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界的生存规则 | 余华《第七天》


倘若人真的有来生

是否也像今世一样纷杂苦短

有一套自成定式的生存规则



死去的人都奔向自己的墓地,而墓地则是活着的人为死人购置,如果存活的人没有准备墓地,那么亡界的死者一旦过了保质期,尸身只能慢慢走向腐烂,进而面目全非只剩骨骼。而他们所待地方的名字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文章以七天时间为主线,讲述亡界的人如何追忆生前、如何选择安息,以下将以“我”为主人公,简述这本书。


第一天

我在浓雾混沌中寻找殡仪馆

我的火化时间预约在九点半

我死于爆炸

周身被碎石火焰吞噬

妻子早就离我而去

父亲病重不辞而别

我辞去工作、出让店铺

寻遍整座城市没有他的消息

就这样怀揣孤独来到亡界

没有整容、没有怀念

只身一人来到人满为患的候烧室

预约的A3号被推迟到A64


第二天

我在这个地方偶遇李青(我的前妻)

她穿着一身滴着水的白色睡袍

我们一起怀念昙花一现的婚姻

怀念简单的生活和温馨的小家

然而她的美丽和野心

我的平凡和普通

注定是一对矛盾体

在一起只会是个悲剧

她的脸庞惨白中透着疲惫不堪

也许是因为

生前割腕流血过多导致


第三天

我的身世说起来十分离奇

41年前生母无意将我产在火车道上

被年轻的养父捡到

省心俭用将我养育成人

他看着我学业有成、娶妻成家

为了我终身未娶

一辈子兢兢业业坚守在铁路上

我的婚姻结束后

为了照顾身患重病的他

我辞去工作、卖掉房子

变得一无所有


第四天

我遇到了生前出租屋的邻居鼠妹

为了一部Iphone手机

与男友生气跳楼自杀

这对情侣生前经济拮据

但感情十分融洽

女生坚信在世的男友会为她买块墓地

这样在春天来临之前

她就可以去安息之地

不用害怕皮肉消失

而远离这个“死无葬身之地”


第五天

我遇到了补课小女孩的父母

他们由于政府强制拆迁

被倒塌的房屋掩埋

遇到了经常光顾的饭店一家人

他们在亡界生意异常火爆

因为这里没有

公安、消防、卫生、工商、税务

不用在每一环浪费时间与金钱


遇到了胜似生母的母亲李月珍

她被车祸带到这里

身边跟着的27个只剩下骨骼的婴儿

他们有的被无情的父母引产

有的被医院当成医学废料

只有抛弃、没有悼念


从母亲那得知父亲来过的消息

生前他曾走到抛弃过我的地方

对我心生愧疚

感怀过往

因不愿再拖累我才选择离去

临终前他被流浪汉抢去衣物与钱财

他用微弱央求的声音

换来被蓝色破衫包裹好的身体

这也是我没有在亡界认出他的原因


第六天

鼠妹的男友卖肾为她买了墓地

所有人为她净身、祝福

目前为止

她是唯一一个有所“归宿”的亡灵

苍老的骨骼对她进行安息前的指引

38个葬身商场火灾的人来了

饭店一家人来了

我的母亲带个27个唱歌的婴儿来了

我,则奔向殡仪馆

寻找穿着蓝色破衫的父亲


第七天

到达殡仪馆的候烧室

我们坐在普通区的塑料椅子上

对面的VIP贵宾闲聊着:

“我去的地方风水很好”

“我去的地方可是高价买的”

“我的寿衣价格不菲”

......

我认出了为候烧者们指路的父亲

他哀伤的对我说:

你这么快就来了

他抬起头看着我

空洞的眼睛流出两颗泪珠

虽然他早我来到这里

却仍然流下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眼泪


一位男青年神色慌张的向我问路:

“有人告诉我,

朝这个方向走能找到我的女朋友。”

此时,我已猜到他是谁


鼠妹的男友得知鼠妹安息后

便开始向周围观察

很多只剩下骨骼的人

还有一些有肉体的人

在身边走来走去

他用不解的眼神望向我

我便告诉他

这里树叶会向你招手

石头会向你微笑

河水会向你问候

这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

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

没有仇也没有恨

这里人人死而平等

他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说:“死无葬身之地。”




作者:艾端正

所有图片均来源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