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序开头,是因为我希望用一种强力研读的方式来读这本书。强力研读这个词来自于同人于野的《万万没想到》一书。

大学以前,我看书大都不这样做。当然,我也曾试着做过笔记,提取提纲,然后我发现得到的不过是书本的一个精简版本。而且经过观察, 我发现很多人抱着认真做了笔记便能学好的逻辑,舍本逐末放弃了思考,效益远不及将做笔记的时间用来分析深思,直觉贯穿之所得,而且不理解,毋宁死,更记不住。然而我的老师们似乎大都不理解这种理性权衡机会成本后所做出的决定,当然这是闲话。总的来说,课堂上的时间如果用来记录一份详实的笔记是会流于形式的,我最多会将直觉尚无法贯穿的那一些点和亮点记录下来,留作思考。那么为什么现在要记录笔记了呢,甚至还特地写了了一篇序,原因大概有三。

首先,我得承认我一直没能掌握好的笔记方法,这该归咎于教育还是我自己亦或是其它的什么,我会试着分析在杂文里。正如上文所说,我觉得效益更高的东西是你的深思,是你自己的理解,那么,这一部分应该被记录下来,哪怕很多直觉很难用语言阐述出来。我曾不屑于表达,觉得他人无法理解是他们的问题,而现在我认识到,如果你没能很好地将其阐述出来,那么原因大概是你的表达能力有所欠缺,更是因为你浅尝辄止,并没有思考到应有的细度。其次,现在看的专业书,尤其像这一本,其逻辑密度相当之大,同时对逻辑严密性的要求也是极高的。我希望通过强力研读的方式,迫使自己的思考达到足够的细度,并记录下自己的见解,无论对错。最后,对于想要成为自由职业者的人,写文对似乎是非常有必要的一种能力,所以算是一项练习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