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青丝变成了白发,也许这就是生活

大学里坐了很多很多次火车,遇到很多很多的列车员,但这一位老人却是让我最难忘的一位。

  南归的列车,突发的事件让我着实难过了一阵,愚蠢的我竟然看错了卧铺票的日期,结果临时买了一张要坐十六个小时的无座票。

不过不断自我安慰让我渐渐想开了。于是我想着如何把我提前下完的几个G的电影看完。

看电影之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乘务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上车便看他忙碌了起来,疏导着拥挤的人流,指导乘客放好行李,一直在穿梭着,开车不一会他便有了新的收获,他发现了一个已达到买票要求却又没买票的孩子,笑着和家长争辩了起来,结果应该都知道,他打了一个漂亮仗,他笑着对家长说恭喜你,孩子又长高了。

本以为干完这他就能像年轻的乘务员那样躲进小屋休息了,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他在我三米的范围内穿梭着,一会捡起地上的辣条包装袋,甚至是一个不起眼角落里的烟头。

一会和那些站在旁边没事抽着烟的乘客聊天。吸烟的人走了他又找事做了,拿起扫把把本就干净的地又扫了一遍,因为他觉得角落里总会有灰尘的,别人厕所门打不开,他立马就帮别人打开,小朋友端着凉水来接开水,他把凉水倒了帮他接完才给他,我看得出他是怕他烫了,实在是没有事做了,他把连接门处的防挤卡扶正一下。他照看着这列车上的一切。

现在他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貌似是列车到站了,他又得迎接下一播乘客去了。

  看着看着我似乎想起了肖申克里那个在监狱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图书馆管理员。他刑期到了的时候他一反常态在监狱想用杀人来延长自己的刑期,但结果没能如他所愿,人没杀死,他被放了。后来因为适应不了外面的世界他选择了上吊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起了他,但我又想着如果我眼前的这已临近退休的老人真退休了会怎样,心里空落落的?在家里包了所有家务?甚至是经常没事坐坐火车?有很多可能但不习惯是一切的根源。

我又想起了奶奶甚至是所有劳作了一辈子的老人,当子女都在劝着他们应该多休息时,他们只是笑笑说,多动动好。于是乡下的老人还想着多种点无污染的菜,多喂一条没喂饲料的土猪然后给留着或是卖点钱让儿女减轻点负担。

于是城里的儿女有钱的也有出去捡点塑料瓶卖钱的,他们也许是不习惯坐着,他们也不习惯让子女过多的牵挂着。

我又想起了身体不好在家养病的妈妈。有无数人对她说过你就什么都不用想就到家里好好待着养病吧,我也只是安慰的说着多休息少乱想。其实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她曾不止一次的向我提起过,如果身体好,我一分钟都不想在家待,在外面做生意一天一下就过去了,在家每分钟都难过。

她把以前工作当成生活,并且似乎是生活的全部。现在肯定是不习惯在家待着了。但是在家现在她还有一样是习惯的,她习惯了爱她的儿女。正如天下所有母亲一样,替儿女洗衣,做饭,担心,成了她们的生活。此时我想老妈应该又睡不着了,她得想着明天张罗哪些我喜欢的菜,她得想着怎么问问我在郑州的生活,她得想着打个电话确定我的安全。习惯了似乎也就成了自然了。

    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又看见他了,用他那大收音机听完了几首老歌,终于他也有点累了,倚着墙在那闭目养神呢,也许可能是睡了,毕竟已经十二点了,他还得为迎接下一趟车做好准备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据说年是个怪兽,所以被驱赶。然后很多的人回家团聚,欢庆。 而对我来说,它还是个怪兽,每年袭击我一次,让我陷入烦躁和...
    沉樱阅读 110评论 0 0
  • 获取分组中某一个子分组 re['(\d+)/']返回匹配的数字re['(\d+)(/)'][1]返回匹配的/ 2....
    PeterWang2017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