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北辰,今年刚满十八。

我出生在一个潮湿并冗杂的江南小镇。小镇上的人,鱼龙混杂,空气中总是充斥着各种小作坊里飘来的味道。鱼腥味,辛辣味,劣质烟草味……

一直想要离开小镇,不喜欢这里潮湿的空气和密集的人群,听人说,北方很好,四季分明。所以,我做梦都想离开这。我患了严重的皮肤病,和这里的空气,以及弥漫在空气里的水分有关。

我一直都在逃离。

无父无母的人应该更容易离开一个地方去另一个想去的地方吧。

时间像一块大大的海绵,无论汲取的是小镇作坊里流出的污水,还是江南干净的的雨水,到最后都会混在一起,面目全非。

14岁那年,我失去了父亲,是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那晚的夜色很深,如流水般一泻而下,父亲骑着单车行使在通往小镇的路上,夏夜的虫鸣声,此起彼伏。就在父亲需要转进巷子的时候,一辆大货车从侧面飞奔而过,父亲血肉模糊的躺在了地上。

后来,那个司机赔了为数不多的钱,便再也没有出现。

我和病重的奶奶开始相依为命。直到去年,她也走了。这世上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在一家熟食店打零工,而这份工作持续不到一年,因为薪水的问题,和老板大吵一架后,我便离开了。走出熟食店,去了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了一包香烟和两罐青岛啤酒。在超市门口大口的抽着香烟,喝着啤酒,歇斯底里。

凌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打在我混合着各种味道的衣服上,冰冷而凉爽,闭上眼睛,努力呼吸着夹杂着雨水的空气,我知道,不久,我的病又会复发。

8月末,我躺在冰冷的单人床上,回想自己孤独的这几年,大概是从失去父亲后开始的。

终于我的病已经好了很多,在没有雨水的时节,身体也不再那么痛了。我准备去北方生活。

出发的那天,天空突然下起了骤雨,让人措不及防。不过,还好那时我已经在去往北方某个城市的列车上了。雨水不停的敲打车窗,像是为我送别而准备的曲子,生怕我听不见,便狠狠的挣扎着,敲打着……

列车上塞满了各种口音和味道的人,很快我便在拥挤的人群中睡着了。

梦里梦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向我走来,呼喊着我的乳名,囡囡,囡囡……

是母亲吗,我努力的揉着眼睛,想要看清。突然随着列车上一阵尖叫,我从睡梦中惊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朋友圈儿里董卿接受《面对面》的采访视频被大量转发。大部分是因为标题中都提到董卿首谈儿子,并且说:这样的女人,才...
    王子月阅读 62评论 0 0
  • 明明想要认真的过一辈子,却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实物与图片不符阅读 37评论 0 0
  • 刚上大学时第一次坐公交车,和我家乡的小城一样,是人工收费的,没有什么悬念,照常去公交站坐车,没有带一元钱。 一个人...
    章兮兮阅读 104评论 0 0
  • 放上下载连接ios和android 先看一眼界面吧,泥巴(或者叫MUD)类游戏,都稍微有点入门难度,因为概念太多....
    不要叔叔阅读 3,807评论 0 0