边是自己没有温度的小家,一边是年迈的父母。

“小席,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老赵在电话中痛苦的这样问我。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如今你是自由身,你多少年都是那样的迁就她,现在她仍然不愿意跟你好好过,还不如散了呢。

可是,这样的话,我又如何能说出口呢?

                  - 03 -

明镜似的小同志

有一次,被隔壁单位叫过去处理一个据说是智力有问题的新同志。

小伙子走进来,很精神,也很懂礼貌,我问的他的基本情况,他也能很得体的回答。

问到他为什么来这里。他说是被“真真男子汉”给骗了,也被父母给骗了,本来以为这里很美好,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一样。

所以,为了离开这里,他就干什么都不好好干,总是出错,然后,就偷偷跑出去上网。

以前的朋友也有联系,都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但是感觉他们那样也挺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问及是不是因为辛苦才想方设法逃避,他说有一点。

然后,我刚开口,准备给他讲一讲自己艰难的求学史,就被他打断了“你不用给我讲这些,我的所有的领导都给我讲过了,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你也再不用浪费精力了。”

整个下午,我就在想方设法的尝试打开他的突破口,但是他太聪明,完全没有可以突破的地方。

最后,我得出结论:一、他的智力不仅没问题,而且他是相当聪敏。二、他这不是心理问题,完全是思想问题。

以上是我简短的汇总,大家就当故事听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