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章 爱到心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爱的缠绵

全章目录


自从海南回来以后,陈嘉豪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妈妈的病情加重了,不得不住院化疗。爸爸要陪妈妈看病,公司的业务全部交给陈嘉豪来打理。

两个月前刚竣工的楼盘,几位业主在装修的过程中,发现墙体有裂缝,去找物业寻求解决办法。物业又把责任推给开发商。

以前这种质量监督和售后问题全部由罗总负责,而罗总上个月刚刚移民去了美国。新接任的小程来找陈嘉豪汇报情况,陈嘉豪让小程去找建筑商查看一下问题出在哪里。施工人员敷衍了事,在墙体的表面上扇了一层薄薄的灰,掩人耳目。这些天问题又出来了。

因为问题没得到及时妥善的处理,业主直接把开发商投诉到315,招来记者釆访,还上了晚间新闻。业主要求退房并赔偿损失。业主们还强烈声明,要开发商负责人站出来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并且在电视上向业主们公开道歉。

这件事对陈嘉豪来说,简直是当头一棒。他心烦的几天晚上都没睡好觉。陈嘉豪现在才明白,爸爸以前为什么总是没时间陪他玩。

陈嘉豪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向业主们道歉。他站在一堆婆婆妈妈跟前,低声下气地说着好话。公众检讨认错后,并换了新房给业主。

虽然问题得到了解决,但这个小问题却直接影响到下一个开发区的竞标。几个开发商在同时竞争一块地皮,因为这块地有着极高的升值潜力。

如果得到这块地,等于是躺着赚钱。眼看着这个大好机会就要错失,陈嘉豪急得一筹莫展。

以前陈嘉豪去公司上班,大多数时日都是喝茶聊天,游游荡荡。他从来没有认真负责处理过一件重大的业务,现在却要样样落到实处。

他得和政府的官员们联络好感情,和银行搞好关系,和建筑商打好交道。他还要和公司的员工们打成一片。没有照顾好任何一个员工的小情绪,都可能会对公司的命运造成致命的影响。

陈嘉豪要从一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突然变身成一个雷厉风行的企业老总,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困难重重。他虽然心中记恨爸爸,但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不得不请教于他。人常说"上阵还是父子兵”,这句话一点没错。

在个人感情上,陈嘉豪和爸爸既使有着天大的矛盾,但在事业上,仍然得虚心向爸爸学习经验。

一个月以来,陈嘉豪几乎没有开开心心吃过一餐饭。他的头脑被各种繁琐的事务填得满满的。

陈嘉豪对依依的感情依然没变,他对她仍旧一往情深。因为繁忙而抽不出身来关心依依,这让他深感愧疚和自责。

依依除了上班,脑子里和心里全都装的是陈嘉豪。她想他,念他,怪他,怨他。陈嘉豪不给依依打电话,她就胡思乱想,痛苦又难过。

依依接不到陈嘉豪的电话,开始还和他赌气,她忍住不想他,等他主动联系自己。他埋怨他,恨他。直到她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了解到陈嘉豪的处境和烦恼后,才原谅了他。

依依主动给陈嘉豪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陈嘉豪刚好晚上约了人吃饭。为了开展业务,这是他不得不做的功课。

依依委曲求全,主动示好,却遭到了拒绝,这让她痛苦不堪。她难过得独自哭了起来。陈嘉豪怕她误会又再次打电话给她,说明原因。

任凭泪水像小河般流淌,可她就是忍住不接他的电话。陈嘉豪又发微信过来,还把他和客人吃饭的照片,都发给她,求她理解。

依依终于止住了泪水,但心还是很痛 ,孤单的痛,失落的痛,无人诉说苦闷的痛。

有好几天郁没见过小普的人了。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打她的电话,也不接。也不知道小普每天神神秘秘地做着什么工作。

她们似乎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依依白天上班,小普白天多数时间在睡觉。依依晚上下班回来,小普接到电话又急匆匆出门了。她像是个地下党员,又像一个特务一样,一接到暗号就出发了。

小普还了一万块钱给依依,还请她吃了几顿火锅和一顿日本料理。她的脖子上挂着白金项链,手上也添了两个白金钻戒。她的耳朵上也挂上了镶了钻石的耳环。小普又用起了一千三百元一套的高档护肤品。她的胸口还纹了两只蝴蝶,说话也变得咋咋呼呼的。

依依觉得小普变了,变的和她没有共同语言了,她们两个人的三观已不再相同,她俩既疏离又陌生。她们已变成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依依一直是一个乐观又善解人意的女孩。不管别人怎么对她,经过思量过后,她都能将心比心地为他人着想。一切难过,最终都会释然。

现在最让依依心烦的事情,就是她的亲戚这个月真的没有按时来看她。她反复地查看日历,惶惶不安。

陈嘉豪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对依依的承诺。差不多一个月了,依依和陈嘉豪才见过三次面。她泪流满面,找不到人诉说痛苦。她心情混乱,甚至怀疑人生。她失眠了,两点钟还没有入睡。

陈嘉豪打电话过来。一听到他的声音,依依就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他让她别哭,要她快点打开门,说他已经来到她的门口。

依依一打开门,陈嘉豪就将整个身子扑在了她的身上。他应该是喝多了,满嘴的酒气。

“喝了这么多酒,还开车过来,多危险呀!”依依一边埋怨,一边心疼。

“我好想你呀,天上下刀子,我也要过来。”他晕晕乎乎的,跌跌撞撞走进屋里。

依依将陈嘉豪扶回房间,让他躺在床上。她心中虽有千言万语想对陈嘉豪诉说,可他一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依依郁闷的不行,她只好和自己生气。

陈嘉豪躺在依依的身边,不言不语,发出沉醉的鼾声。她本来还想着,如果他过来,她一定要对他大发一通脾气。可现在,看他稳稳地躺在身边,已心安,愤恨全消。

她将他的胳膊摊开,枕了上去。眼睁睁地看着他,久久不能入睡。他睡得真香啊!她抚摸着他的眉毛,眼睛,胡须,下吧,嘴唇。他的头轻轻地动了一下,又稳稳地沉睡了过去。

她解开他的衬衫,抚摸他的胸膛,抚摸他的每一根肋骨。不是说妻子是老公身上的一根肋骨吗?她真的想变成他的一根肋骨,永远融入他的身体。变成哪根呢?就变成离他的心最近的那一根吧!她摸着他的心,找寻那根离心最近的肋骨。她要寻找到自己,她找不准自己。

陈嘉豪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是银行李小姐发过来的一条微信。李小姐问陈嘉豪睡着没有。

依依刚刚平静的心像吊了威亚一样,又悬了起来。她努力地让自己冷静,冷静,心却不听使唤地又痛了起来。

依依倒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做生意么,难免要和银行打交道。可这三更半夜的,竟然还是这么亲密地问候,她的心一阵一阵地抽着疼。

依依想马上叫醒陈嘉豪,质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熟睡的样子,像个宝宝一样,安详又平静。她唤着他的名字,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希望他醒过来。他没动,只"嗯"了一声,用力地将她抱在怀里。她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已泪流成河。

五点了,依依仍然无法入睡。她等天亮,但她又不希望天亮。天不亮,她可以一直抱住他,她很喜欢靠在他健硕温暖的身体上。多么幸福,多么踏实呀!如果天亮了,他将会怎样解释这条让人心碎的信息呢?

陈嘉豪终于醒了,他用手摸着依依那挂着泪珠的脸庞,爱怜又心疼。

“怎么哭了呢?”他呼出的气中,仍有很浓的酒味。

“我去给你倒杯水。"她转过身去拿杯子。泪水滴在手上,滴在桌子上,滴在杯子里。

“对不起,我这段时间真的很忙。等忙完了这阵子,我们就订婚,领结婚证,选吉日结婚。”他很认真,很小心地说着每一个字。然后缓缓地坐了起来。

“银行李小姐和你什么关系呀?"她原本想理直气壮地大声质问他,但一看见他那温柔的眼神,声音顿时无力的柔弱了。

“哦,她呀,就一般业务关系。"他伸手去拿手机翻看微信记录。

“业务需要三更半夜来联系吗?”她强压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声音变的严厉起来,目光充满了愤怒。

“唉呀,你要我怎么解释你才相信呢?你要想翻看我的手机,这样的微信多的是。我不喜欢别人,总不能拒绝别人喜欢我吧。她要发过来,我有什么办法。”他故意提高嗓门,理直气壮了起来。

“你牛逼,你最帅,全世界你最招人爱。”她呜呜大声哭了起来,像个小孩一样,越哭越难过。

陈嘉豪本来想好好的和依依说话,可他担心自己太温柔了,反而会被她误以为做贼心虚。事实上,他和李小姐也真的只是业务关系。那个李小姐似乎对他有点意思,她主动约陈嘉豪吃过一次饭。为了公司的前途,陈嘉豪第一次违心的,和一个没有多少感觉的女孩子吃了一次西餐。

那个李小姐一定是把他当成了爱情的发展对象,常常发微信过来问候他,没完没了。

陈嘉豪伸手去抱依依,但她推开了他。

本来依依很想告诉陈嘉豪,她可能怀孕了。这些天来的委屈和担忧,她想全部讲给他听。可是现在她什么都不想说。她觉得他变了,变的不爱她了。他不再心疼她,他用最伤人的话语刺痛她。

他们沉默地坐了半小时,互相僵持着,谁也不愿意迁就谁。

陈嘉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不能理解依依怎么会这么小气。这些天来,他已经烦透了。公司业务发展不顺利,老员工要辞职,新员工又招不到合适的人手。为什么她就不关心一下他。不问一下他这些天来过得好不好,反而要跟他赌气。

内忧外患,已经让他够烦的了。如果她还能像以前那样,温柔一点该多好啊!

依依转过身去背对着陈嘉豪,独自生着闷气。陈嘉豪从背后抱住了她,用滚烫的心温暖着她冰凉的背。

隔着她的背,他终于暖热了她的心。

她转过身来,扑在他的怀里。她的泪水湿透了他的衬衫。

“嘉豪,我想去医院看看你妈妈。”依依又回归了温柔。

“好吧,今天就去吧。”他用下巴蹭着她那乌黑的秀发。

“这些天,我真的好想你呀,你都瘦了。”她环抱着他的腰,明显感觉到他比以前好抱了。

“我这不叫瘦,这是健美。你才真的瘦啦。看你,脖子上连条项链也没有。今天顺便去买套首饰给你,把钻戒也买了吧。”陈嘉豪摸着依依那光洁柔嫩的脖颈。

“那什么时候回我家呀?”依依仰起头望着陈嘉豪的脸。

“这段时间我都很忙。这样吧,让你爸爸妈妈过来吧。如果他们不愿意过来,我们寄钱回去给他们。迟一点,我们再回去看望他们。”陈嘉豪将依依抱了起来,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依依真的好困了,她微闭着双眼。他揽她入怀,细嗅暗香。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