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孩子|寻猫记

云清燕摄

贪玩,是孩子的天性,猫孩子,也不例外。

两个猫孩子自从跟我去过小院几次之后,就爱上了户外活动。但每次都是出门容易,回家却变得越来越难。

刚把它俩放到户外时,我几乎不错眼珠儿的看着它们玩儿,唯恐它们不熟悉环境,跑丢了找不回来。

初来乍到的二猫也比较乖,基本上只在邻居家的院子和附近的公共绿地里撒欢儿。听到叫它们的名字,黄飞虎就会像一匹小马儿一样,四蹄翻飞地向你奔来,小花妮儿虽然没有黄飞虎响应灵敏,但听到呼唤后也会远远打个照面儿。

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放下心来,该忙什么就忙什么,任它俩自由自在上树爬墙。随着对周围环境越来越熟,两个猫孩子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广。

某日中午,准备回家时,却只唤来了黄飞虎,小花妮儿却是千呼万唤,也不见影儿。

左邻右舍的院子、绿地里的冬青丛、儿童滑梯旁的洞洞里……但凡它喜欢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不见影踪。

无奈,只好把已经抱上车的黄飞虎又放了回来。黄飞虎慢悠悠地跳上墙头,“喵喵”叫了两声,小花妮儿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被我一把捉住,塞回车里。

又某日的中午,准备回家时,小花妮儿还是千呼万唤,也不见踪影。把黄飞虎又重新放出来,也没起作用。父亲拿着长竹杆,把院子附近所有的灌木丛、草丛都敲打了一遍,小家伙儿依然没有露面儿。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父亲着急回去,没办法,只好把黄飞虎也舍在了院子里,打算中午吃完饭回来继续找它们。

开车往回走,一路上心神不宁,不是担心它俩迷路找不到家,就是担心被人捉了去变成羊肉串。于是,把父亲送回家,又拿了些猫粮,连午饭也没心思吃就往回走,路上又通知先生也去院子里找猫。

先生比我先到,告诉我,院子前前后后都找了,只见到黄飞虎,没见到小花妮儿。我一听,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一想到小花妮儿就这么跑丢了,心疼得不得了!

我和先生不断地扩大寻找的范围,黄飞虎也跟在我们脚边跑来跑去,走到某栋房子附近时,忽然,黄飞虎一下子跃下平台,钻进了水系旁边的冬青丛。我连忙也绕到水系边,弯腰一看,小花妮儿正在冬青丛里趴着呢!

有了这次失而复得、惊喜交加的经历,我连续几周都没有再带它们外出。

两个猫孩子精力旺盛,天天在家里神闹,不但把刚买回来忘了放到冰箱里的鸭蛋弄得满地都是,当球儿玩儿,还把花架上长得四五米长的绿萝藤抓断了两根!

猫儿本是天地间自由奔跑的生灵,而我却只能让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高高的楼上。一想到它们在户外自由奔跑、跳跃的开心样儿,我又忍不住生出带它们去户外撒撒欢儿的想法,更何况两个猫孩子都是今年春天之后出生的,今生还没见过冬天的样子!

于是,某周末,两个猫孩子再次随我故地重游。

一天下来,相安无事,到下午四点左右想回家时,才发现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