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会愿意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

我们走入社会以后,大部分人养活自己的方式就是找一份工作,用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那么我们的劳动能力越强,我们得到的回报就会越高。所以在职场上,我们才会愿意加班,愿意学习新技能,愿意接下一个个工作任务并且去完成。正如我们看电影,看电视剧里面,那些初出茅庐的新人,哪怕其实根本做不来老板交代的工作,他也会一口答应下来,然后或者求助高人,或者自己找资料,总之使出浑身解数,一定不会让老板失望。

但是呢?在机关里呢?你会发现总有一些人什么工作都不能做,你让他做个报表,他会说:对不起,我不会用电脑。你让他写个总结,他会说:对不起,我不会写。甚至你让他打个电话,他也会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跟对方怎么说。就算是面对来办事的陌生人,面对人家的询问,他唯一会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不知道。

遇到这样的人,你会很惊讶。怎么会有人愿意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来?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大家的本领、技能都是后天习得的啊。你可以不会,但是要去学习啊。

但他之所以愿意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并且不去改变这个局面,其实是符合经济学的规律的。

首先,我们要理解一个概念:租。对,就是房租的租。其实,不光是房子有租金,土地有租金,其实好多东西都会有租金的,例如机器设备,资金,品牌,商誉,甚至是人力。

在经济学概念里,我们把所有旱涝保收的收入都称为租。即一项不会随着成本增加而增加收入的资产,它产生的收入就是租。再引申一下的话,所有的销售啊,提供服务啊,如果收入里面有不随着成本增加或者减少而相应增加或减少的部分,我们也称为租。

例如,你2000年买了一套100平米的三居室(佩服你,你真的好有眼光)。你没有自己住,而是租给了别人收房租。现在过了十几年,你又有了一笔钱,你在附近又买了一套100平米的三居室,而这次你买房的成本可是上次买房的5倍多。那么,你这次能收5倍多的房费吗?当然是不能。所以,这笔收入就是租。

我再举一个例子,你失恋了,想要一个人饮酒醉,那么,其实你花15块买瓶老村长就可以满足这个需求。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你去买了一瓶2000块的茅台。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你为了喝醉多付了1985块茅台酒商标的租。

有点感觉了吗?我们再来看我们工作的情况,其实就是向老板出卖我们的劳动力。老板通过我们的工作情况考察我们的工作能力,然后参考劳动力市场价格给我们发工资。换句话说,老板掏钱购买我们的劳动力资源,而他愿意支付的价格是劳动力市场上,具备我们这样的能力的人,愿意报出来的最低价格。

所以我们要在职场上努力做出来十项全能的样子,以便老板会觉得给我们开的工资物超所值,他捡了个大大的便宜。这样他就不会辞退我们,甚至会主动给我们升职加薪,以便全公司的员工都能拼命做到拿一份工资做三个人的活,这就是老板收着我们因为害怕失业而多出力气少拿工资的租。

那如果在机关里呢?你的老板是谁?你是政府雇工,你的老板是政府。但是政府肯定没工夫看你工作怎么样,是不是对得起那份工资,他只能委托你的领导对你进行监督。而对这种代理人制度呢,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早就说过:“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最为经济;花自己的钱给别人办事,最有效率;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最为浪费;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最不负责任。”

大牛弗里德曼

所以大概率来说,他犯不上为了给政府省几个钱就跟你过不去。况且真的要炒你的鱿鱼的话,其实也会有一大堆的繁琐手续要履行。再说了,我们其实现在并没有一种很好的,令人信服的衡量某人工作量的制度。你只要按时上班,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那么,辛勤干活对我们来说有没有什么效用呢?在机关工作,你的收入一般取决于你的职位和年资。如果你发现比你职位高的,都是比你能干且爱干活的,每次提拔也都是提拔的能干活且爱干活的,那么你偷懒其实就是丧失了职务提升的空间,你选择偷懒而放弃升职,产生了巨大的机会成本。如果情况相反,你发现你的领导还不如你熟悉业务,新提拔的也跟你差不多都是偷懒耍滑的老手。那你就明白了,你们单位的职务提升和工作能力没有因果性,甚至都没有相关性,你偷懒是没有任何机会成本的。

如果是这样的局面,你偷懒不会有惩罚,你不偷懒也不会有任何奖励,也不会错过任何好的预期。恭喜你!那你就也有机会吃政府的租了。你越是不干活,越是面对工作像个傻子,那你就越没有就业的竞争力,你走进任何一个私营企业,都不会有老板脑子坏掉雇用你的。这时候却恰恰是你能吃租吃到的最佳效果——你没有给你们单位做任何贡献,但是政府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解雇你,只好给你发一份没一分钱是用你的能力和贡献换来的,全是租的工资。

所以你们单位里如果有这样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学的人,你就明白了,他才是人生的赢家,一个可以每月向政府收租的牛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