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关键词之《楚辞·九歌》

《楚辞》篇名,“九歌”本古乐曲名,如《离骚》中有“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乐”,这里“九”字概言其多,乃虚指。亦有人称“九”乃吴语“鬼”字,故王逸、朱熹皆称之为屈原放逐江南时仿民间祭歌加工而成,因此《九歌》乃一组祭祀鬼神的乐歌或人神恋爱的巫歌,总十一篇:《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亦有不同意见称为《九歌》整体上只是清新典丽、缠绵悱恻的抒情短歌,除《东皇太一》《国殇》《礼魂》篇,其余诸篇根本没有明确祭神证据。屈原进行再创作时,亦符合其香草美人的象征结构,字里行间融入了自己的忠君爱国忧民的情怀,壮志难酬的孤愤幽怨,以及对理想的热切追求。屈原可以说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一批融合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进行创作的大师,他以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为题材,打破《诗经》“雅颂”的传统表现形式和板滞的四言体格调,采用句式参差灵活、自成天籁的民间艺术形式,丰富的想象、奇特的夸张(“时不可骤得,聊逍遥容与”)、比兴(“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和象征等艺术手法,以及最富表现力的词语(特别是富于地方特色的地理风物和方言土语),且尤重其音乐性和韵律感,如双声(参差、玲琅、夷犹、周章、陆离);叠韵(婵媛、缤纷、逍遥、窈窕、刚强)、重言(冉冉、翩翩、浅浅、萧萧)等。此外,作品以优美动人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为题材,通过典型的环境(“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和人物内心的刻画(“令沅湘无波,使江水安流;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塑造了诸如湘君娥皇、弟子女英、雷神云中君、太阳神东君、司爱女神少司命、水神河伯等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