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VOL.2020.11.23

上学以来,小K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男同桌,想来还挺不可思议的,小学时大多以性别和身高来排布座位,男女混搭的情况比较少见,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次座位调整下来,直到毕业,我一个男同桌都没遇到过,并不是因为个子矮,那时跟我差不多身高的男生也有不少,老师却总喜欢把我跟女生安排在一块儿。

那一定是老师的个人原因,等到了初一,果然,我终于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男同桌,我不知道在分配座位之前,我和谁做过一段时间的临时同桌,那一定没有持续多久,没有任何记忆可循,所以,小K也算是我初中时代的第一个同桌。

我和他有挺多共同点,几乎一模一样的身高,还算趣味相投的喜好,在这个什么都很陌生且新鲜的环境下,能有一个各方面都感觉特别契合的同桌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我们自然很快就成了从早晨聊到傍晚,课间又经常嬉笑打闹,天天黏在一块儿的伙伴。

初一总共才四个班级,却包下了这一整栋小教学楼,我们和另外两个班级在一楼,二楼还有孤零零的一个班级。课间嬉闹的时候,总是追逐着跑出教室,跑到教学楼外的小水泥地上,而我每次跑出去的时候,二楼总会有个人喊我名字,抬头看去,阳台上趴着许多学生,我知道那个探着头喊我的人是谁。

但我不知道他名字,只记得他是柱子家亲戚,在村里路过的时候曾经见过几次面,但从没和他说过话。初一报道那天的摸底考试,他和我同一个考场,我在并不知道每个座位上贴着考生名字的情况下随机选了一个,却正好就是我的位子,坐下没一会儿便看到本在教室内侧跟人聊天的他朝我这走来,特意低头看了一下我的名字,那时候只是觉得这人有点面熟,一时也没细想在哪见过。

我只顾着跟小K嘻嘻哈哈地吵闹,从没回应过来自楼上的招呼,但他依然每次都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似乎也习惯了每次出去总会被他喊上几声,抬头看一看他便算是回应。虽然已经是个初中生了,但那时候的我们现在看起来都还只是个小孩子。

这不仅体现在心智上,从外观上看,我们更是与这所中学显得格格不入。最有意思的一次,在校外的土操场上上完体育课,我跟小K一起往学校走去,刚入大门走了没几步,碰到两个高年级的学长,他们转头看了我们一眼,其中一位转回去跟同伴奇怪地说:“怎么今天小学里放假吗?”我跟小K没有回头看他们,默默地往教室方向走去,走了几步便笑了起来,小K自嘲地说:“竟然被当成小学生了!”

初一的自然课是以生物篇开场的,乡下的好处就是生物多样性较之城里要丰富一些,课本上介绍的那些昆虫基本上有许多都是我们从小就接触到的,但即便如此,老师还是会特意带我们去校外长满低矮杂草的土操场上寻找它们。

但是对于海产品一类的生物,就只能凭空描述了,有一页里,并排印着两只不同种类的大螃蟹,有一只我很熟悉,那是妈妈经常买的。我指着另外那只跟小K说:“你看,这只螃蟹长得好奇怪。”

他夸张地回应道:“有没有搞错,螃蟹不就长这样吗,这只才是长得特别奇怪的吧!”说着就用手指着我认识的那只。

“哈哈,这也太有趣了吧,我只认识这只,你却只认识那只!这只石堰菜市场里就有卖的,我妈经常买,你竟然没见过!”我笑着说。

“有吗?我只吃过这只,你那只好不好吃?”

“好吃啊,特别鲜!你那只鲜不鲜?”

“鲜,一级鲜!”他盯着课本彩页上那只逼真的螃蟹,眼珠子瞪得老大,把整个手掌的手指弯起来用力去抓,指甲在课本上发出摩擦声,嘴里用舌头快速搅动着发出吮吸声,一副夸张的表情。对于这种很有学术性的物种知识,我们首先探讨的竟然是它好不好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